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只是牧師,但我賊能抗啊》[雖然我只是牧師,但我賊能抗啊] - 第9章 兒子長大了,子大不中留

李業這一覺就整整睡了一整天,起床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也是因為那一晚折騰的實在是太累了

暑假就這麼浪費了一天,睡醒之後,李業就拿起手機繼續查起了魔都大學的資料

李業知道自己天賦差,就算有系統也不能說一定壓別人,所以李業也是很有上進心的,他要努力提升自己

看了會魔都大學每年的開學典禮,李業心裏也是有了想法

飯都沒吃,第一時間就去找王思姜了

來到王思姜家門口,李業按了門鈴,王思姜還在床上沒起床,王建業正在沙發上發獃,聽見門鈴就去開了門,開門一看是李業在門口,表情也是有些微妙。

外面的風言風語,今天可是傳遍了整個小區,說什麼的都有

什麼晚上的啪啪聲不絕於耳,什麼李業的嬌喘聲一晚都在持續,李業一整晚都在喊着繼續。

甚至傳成了小區未解之謎

深夜小區為何啪啪之聲不絕於耳?數百廣場舞大媽為何驚叫連連?男人的嬌喘聲為何持續整晚?王思姜家中的燈為何持續照亮?這一切的背後, 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是性的爆發還是**的無奈? 讓我們跟隨着鏡頭走進王思姜的房間,看看兩個男人的內心世界

王建業昨晚也不在家,具體這兩小子啥情況,他也不清楚。

他在外面聽見這些流言蜚語,他自然是不相信的 不過有丟丟不放心的他還是跑兒子房間看了看,一開門就看見房間里亂七八糟,自家兒子趴在床上呼呼大睡,背後的衣服都好幾條口子

王建業內心直接咯噔一下,現在這情況來看,外面說的難道不是流言蜚語,而是確確實實的真事?

他當時就想把自己兒子叫起來問一下,可看見兒子睡的口水都流了一枕頭。

睡覺衣服褲子都沒脫,主要是褲子沒脫,褲子還在就好啊

就算把兒子叫起來了,他也不知道這種事情該如何開口,他腦子都是懵的。

最終也沒叫王思姜起床

他都不知道咋整了,上班也沒心情去了,直接跟公司請了假,腦子裡全是漿糊

就想著兒子起來後,該如何問一問兒子,晚上到底發生了啥事

他也想過去問李業,但是自家兒子剛和李業一起被魔都大學錄取,聽自家兒子說,還全部是靠李業才被錄取的。

他實在是不好怎麼開口問李業,問李業還不如直接問王思姜呢

可現在看着眼前的李業,王建業內心那叫一個複雜啊,一時間竟然發起來呆

李業見給自己開門的王建業看着自己發獃,還擋在了門口,也是有點搞不懂了

「王叔,您這是咋了?胖子睡醒了沒?」

見李業直接問自己兒子起來沒,王建業居然有點緊張了

「啊想,我沒事,哈哈,思姜還在睡覺呢,話說你們那晚幹嘛了?」

王建業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見王建業還沒讓開的門讓自己進去,李業也不見外,直接往裏面擠,直接擠了進去

「沒啥事啊,叔啊,我來找王思姜有點事情商量,我先去叫他起床了」

說完李業就要去開王思姜的房門了

王建業見李業還要進王思姜房間,心裏有點急了,急忙一把抓住了李業胳膊

李業被王建業的反應嚇了一跳,有點懵

「叔啊,您這是幹嘛呢?」

王建業也是反應過來,立刻鬆開了手,有些尷尬

「哈…,李業啊,你跟你王叔說實話,你找思姜是有什麼事情嗎?要是沒什麼……」

王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