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入我懷【快穿】》[桃花入我懷【快穿】] - 第7章 衛誡,你混蛋

一切準備就緒,眾人各自歸位。一路行駛到瓜洲地界,便見原本寬闊的水道,變得狹窄起來。天色漸暗,此時只隱隱能看到遠處人影浮動。文茵的船停了下來,便見衛誡的船向岸上駛去,不多時便迎出一位彪形大漢。

只見此人身長八尺、豹頭環眼、燕頷虎鬚,從左眼到下巴有道三寸來長的疤,凶神惡煞,好不嚇人。因為長期干殺人越貨的勾當,面上全是掩飾不住的暴戾和陰暗。

「衛老弟,真是稀客啊!今天怎麼想起來我麻五的地界走一趟啊?」

「麻五爺客氣了」。衛誡態度擺的很客氣,「小弟有急事要上京,想借五爺的寶地一用。今日大恩,日後定當湧泉相報。」

說著朝身後一抬手,就見兩名弟兄抬着一個箱子上前。打開箱子,裏面是滿滿的一箱白銀。這些錢對麻五來說也不是一筆小數目了。

當即哈哈大笑道:「好說好說,衛老弟真是客氣了。來日幹上大買賣,想着拉老哥一把呀!」

衛誡笑意不達眼底,「那是自然。」

「來人吶,將船挪開,給衛兄弟把水道讓出來。」麻五招呼道。

「多謝五爺,今日小弟趕時間,待我回來,一定要與五爺喝上兩杯。」說完,對手下招呼了一聲,衛誡轉身上船。

沒多久,慕文茵便感覺到船重新開始走動。眼見船就要駛出這片水域,剛要鬆一口氣,就聽到後面傳來有人落水的聲音,隨後便是一陣令人牙酸的慘叫聲。

聽着船艙外的喊叫聲,慕文茵握緊雙手,一遍遍的告訴自己,衛誡會贏的,他一定會贏的,他答應過她的。

突然,外面的衝殺聲漸消,此時聽到有人上了慕文茵的船,「踏踏」、「踏踏」、「踏踏」,腳步聲漸漸逼近,慕文茵的雙手都被汗水浸**。希望來人是衛誡,又生怕推開門的不是衛誡。

啪嗒,門被推開了。

慕文茵想,自己應該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場景:

站在門口的男人,就算身着一襲黑衣,也能看出被血浸潤的痕迹。

剛毅的面龐上,還有着未乾的血跡,分不清是敵人的,還是自己的。

一雙手微微有些顫抖,就站在那裡,不敢上前分毫。

慕文茵衝進男人懷裡,一把抱住了他,安心的說道:「衛誡,你做到了!」

男人身形微微一顫,緩緩環上了少女的腰,聲音帶着澀意:「茵茵,我做到了!」

衛誡一直都知道自己與少女是雲泥之別,若不是那次意外,兩人此生都不會有交集。面對美好的少女,衛誡總是有些自卑,怕少女覺得自己粗鄙。

原本衛誡算到了麻五可能會在出口處做手腳,便提前安排了人手布防。只待麻五發難,便按計劃一舉擊殺了他,順利將局勢控制下來。

興沖沖地想跟少女分享喜悅,卻在少女的門前驀然停住。衛誡,他膽怯了!

自己剛剛殺完人,衣服上還留着敵人的鮮血。他怕茵茵不喜歡自己這副模樣,他更怕,怕茵茵會害怕他。所以他只敢站在門口,直到將少女攬入懷中,才又活了過來。

衛誡想,無論過了多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