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來時滿身風雨》[他來時滿身風雨] - 第10章 傅承岳,我要走了。

「我想進去看看他,可以嗎?」

勤叔的眼中沒有了往日的謙和,桑寧知道傅承岳是他一手帶大的,比親生子也不為過,傅承岳從小養的精細,無人忤逆,就是怕他發病,這次卻因她進了搶救室。

這時,剛好有護士出來,在勤叔耳邊說了些話,勤叔點了點頭。

然後看向桑寧,終是嘆了口氣,「醫生給少爺用了葯,現在剛剛睡着,你進去不要太久,半小時後我會安排人送你走。」

病房裡的光線很暗,只有監護儀波動的綵線亮着。

「傅承岳,我要走了。」

她的聲音又輕又淡,病床上雙目緊闔的男人手指卻微微動了一下。

她垂眼看向他打點滴的左手,除了手背的針管膠布,桑寧還看見了他手腕上的黑色發圈,上面綴着一隻已經褪色的鍍金兔子。

那是桑寧十五歲時用過的。

她俯身想要去摸那條發圈,卻猛然被人扣住手腕,接着支撐着身子艱難的坐了起來。

因為用力,血液迅速從輸液管迴流,桑寧嚇壞了,立刻按住他的手,「傅承岳你鬆開!流血了!」

傅承岳猩紅着雙眼,緊抓着她的手不放,胸口喘得厲害,「不許走!」

桑寧知道自己不能再留,她伸手去掰傅承岳的手指,他卻越抓越緊,但很快她就能感覺到他逐漸脫力。

「求你……不要走,好嗎?」他的聲音微顫,甚至帶着強忍的哭腔。

「你不想要孩子就不要……我也不會幹涉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