《四靈祖體》[四靈祖體] - 第4章 九龍訣·九龍騰仙

然而張馭墨燃燒經脈發出的搏命一擊,並未傷到野豬分毫。

王皓驚訝地捂住了嘴巴,張馭墨已是臉色潮紅,全身青筋暴起。

他手中的夜魔彎刀消失不見,只余虎口不停向外冒着鮮血。

面對像炮彈一般砸過來的野豬,張馭墨再次催動經脈想要躲開。

然而口中一甜,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好在剛才的搏命一擊延緩了野豬的腳步,此時腳下騰挪,勉強避開了野豬尖銳的獠牙。

只是野豬背上如鋼針般密集的鬃毛卻無法避開。

野豬掠過,張馭墨捂着胸口落在另一邊。

他拿開手掌,整個胸膛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唉,蚍蜉撼樹談何易!」

黑暗中又響起一聲嘆息,彷彿掌握人間生死的無情判官!

好像……要死在這裡了,張馭墨已經感受不到疼痛。

他只是一個修基五重天的修行者,面對高他四重天的靈獸,確實是蚍蜉撼樹。

可是他放不下兒子,那是他在世上唯一的寄託。

張馭墨拼盡全力,想要轉過頭,想要再看一眼王皓。

可這一刻,他竟連扭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爹……」王皓焦急的爬向父親。

忽然之間,他看到張馭墨的手臂、脖子,裸露的皮膚上,血管盡數爆裂。

鮮血如泉水般汩汩湧出,不一會張馭墨便成了一個血人!

「爹……」

王皓爬了過來,他顫抖着伸出雙手,想要堵住那些爆裂的血管。

可不一會,噴涌的鮮血便沒過了他的手掌。

張馭墨身體搖晃了幾下,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爹……」

張馭墨跪在地上,腰板卻挺的綳直。

這個父親哪怕瀕臨死亡,心中還存着一息保護王皓的執念!

黑暗中敵人如鬼魅般陰森,不遠處野豬蹬着後腿蓄勢待發,身下是油盡燈枯的父親,王皓身體不住地顫抖。

「天才也會害怕嗎?」敵人充滿嘲諷的聲音響起。

王皓顫抖着爬了起來,他將父親輕輕抱在懷中。

活不下來,那便死在一起!

王皓懷着滿腔憤懣閉上了眼睛。

「我可以幫你。」突然一道空靈的聲音響起,彷彿有個少女趴在他耳邊囈語。

「作為交換,你需要幫我找一樣東西。」

少女並沒有和王皓商量的意思,她直接附在了他的身上。

一直躲在樹冠上的蒙面中年人,此時臉上閃過一抹驚訝。

因為他忽然看到,王皓身上亮起絢爛的青光,那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光芒。

如水般濃郁的青光,緩緩在王皓身上流淌。

突然,蒙面中年人頭皮一陣發麻。

王皓抬起了頭,死死盯着他所在的樹冠,那雙淌着鮮血的雙眸令他心底發寒!

「不可能,他不是個廢人嗎!」

一股面對強者的壓抑堵在心頭,蒙面人渾身冒出細密的汗水,不經意間,他餘光掃到一旁的野豬。

蒙面人瞳孔瞬間放大!臉上布滿了震驚。

那隻本來兇悍猙獰的野豬,此時竟垂着腦袋,獠牙深深插在土裡。

背上如鋼針般的鬃毛,此時竟變得鬆散繚亂。

忽然那頭野豬顫抖着跪了下來,震起一片塵土!

蒙面人心中瀰漫著恐懼,他實在無法理解,一個廢人為何會驟然爆發出如此氣場,竟將馬上邁入靈王境的野豬嚇成如此模樣。

局勢有變,蒙面中年人感到不妙,貿然之間他不敢現身。

心中已經升起逃跑的念頭,作為修行者,直覺往往很准,他覺得再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