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活着的夢》[他還活着的夢] - 第1章 有意無意的試探

命運是不公的,它在別人空蕩漫長的一生中畫下數個逗號,卻在你短暫的生命里打上了盡頭的句號。但它又是公平的,因為你為你自己生活寫下了太多的趣聞,那是他人所無法得到的。

你的一生都在標點符號里,它們已詮釋了你的過去還有未來。在鍵盤上敲擊着的文字是你的生活,符號是你的方式。

若生命的鏡頭是句號,我賭上自己的一切也要給它點上省略號,為你續寫下一個夢。那個夢沒有盡頭,就像宇宙里的黑暗一般沒有盡頭。

他在沉睡,那個夢在蔓延……

若在絕對的黑暗中出現了一束光,將你從沉睡中喚醒,大抵你會覺得自己原來還活着。

那曙光映照在我臉上,帶給我熟悉而陌生的氣息,將我從枕上喚醒。我似乎做了一個好夢,就是短暫了些。

對着鏡子洗漱整理着裝,然後給自己煮兩個雞蛋加上兩片麵包一杯牛奶,坐在桌前細品昨夜的夢。

八點二十分我整理好房間提上行李,出門鎖好房門。坐上公交,司機依舊板着那張臉,他的那隻大肥花貓也老樣的趴在座凳上,鄰座的小孩正忙碌着昨日的作業,大媽們談論着家常上下老小,上班族在閉目顯然沒有睡好……

我撐着下巴看着窗外的小鎮開始忙碌起來,叫賣聲里透露着的和諧,這是我想要的生活嗎?

公交到達小鎮的終點站,車上只剩下我一個乘客,我提着行李下車,司機師傅也走了過來,他的那隻大肥貓跟在他屁股後面屁顛屁顛沒睡醒的樣子。

「怎麼?出遠門?」

「對,換了新工作,在外頭,殷誠市那裡。」

「哦~」他拿出被壓扁的煙盒,抽出香煙推過來問我來一根被我不會抽拒絕了,便「啪噠」的給自己點上香煙,吐了口煙接着道:「這年頭工作難找,好的工作更難……外面不好混,什麼妖魔鬼怪魑魅魍魎的……年輕人,有前途好好乾……」

看他在那裡邊吸邊吐槽,我會臉一笑示意。直到大肥貓在腳跟抓急的時候他才打住,「行!那我先進去了昂。」

我點頭看着他反光的後腦勺兒還有那隻跟肥得掉油的花貓,想着他還有頭髮、它還上得了牆的時候。

坐等好一會兒,看着手腕上的表,已經九點半了,「還不發車嗎?」

終於在幾分鐘後開車的司機才上車啟動,我坐上離開小鎮的大巴,前往隔壁縣城的動車站。

大巴車上陸續上來了幾伙人,等到了動車站下車時只幾個空座無人,下車從車廂里拉出行李,已經十一點多了。拖拉着行李箱,拽着包就往站里跑,動車十一點十五分檢票三十分停檢,應該來得及。

等進車廂,後背開始流汗,坐在位置上,把空調吹風口對向自己,額頭浮出的汗滴逐漸吹髮。

「真的熱呀,這個夏天。」旁座的位置,女孩坐了下來,拉扯了幾下衣領,便向我看來道:「歐巴~我可以和你換個位置嗎,就一小會兒。」女孩指了指側邊的空調吹風口。

看着女孩bulinbulin的眼睛,和祈求的嘴臉,「嗯,好。」我站起示意換位置,她笑嘻嘻的,「阿狸嘎朵!」

我拿着手機戴上耳機看着沒看完的八七版《紅樓夢》——卻說那女媧氏鍊石補天之時,於大荒山無稽崖煉成高十二丈見方二十四丈大的頑石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那媧皇只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單單剩下一塊未用,棄在青埂峰下。

