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淪陷》[肆意淪陷] - 第2章

許言傾坐在黑色的賓利車內,一路上她一句話沒講,車子開進攬山苑,很快停在大門前。

她抬了下眼帘,這一步踏進去有可能是深淵,可她管不了這麼多。

「聿小爺,那葯什麼時候上市?」

許言傾跟在聿執的身後往裡走,男人進了卧室,從衣帽間內拿出一套衣服遞給她。

「去沖個澡,換上。」

她雙手背到身後,「不是……」

「不是什麼?」

聿執一眼將她看穿,「和宋晉發展得挺好?」

「我們還沒開始。」

「那真是可惜了。」聿執的話里可聽不出一丁點的惋惜,他將衣服丟到她身上,「把這令人作嘔的味道去洗掉。」

方才的包廂里,大家都在抽煙。

她現在只有先順從。

許言傾轉身進入浴室,聿執給她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偏短,原主人應該個子嬌小。

她草草沖了個澡,拉開了浴室的門往外走,聿執穿着一身白色的浴袍坐在沙發內,手掌托着一副牌,兩根手指捏起一沓正低頭玩着。

許言傾將衣服往下扯了扯,幾步走到聿執的身邊。

「坐。」

下面的裙子也短,她坐下後將手擱在腿上。

「會玩牌嗎?」男人輕問道。

「只會玩鬥地主。」

聿執身子前傾,將手裡的牌丟在茶几上,側首看她,「你妹妹心臟不好?」

「嗯。」

他眉色冷寂,其實是毫無憐憫之心的一個人。「為了妹妹來找我,挺勵志。」

許言傾聽了這話,眉頭皺攏。

隔得這麼近,聿執的目光肆無忌憚從她的臉上往下落。

她身材有料,他見識過,一身媚骨,是男人在床上最喜歡碰到的那一種。

「洗牌。」聿執身子往後輕靠。

許言傾穿着超短的上衣,手夠出去時,衣服往上跑,露出一截細膩的腰肢。

聿執自然地將手掌貼上去,「又滑又嫩。」

她忙要將衣服往下拉,沒想到聿執說翻臉就翻臉,「不給摸是不是?勉強沒意思,出去。」

「不是……」

「出去。」

聿執的嗓音徹底冷下去,猶如寒水結了冰。

許言傾不甘心被這樣一腳踢出去,「你們研製新葯的目的就是為了救人,我妹妹連手術都做不了了,她隨時都會死的。」

聿執的眼神太過鋒利,「是我害的?」

許言傾啞口無言,他兩根手指拈起一張牌,牌角從她的臉頰處往下掃,帶過許言傾的嘴角。

「張嘴。」

她拍掉了聿執的手腕,許言傾不得不變得敏感。

一年前的那個晚上,她毫無經驗,只記得滾燙的身體在不停碰撞。

聿執將手裡的牌朝着那張大床點了下,「要救你妹妹可以,要多少保心安寧都行,管夠。」

至於代價……

許言傾不是傻子,能不懂嗎?

她站起身,面色凝重地搖頭,「你跟宋晉是朋友。」

她這是妄想他手下留情嗎?

聿執毫不客氣地笑開,「這跟我玩他女人,不衝突。」

許言傾往後退了兩步,「這不行。」

他面露不耐之色,手指在眉宇中心掐了兩下,「你應該也是聰明人,既然選擇上車,就應該知道我要什麼。」

「但我以為,你會心軟的。」

「憑什麼呢?」

許言傾指尖用力掐着掌心,「憑你的新葯,是能救無數人性命的,你肯定有一顆菩薩心腸。」

呵,跟他玩道德綁架呢。

笑話!

就差說他頭頂會發出神聖的光芒了。

聿執話語仍舊冷淡,「走吧。」

她存着一把痴心妄想,「那葯……」

聿執將牌丟到茶几上,看都沒再看她眼。

許言傾恨不得跪下去求他,可這樣的人,心腸都是冷的,只會招來他更深的厭煩。

她轉過身,才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