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果》[酸果] - 第5章 蘇璃挽決定放下

蘇璃挽感覺自己最近特別的不對勁,每次想起林幼幼看陳子妄的眼神,蘇璃挽就覺得極其不爽,偏偏她就不能表現出來。

這會兒林幼幼又跟着許佳仁過來了。

蘇璃挽極其暴躁和不安。

蘇璃挽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了一個自己很討厭的樣子。

蘇璃挽:「我去趟洗手間。」

劉語晴:「挽挽要我陪你嗎?」

蘇璃挽笑,「不用了。」

蘇璃挽剛從廁所出來就看到林幼幼在樓道拐角處跟陳子妄表白。

那一刻,蘇璃挽已經忘記自己是怎麼呼吸的了,她只覺得心臟極其難受,像是壓着一塊重重的石頭,喘不過氣來。

她轉頭迅速往另一個方向走去,她真的沒有勇氣去看陳子妄的反應。

萬一……他就偏偏喜歡林幼幼呢?

蘇璃挽自嘲般的笑笑,不管是誰,陳子妄永遠都不會喜歡蘇璃挽。

妹妹這個詞就跟魔怔一樣,深深刺痛着蘇璃挽,可是她偏偏無法擺脫。

蘇璃挽走在河邊,讓風隨意的刮過自己的臉。

她脊背微彎,眼淚一顆一顆無聲的往下掉,心裏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反覆告訴自己,「放下好嗎?放下好嗎?」

放下嗎?

蘇璃挽苦笑,「怎麼放下?」

到底什麼樣的感情才可以更勝一籌。

還是被愛的永遠有恃無恐。

蘇璃挽不停的用手背擦眼淚。

她不敢再去想陳子妄,只是一個勁的流眼淚,蘇璃挽不知道自己怎麼有這麼多眼淚,難道上輩子是水做的嗎?

蘇璃挽手機電話鈴聲響起,是劉語晴打來的。

劉語晴:「挽挽你去哪了?」

蘇璃挽捂着嘴,死死壓抑着抽泣聲,「啊?我回家了。」

劉語晴:「挽挽你怎麼了?聲音怪怪的。」

蘇璃挽:「剛剛風太大,嗓子有些不舒服。」

劉語晴沒有懷疑,「這樣啊。」

劉語晴語氣有點興奮,「你回去可太可惜了,剛剛發生了一場大戲。陳子妄那狗竟然脫單了,你說牛不牛。」

蘇璃挽怔了怔。

劉語晴以為蘇璃挽是驚訝到了,「話說陳子妄那眼高於頂的貨色竟然會看上林幼幼,他們兩個藏得還挺深的,我完全都沒有看出來……」

這一刻,蘇璃挽突然就想通了。

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努力,唯獨感情不行。失去本來才是人生常態,會走的留不住。那為什麼就不能勇敢一次呢?

蘇璃挽:「語晴。」

劉語晴:「嗯?」

蘇璃挽深呼吸一口氣,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