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龍雀] - 第七章 衝突

  「你。」李煜大怒。

  購買士兵為家丁,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他李家一個人干,軍中的其他將領也都是這麼乾的,甚至楊玄感都默許此事,家丁和士兵一樣,那些將領們可以不武裝士兵,但肯定會武裝家丁,這些家丁都是在最後關頭保命用的,將領們十分看重這些家丁,給這些人配備各種鎧甲、兵器,若是有可能,還會將這些人武裝到牙齒。

  楊玄感也可以在關鍵的時間,讓將領們將自己的家丁、私兵讓出來,組成精銳,起到扭轉戰局的作用。所以,李子雄也因此能從楊玄感手中求到增加自己私兵的機會。只是沒有想到,在這裡居然行不通。

  「你什麼你,還不與本將軍退下。」楊恭道訓斥道。

  「很好。」李煜深深的望着楊恭道一眼,點點頭,緩緩退了下去。

  「一個有幾分勇力的傢伙,仗着父親的勢,居然想要私兵,真是笑話。」楊恭道看着李煜的背影,冷哼哼的說道。家丁誰都想要,尤其是那些剛剛從戰場上下來的青壯,經歷了廝殺之後,若是編練成家丁,可以增加自己的力量,那傷兵營中的傷兵,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盯上了。

  李煜前來尋找自己索要文書,楊恭道早就猜到了,只是那三百多人早就被其他人預訂了,就算李煜錢財再多,也沒有任何用處。

  李煜回到自己的營帳中,思索了片刻,頓時感覺事情有些不對,招過李固,說道:「你去找個機靈人,到楊恭道那裡去看看,看看楊恭道將那三百多的傷兵送給誰了。」

  楊恭道敢冒着得罪李子雄的風險,也不將三百多人的傷兵讓給自己,絕對不僅僅是錢財的問題,恐怕是因為身後必有其他的緣故。

  「是。」李固一愣,趕緊退了下去。

  半響之後,就見李固闖了進來,大聲說道:「公子,打聽清楚了,是楊巍,是楊巍去了楊恭道那裡,還有韓兆他們,他們已經去了傷兵營。」

  「好膽子,居然敢搶我的人。」李煜勃然大怒,從一邊取了自己的戰刀,朝後營而去,李固不敢怠慢,趕緊緊隨其後。

  傷兵營中,楊巍身披盔甲,手執長槊,身邊跟着十幾個年輕人,各個穿着華麗的盔甲,神情倨傲,簇擁着楊巍,甚至楊恭道也侍候在一邊,楊巍旁邊的一個年輕人,神情得意,笑呵呵的說道:「少將軍,這次多謝少將軍了。小弟一定會好生訓練這三百精銳士兵,日後好為少將軍效力。」

  「是啊!韓賢弟家風遺傳,當年韓擒虎將軍可是我朝名將啊!這三百精銳放在韓賢弟手中,必定能給少將軍訓練出一支精銳之師來。」楊恭道出言說道。

  「好說,好說。」楊巍哈哈大笑,他正待說話,忽然面色一變,好像是看到了什麼。

  「李煜!」

  「李煜!」楊恭道看見前方的李煜,臉色微變,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之色,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居然碰見了李煜,不過看見一邊的楊巍,臉色又恢復了正常。

  「看樣子,原本屬於我李家的家丁被楊大人賣掉了?」李煜手執戰刀,緩緩而行。

  楊巍等人頓時感覺一股煞氣撲面而來,面前好像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猛虎,楊巍心中生出一絲畏懼之色,雙腳忍不住後退。

  「李煜,你想幹什麼?什麼你李家的家丁,這些都是楚國公的兵馬,若是沒有楚國公,你李家又算什麼,恐怕你的父親李子雄都被昏君所殺。」楊恭道忽然說道。

  「是啊,是啊,李煜,做人要感恩圖報,這些傷兵都是少將軍賞給我的。」韓兆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軍中到處都在傳言你神勇,但若是論家學淵源,你李家如何能和我韓家相比,衝鋒陷陣或許你能行,但若是訓練大軍,你還是差了一些。」

  「是啊!三郎,我也知道你的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