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夢世界》[逃離夢世界] - 第9章 易安的新工作

第九章

今天,村裡來了幾隻幼年飛龍,四肢短小,口水時不時從嘴角滑落。

一群松鼠將大箱子從龍背上卸下,堆放在廣場,

村民們圍在箱子前,檢查貨物。

易安這時正蹲在門口漱口,老遠就看見廣場上站滿了人。

他放下杯子,前去一探究竟。

易安:這是幹嘛呢,村長

村長:訂的書到了,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

易安拿起幾本:《如何取書名之平行宇宙》《一人一狗的末日生存》《摸魚那些事兒》…

易安:有點怪

村長笑:呵呵,這個世界,喝水都能出系列作,見怪不怪。

易安左翻右找,希望找到原來的世界的著作,

無果,千奇百怪的書不少。

李娜抬着本幾萬頁的《奇珍植物圖鑑》看得咂舌,亞莎希似乎更喜歡漫畫。

一隻戴帽子的浣熊搬着箱子,對村長說道:這是最後一箱了,你看看有沒有漏掉什麼

村長:應該都齊了,結賬吧

浣熊掏出個記賬本:圖書214冊,寫真集12本,期刊…

村長:辛苦了,請把這包魔芋籽帶給你們館長。

浣熊接過袋子,然後吹響哨子,天上嬉戲打鬧的飛龍都乖乖地降落下來,

裝完貨,飛走了。

一行人抬着箱子去往圖書室,

巴里對哈宏問道:誒,你下午幹嘛

哈宏:不知道,要不我倆切磋下劍道?

巴里:算了吧,砍身上又得睡幾天,不如我倆去看剛出的電影《斷腰山》,

聽說女主角為了自己的幸福,和男二拉克希爾…

易安跟在李娜和亞莎希身後,盯着精靈的花色裙擺,

想起了曾經熬夜看書的自己,一看就是一天,人書合一,無人之境。

同齡的小朋友在玩躲貓貓,過家家時,

他已博覽全書,知宇宙,曉人文,這也使得易安與人交談的機會越來越少。

易安無奈地笑了:家裡堆放在角落的幾大箱書籍,其中一些翻看了無數遍

自己卻連書名也想不起來。

圖書室與活動室如出一轍,採用了擴元,內部空間遠大於外視。

寬敞的大廳擺放着桌椅,天花板的吊燈略顯奢華尊貴。

獨立隔間靠着牆,配備窗戶,可顯示如同坐火車時的窗外風景,

當然你也可以打開窗戶,看看村子遠處的山峰和山下的田野。

座椅也是有講究的,將小紫罐——靈能罐,插入扶手,史萊姆粘液按摩椅將為你服務,

軟滑似水而不失力道和韌性,讓人慾罷不能。

易安將書對應種類編號擺放完,

迫不及待地拿了本《重生之妹妹再愛我一次》的漫畫坐在了最角落的位置,

很少有事物能讓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他不想受到任何干擾。

時光荏苒,白駒過隙,一坐就是幾個小時,易安連着看了幾本,

對於感興趣的書,他沒有抵抗能力。

管理員是個兔耳少女,濃郁的二刺螈氣息。

她早就注意到這個看書如嗑藥的怪異男子。

易安精挑細選,打算借個幾本回家裡慢慢看,

前台兔耳少女:每本書每周期2兩夢幣,如需購買可提前預訂。

易安付過錢,眼睛像是魚咬了倒鉤一樣盯着手中的書。

兔耳女:你好像很喜歡看書?

易安:準確地說,是喜歡好書。要是看那些長篇大論實則廢話連篇的文章,

我會睡着,但感興趣的書就不會。

兔耳女雙手扶着下巴,撐在桌上,問道:具體是什麼類型呢

易安將手中的繪本拿出來:繪本就不錯,在欣賞美麗插畫的同時留給你充足的思考空間。

見易安口若懸河,一臉認真,

兔耳女順勢問道:要不要,來這上班

易安停下了學術報告:啊?

兔耳女:工資按三成盈利額計算,算是很不錯的待遇了。

易安打量了下兔女的工作服,說:你在這打工?

兔耳女:嗯,我朋友叫我一起去旅遊,但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在管理,抽不開身。

易安思考片刻,問道:你掙了多少

兔耳女:140

易安粗略計算:忽略質量最差的,每天四五個夢,少說也十幾夢幣。

易安:好吧,雖然我每天睡覺也能掙這麼多,或許更多

然後做了個奇怪的表情,

他的臉像極了濃稠的芝麻糊,攪來攪去,扭作一團

兔耳女:呵呵,真羨慕你們,我們獸族天生不擅長做夢,掙不到那麼多錢

易安:你是獸,為什麼有人臉

兔耳女:秘密。來,我給你詳細介紹下工作內容

來到雜物間,兔女從架子上拿下來個圓盤,按了下上面的按鈕,

說道:這是陸行清潔機械人,主要負責地面和一些旮旯的清潔工作,

那是圓球型,負責高處,還有你腳邊的圓桶型…

易安低頭一看,光滑反光的圓桶,

他問道:這麼薄的鐵皮,能行嗎

兔耳女:這是魔法裝甲,很耐用的,不信你可以踹幾下。

見兔耳女如此自信,易安也不好推辭,

提起腿給了鐵桶兩腳,桶身上出現個凹陷的洞。

接着,這個鐵桶自行激活了,伸出手和腳,站立起來,

它發出聲響:鐵桶機械人,已上線。

易安看看凹陷處,再看看機械人的臉,生怕它鬧翻了揍他,

凹陷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如初,

易安還摸了兩下,光滑平整,像新的一樣。

兔耳女:這個箱子里裝的是能源罐,用光後就需要更換,

易安看着手指間的小紫罐,說道:原來這東西是電池。

兔耳女:若是有人不還書,就把表單交給那隻浣熊,

自會有人上門服務。

兔耳女:一般十天一個周期,屆時,是你和機械人最忙的時候。

還有別的問題嗎。

易安舉起左手,說:有,你叫什麼名字。

兔耳女揚起下巴,輕聲說道:秘~密~

潦草地吃過午飯,易安樂悠悠地跑回家,不像是26歲該有的樣子。

推開門,李娜和精靈正在一樓布置客廳,

李娜:看不出來,你竟然喜歡讀書。

面對李娜日復一日的冷嘲熱諷,易安不以為然,

而是先溜進自己房裡把書藏好,似是什麼寶貝。

易安走到客廳,睡倒在沙發上,像塊凍魚。

李娜拿着抱枕朝他背上砸下,說道:起來,還沒鋪墊子

果凍般柔軟的沙發,貪婪地吸收着易安的疲勞睏倦,

就差沒把他整個人一口吞掉。

易安深吸口氣,放鬆身子,沉溺於深邃虛空…

「啊!」易安叫出聲,李娜一下子坐他腰上。

易安從史萊姆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