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來時滿身風雨》[他來時滿身風雨] - 第7章 這個孩子,你要嗎?

門,被重重的關上。

桑寧捂住臉,痛苦的蹲下shen,她有多少年不曾這樣絕望過了?

六歲母親跳樓離世,她被傅承岳的父親傅元山帶回傅家老宅。

傅元山當時指着二樓沉默的男孩對她說,以後你就是阿岳的姐姐,好嗎?

她很害怕,她沒住過這麼大的房子,也沒見過這麼多傭人,她覺得自己不屬於這裡,但她還是懂事的對他笑了。

但換來的卻是尖銳的飛鏢直接擦過她的額頭,差一點就弄瞎她的眼睛。

隨着一聲驚叫,所有傭人奔向的卻是那個始作俑者,傅承岳。

他會在吃飯時掀翻她的飯碗,會在她洗澡的時候關掉煤氣和燈,還會趁睡覺在她臉上畫各種醜陋的動物。

桑寧起初是生氣的,她也想狠狠報復傅承岳,但她忘了這裡是傅家,他哪怕毀掉了她桑寧的所有東西,除了傅元山,所有人只會關心他撕毀別人畫作的時候,手有沒有受傷?

可笑嗎?可笑!

傅元山疼愛她有什麼用?大部分時間,他不是工作就是出差,能夠給她的保護少之又少。

再後來她終於學會了討好,傅承岳掀翻她的碗,她對他笑,然後乖巧的重新去盛一碗,看見傅承岳吃完,會主動過來問他要不要加一點?

傅承岳洗澡關掉她的熱水和燈,她就裹着浴巾摸進他的房間,可憐巴巴的說她害怕;傅承岳在她臉上畫畫,她就裝睡然後突然坐起來抱住他,然後照照鏡子告訴他,阿岳你畫的比之前更好了誒!

漸漸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