「誒~歐巴你這是在看《紅樓夢》嗎?」女孩湊過來看着我,「第一集呀,我看到17集了誒~」

「嗯……剛看,突然想看了。」

「歐巴好文藝喲~我身邊的那群男生看的都是《水滸傳》,整天不是哥哥就是geigei~的。」

「哦。」我點了點頭繼續看着手機屏幕。

「歐巴,你要去哪裡呀。去做什麼呀?」

「嗯……去殷誠市,工作。你嘞?」我轉看着她。

「誒?這麼巧,歐巴我們好有緣的誒,我也是去殷誠市的耶,不過我是到那裡上學,殷城大學。」

「哦……這樣」我不失尷尬的笑了笑。

又過了一會兒,「歐巴~我吹好嘍~」女孩拿起手,用食指比划了下我倆的座位。

「哦,這個沒事的吧,你坐那吧。」

「誒,這不好意思耶,靠窗的位置這麼好呀,歐巴你真好。」

女孩用手托着臉蛋兒,笑眯眯的看着我,讓我有些不好意思只能繼續盯着屏幕。

這個女孩似乎不太安分,看完第一集《紅樓夢》下來就進出了四次,嘴裏還嚼着口香糖,吹泡泡吹得很大,然後炸開糊臉上,讓我想笑又不好意思笑。

十二點半左右,列車上的送餐員推着推車從過道走過,到殷誠市還需要四個鐘頭左右,但是並不打算吃午餐,似乎在動車上沒那種習慣,旁邊的女孩也沒有叫下送餐員。

又過了一小會兒,女孩拍了拍我的胳膊,我轉頭摘下耳機。她拉開包從裏面拿出了一堆零食,放在了我小桌上,這讓我有些呆愣。

「歐巴,吃嗎?」說著她將剝開巧克力送向我。我伸手接過,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桌子被零食佔用,我只好將手機耳機收入口袋。

「嘻嘻,每次出門嘞我都習慣往包里塞滿零食。」說著從桌上拿了包薯片拆開,拿了片完整無缺的對着我「啊~」的讓我張口,等我緩過來的時候她也在「吧唧吧唧」了。

「歐巴,你是哪裡人呀?」

「我是明隴區的。」

「哦~我是你隔壁誒,陽江區的。」說著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接着道:「那下次我們回家的時候似乎可以一起誒?」

「嗯?」她讓我猜不中她在想什麼,讓我滿臉疑惑。

「嘻嘻,歐巴~你在之前來的大巴車上沒注意到我的吧?」女孩湊過來對着我道。

嗯……總覺得這女孩好危險,這是蓄謀已久的感覺?

