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醫仙》[桃運醫仙] - 第4章 救還是不救

「張醫生,十號病房出現緊急情況,您趕緊去看看吧!」

晚上,蘇北辰正在跟張醫生巡視病房,一名年輕護士慌慌張張地闖進來。

聽見這個消息,張醫生顧不得繼續巡視,拔腿就往十號病房跑。

經過一番檢查後,張醫生臉色立馬凝重起來:「小辰,病人肺部氣管急性堵塞,必須趕緊做手術,你快點去叫楊副院長,他是呼吸內科的專家,只有他做得了這個手術。」

蘇北辰快步跑到門口,想也沒想,推開門就進了辦公室。

接下來的一幕,直接讓他傻了眼。

只見辦公桌上,正躺着一個穿護士裝的女人,白色的裙擺被高高掀起,兩條細長的腿用力夾在楊副院長腰上,臉上一片潮.紅。

蘇北辰就像被雷擊中一般,獃獃地站在門口。

聽見有人進來,楊副院長和那個女人同時看向門口,三人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短暫的沉默後,蘇北辰回過神來,迅速退出辦公室。

不一會兒,裏面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楊副院長穿好衣服,面色陰冷地從裏面走出來。

他一把揪住蘇北辰的衣領,咬牙切齒地說:「蘇北辰,如果你敢把這件事說出去,我要你好看!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蘇北辰咽了口唾沫,趕緊回道:「副院長,十號房病人肺部氣管發生急性堵塞,需要您馬上過去做手術,不然病人會有生命危險!」

「哼,知道了。」楊副院長聽完,拂袖而去。

經過搶救,病人終於脫離了生命危險,可蘇北辰心裏卻亂七上八下的,腦子裡之前勁爆的畫面,還有楊副院長陰冷的臉龐。

他有種不好的預感,覺得自己很可能會被楊副院長報復。

第二天上午,蘇北辰果然接到通知,得知自己被調到了偏遠的鄉鎮衛生院。

沒辦法,蘇北辰只好坐上去鄉下的大巴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霉運纏身,大巴車剛走到崎嶇不平的山路上,天空忽然颳起一陣狂風。

天色頓時一片昏天暗地,再加上這條山路本來就難走,大巴車突然一陣搖晃,直接側翻到山溝里。

傳說很久以前,醫仙扁鵲曾在這裡治病救人,於是後人在這裡建立了醫仙廟,可惜地方太偏僻,漸漸荒廢下來,這條山溝也因此被叫做醫仙溝。

蘇北辰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隨着「哐當」一聲巨響,腦袋重重撞在車窗玻璃上,徹底失去意識。

突然間,天空中一陣電閃雷鳴,大巴車旁憑空出現了一位老人。

老人掐指一算,喃喃說道:「兩千多年了,我竟然遇到了神農血脈的繼承者,看來預言要成真了啊。」

說完,老人化作一團白光,瞬間湧進蘇北辰的眉心。

蘇北辰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好端端地坐在大巴車裡,車子並沒有發生側翻,乘客就像往常那樣,該聊天的聊天,該打瞌睡的打瞌睡。

可是,蘇北辰的腦海里卻多了很多東西,準確來說,是多了很多醫學方面的知識。

那些醫學知識,他在大學裏根本就沒有學過,但是腦海中有個聲音卻告訴他:「這是《扁鵲內經》和《扁鵲外經》,只要你學會了這裏面的醫術,就能成為醫仙!」

「你是誰?」蘇北辰出聲問道。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將來一定要懸壺濟世,做一名好醫生!」

蘇北辰揉揉發脹的腦袋,感覺自己就像做夢一般,可腦海中多出來的醫學知識,卻提醒他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並不是在做夢!

蘇北辰來到鄉鎮衛生院後,每天都辛勤工作,閑余時間,就去消化腦海里的醫學知識。

不知不覺半個月過去了,蘇北辰一點都不覺得艱苦,反而覺得非常充實。

這天下了班,蘇北辰正走在回去的路上,剛走到菜市場附近,忽然看到前面圍了一群人,接着聽到前面傳來一聲尖叫。

「天吶!有人心臟病發作了,誰能救救他?」

聽到聲音,蘇北辰神色一驚,趕緊跑過去,只見一位老人正神色痛苦的蜷縮在地上,拚命喘着粗氣。

「我是鄉鎮衛生院的醫生,大家趕緊散開,給病人騰出點地方!」

情況緊急,蘇北辰趕緊將老人平躺在地上,然後在他身上一陣翻找。

一般患有心臟病的人,都會隨身攜帶速效救心丸,蘇北辰翻了一會兒,果然從他口袋裡找到一個藥瓶,可當他打開蓋子的時候,卻發現藥丸已經吃完了。

這該怎麼辦?

鄉鎮衛生院早就關門了,叫救護車的話最少也得三四個小時,老人根本等不了這麼長時間。

「用針灸療法,先刺關元穴,再刺少府穴!」

這時,蘇北辰的腦海里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他沒有遲疑,趕緊從兜里掏出祖傳針灸袋,平鋪在地上。

蘇北辰從小跟隨外公學習中醫,無論是望聞問切,還是針灸推拿,都樣樣精通。

聽到剛才那個聲音的提示,蘇北辰立馬靜下心來,從針灸袋裡捏出兩枚銀針,分別刺入老人的關元穴和少府穴。

不一會兒,老人悠悠醒轉過來,抬頭問道:「剛才發生了什麼?」

旁邊一位熱心大媽回道:「剛才你心臟病犯了,幸好這位年輕人救了你。」

老人扭頭看向蘇北辰,問道:「年輕人,是你救了我?」

蘇北辰咧嘴一笑,沒有答話,正準備離開,老人又問道:「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

本想着做好事不留名,可在老人的再三追問下,蘇北辰禮貌地回道:「我叫蘇北辰,是中醫院的實習醫生。」

「你是中醫院的實習醫生,那來鄉下做什麼?」

老人接連問了好幾個問題,蘇北辰並不覺得厭煩,於是把自己的經歷大致告訴了老人。

「年輕人,你被調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心裏難道不怨恨嗎?」

蘇北辰淡淡一笑,說:「嗨,我沒身份沒背景的,就算怨恨又能怎麼樣,既來之則安之吧,反正我也不稀罕在那個人渣手底下做事。」

看着蘇北辰淡然的樣子,老人沒有說話,只是暗自點了點頭。

見老人已經沒事兒了,蘇北辰完全沒有想過跟老人索要診金,瀟洒離去,很快就忘了這件事。

幾天後,蘇北辰突然接到通知,自己竟然又被調回了中醫院,而且楊副院長也被查出作風不良,引咎辭職。

蘇北辰就像做夢一般,看着這張通知書,一臉懵比。

別看他平時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好像真的既來之則安之,其實他的內心無比渴望回到燕北市。

接到通知後,蘇北辰立馬收拾好行李,坐上了回燕北市的大巴車。

下車後,蘇北辰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仰頭喊道:「我胡漢三又回來啦!」

靠,這人是二筆吧!

周圍有不少人朝他翻着白眼。

蘇北辰絲毫沒有乎別人的眼光,一臉燦爛地笑着,他在心裏默默發誓道:這次,老子一定要在燕北市混出個樣子來!

回到中醫院,蘇北辰本以為自己會像凱旋的英雄一樣,被無數美女護士簇擁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