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對我說別將就》[他對我說別將就] - 第5章 休息間的證據

這一巴掌打得孟婉七魂丟了五魄。
她木然地側着臉半晌,等陳子羨責備的話說完,才緩緩回過神來。
無法相信,陳子羨會有動手打她的一天。
孟婉眼底盛淚,倔強地瞪着他。
陳子羨未覺不妥,反而因她的目光氣更盛三分,「善妒的女人果然可怕,你瞧瞧你這樣子,我真覺得太陌生了!
你好好反思一下吧!」
丟下這話,陳子羨大步離去,背影決絕。
孟婉僵站在原地,直到車子引擎聲響起,她才如大夢驚醒般飛跑出去。
「子羨!
子羨你去哪兒?
你回來啊!」
不管她喊得多用力,車子就是沒有停下。
路燈下,孟婉抱着雙臂,緩緩蹲下.身,任淚水滴落,澆**夏日午夜依舊溫熱的地板。
要她怎麼相信,結婚五年對她無微不至的丈夫,因為一個女人竟然對她動了手?
他就那麼愛那個女人嗎?
愛到連不是他的孩子也可以接受?
想到那個楚楚可憐的女人,孟婉用力地擦去淚水。
她孟婉怎麼可以被輕易地打倒?
不,絕不!
絕不可以讓她用心經營的公司和婚姻被搶走!
……
翌日一早,孟婉親自準備了早餐,送去公司。
她有她的堅韌,不是願意服輸的性格,但現實並不按照想像運轉。
為了她的婚姻,為了她的愛情,為了陳子羨,她可以改,她甘願讓步,甚至示弱。
上班時間到,陳子羨仍未出現,電話依舊不接。
孟婉不急,耐心地坐在辦公室里等。
等了許久,仍不見人影。
為了給陳子羨做早餐,她起了個大早,昨夜又不得好睡,等着等着,她就覺得困了。
首席的辦公室里配着休息間,孟婉對此很熟悉,便到休息間去補覺。
哪知剛躺下,她就瞧見床墊和床頭之間的縫隙里,露出一個毛茸茸的東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