「哦哦……嗯……確實沒注意到。」

「嘻嘻,畢竟歐巴很高冷的呢。」說著女孩拿起手機晃了晃,道:「那歐巴~我加你聯繫方式好不好呀,手機還有微信,可以嗎?」

「啊?嗯……好」,因為她的零食賄賂讓我實在不好意思拒絕,我將手機二維碼送向女孩,微信界面跳出好友申請:笑眯眯的二白,請求添加好友,點擊接受。

「還有手機號碼喲~歐巴~」女孩在一邊看着我同意好友申請,我把手機號碼也發給了她。

「李睿思!我的名字備註。」她伸手點開她的主頁,讓我給她備註名字。

「歐巴,你叫什麼名字呀?」

「何仁言……」我將名字發給了她。

「仁言歐巴~誰人說的意思嗎?」女孩盯着我期待道。

我聽着一愣,這有些相識映像的解釋,好像有人也說過。「如果有的話,大概是這種意思。」

女孩眯了眯眼睛,笑嘻嘻的問我:「那歐巴來解釋下我的名字嗎?」

「啊?嗯。是聰明伶俐,才思敏捷的意思嗎?」

「是的呀,歐巴好厲害耶,一猜就中了。」

……

這一天,我認識了一個叫李睿思的女孩,用『聰明伶俐,才思敏捷』是不足以形容她的,在以後的某天也許還能見到的吧。

動車上,女孩趴在小桌上睡著了,嘴巴嘟嘟的,臉蛋如此迷人。

等醒來的時候,我也趴在了小桌上了,對面一雙烏亮迷人的眼睛與我對視,她那種奪人心魄的感覺,激起了我內心的一絲蕩漾、衝動。

李睿思正笑着看我,那種眼神別有韻味,讓我不好意思的再次閉上了眼睛並轉到另一個方向來撫平內心。

「仁言歐巴……」後邊的李睿思就像聊齋裡頭的女妖蠱惑人心一般,她湊到我耳邊道:「你好可愛哦~應該沒有女朋友吧?」

聽她在我耳邊悄咪咪的話語,最後的尊嚴迫使我坐起,靜靜的微笑的看着她,「所以你要做我女朋友嗎?」

「噗,歐巴~你真可愛呀!」雖然不知道哪裡好笑哪裡可愛,但是她確實笑了,笑得非常迷人眼,為什麼我在大巴車上沒注意到這女孩呢?

然後李睿思就把頭靠在了我肩上,發香幽香體香被我吸入鼻腔,來自荷爾蒙的吸引讓人猝不及防。

她在我肩上抬頭看着我,臉蛋露出了誘人的淡粉色,「那~歐巴!做我男朋友好不好呀,要對我負責的那種哦~」

心跳在加速,身體上能感知到來自心臟的跳動。果然呀,別答應!不然骨頭渣子都不剩了呀!

與她相遇到確認關係,只是一段路程的時間而已。

下午三點五十多分,還有半個多小時動車將到達終點站。

互認關係後我開始尷尬,母胎單身至今十八年,戀愛知識也局限於光碟。所以我只好繼續趴在桌子上,不敢看她以掩飾自己的齷齪。李睿思也好像明白這點,也安靜的趴在小桌上,她把手伸向我,小指勾搭着我露出的指尖。讓我激動得暗罵自己。

「仁言歐巴,你害羞咩?」她打趣道。

「嗯,有點吧,大概。」我把頭扭過去,她在我眼裡多了一分嫵媚。

「啊!對了!歐巴,那你到殷誠市,要不要和我同居呀,我那裡還有一個房間哦~」

聽到這個讓我直接無奈又好笑,「你不會想嘎我腰子吧。」

「誒?怎麼會呢!我只會好好伺候歐巴呀~」李睿思一臉嬌羞的抱着我胳膊細聲細語道。

在之後的交流里,知道了李睿思的家庭背景,懂得了為什麼這個女孩喜歡「歐巴、歐巴」的叫我,她的母親是高麗人,認識了她當時在高麗留學的父親,幼年的她是在高麗生活的,至初中才到華夏來。

這時候的我只看見了女孩的表面,那開朗的性格活潑**臉蛋,她是一個單純的女孩。

直到某一天,她會離開你……那是來自他們的聲音

女孩仍然在笑,說著自己的生活趣聞,她會是此書的女主,與我走下去的。

腦海里浮現了無數幻影,讓我不得不認真思考他們是否存在,干擾我的生活。

……

「動車到站了,旅途的乘客……」

四點三十七分動車到站了,算是一場不錯的體驗,李睿思只提着一個包挽着我的手,她的行李早已經快遞寄學校了。

就這樣我們到了站口,該分開了和這個女孩。

「歐巴~那我們下次見嘍。」她向我揮手。並沒有將她挽留什麼的,畢竟剛認識,但是對着她卻有着莫名的感覺。

「嗯……下次見。」

轉身將要離開,李睿思又跑回來踮了踮腳尖親吻在我臉上。

「這是定情之吻喲,歐巴~只能有我呀。」然後又小跑了出去,朝着我嘻嘻笑臉。

李睿思,就如她的名字一般。

下午五點一十三分,夏日的天依舊湛藍,太陽也還是那麼辣,只是將影子拉長了些。

我背着包拉着行李箱走在街巷,離手機里顯示的目的地越來越近,在幾個巷子就是了。

老街的人流越來越少,變得安靜下來,而住所卻變得越來越豪華,這算是老街的別墅區,帶着厚重歷史的牌坊和四合院。

眼前的住所有個彆扭的名字,叫別安居。老式木瓦房,但其裝修卻顯得精緻優雅,前院有池、竹、花還有個木傀儡,因為它太突兀了,一股子的爛木頭的樣子。

扣動幾下外門便拉着行李箱推門而入了,這是我此行行程之一。

「您終是來了呀。」人未見而聲已至。

我停住腳步,一個穿着青衣兩袖入風的俊美男人向我走來。

眼中那俊美男子身影后藏匿着神秘,它們散出氣息如野獸一般無二,只為宣誓主權。

「三年不見,林道友。」來到這個世界也有三年多了,當時能入此間也有眼前之人的一份功勞。

「這是你要的東西。」我從包里取出一捲紙冊遞給了他。

「嗯。」

男人欣欣然的接過紙冊,打開翻看了一番才肯收起。「多謝先生的解惑。」俊美男子向我拱了拱手,「如此,這邊請隨我來。」

將手機飾品等裝進背包,與行李箱一同放在檻邊,便跨步而入緊跟其後,門檻之後是兩個空間,一個是現世界的院子,另一個便是這裡了。

穿過幽暗隧道,前面出現另一番洞天之景,裏面的日月乾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顛倒。

「此界不知哪位神魔開闢,已有二十三萬年之久,是盛世之時的一處悟道之所,卻不想成了末法十三大洞天之一。」

「不過各有各的法,各有各的道,誰又能想這時間石淬鍊的雙向空間,居然有此力,能延緩天地的同化,當真是留一線生機呀。」

「確是如此,哪怕是那盛世時的三十六洞天,也早已容歸天地、靈氣盡散,化為荒蕪之地了。」我表示同意回應道。

說著我們便到達空間內部了,這裡也算是世外原始之境,靈氣卻是充足比之外界。森林巨木通天,其形各異造型古怪,鳥獸櫻飛、珍禽走獸奔走、蟲鳴草木綠,各種不曾見過的生物植物,但是此界天空為白色,並沒有太陽。

到達一間木屋前,此前我在這裡住過一段時日。他推門而入,裏面的爛木桌上還站着只長尾絨毛鼠在塞咬橡樹果。

「悟道的話得去後山的石澗內,那裡有靈眼和悟道石有助於明悟修鍊,需要的材料也在石壁內,有用的可能用到的那裡皆有,其他還需要什麼嗎?」

「多謝道友,有這些就足夠了。」我向他道謝。

「這是傳令簡,還有需要可以與我說。」他將玉簡送入我手,接着拱手賀道:「如此,那我便出去了,祝先生道法有成化神得道,也祝何小友能早日脫離苦惱。」

〈作者有話說:繼續看,沒有錯。〉

我再次向他拱手道謝。他面前空間開始破碎旋轉顯露出流光之色,接着變成如水鏡一般,他踏腳而出波紋蕩漾,水鏡也隨之漸縮漸小直到消失。

進屋坐在板凳上看着桌子上的長尾絨毛鼠,它並沒有要跑的意思,仍然在咬它的橡樹果子。

〈作者有話說:所謂悟道之地最初的開闢者是位古老神魔,它的用處是圈養生靈和儲蓄靈物的空間寶器。卻不料天地大劫的到來,神魔皆俱滅化為虛無,而這件寶器卻無損傷的保留下來。(天地大劫與末法是兩種事件)。待到人族崛起後被發現,但是人族與神魔中間間隔萬年,也就沒人知道它原來是做什麼用的,便猜疑這是神魔開闢的洞天住所。由於時間石的法則影響,內層空間與外界時間比為1000年:1日,還有人族的壽命短暫,沒人想平白浪費壽命在裏面,且在一番清理後這內層空間便作為了化神期修士的絕佳悟道之地。而外層空間原是神魔的儲物之所,裏面並不適合生物的生存。剛開始這外層儲物之所讓無數仙家眼紅,因為裏面存着的是古老神魔的器具,隨便一件都可以捅破天,但是當被修士取出的一瞬就被天地同化化為凡器或為灰燼泡影,眾修士也頓知其緣由。後來這外層空間被用作仙家的儲物所,但是用了一段時間後覺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