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醫仙》[桃運醫仙] - 第7章 十萬診金

「張醫生,十號病房出現緊急情況,您趕緊去看看吧!」

晚上,蘇北辰正在跟張醫生巡視病房,一名年輕護士慌慌張張地闖進來。

聽見這個消息,張醫生顧不得繼續巡視,拔腿就往十號病房跑。

經過一番檢查後,張醫生臉色立馬凝重起來:「小辰,病人肺部氣管急性堵塞,必須趕緊做手術,你快點去叫楊副院長,他是呼吸內科的專家,只有他做得了這個手術。」

蘇北辰快步跑到門口,想也沒想,推開門就進了辦公室。

接下來的一幕,直接讓他傻了眼。

只見辦公桌上,正躺着一個穿護士裝的女人,白色的裙擺被高高掀起,兩條細長的腿用力夾在楊副院長腰上,臉上一片潮.紅。

蘇北辰就像被雷擊中一般,獃獃地站在門口。

聽見有人進來,楊副院長和那個女人同時看向門口,三人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短暫的沉默後,蘇北辰回過神來,迅速退出辦公室。

不一會兒,裏面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楊副院長穿好衣服,面色陰冷地從裏面走出來。

他一把揪住蘇北辰的衣領,咬牙切齒地說:「蘇北辰,如果你敢把這件事說出去,我要你好看!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蘇北辰咽了口唾沫,趕緊回道:「副院長,十號房病人肺部氣管發生急性堵塞,需要您馬上過去做手術,不然病人會有生命危險!」

「哼,知道了。」楊副院長聽完,拂袖而去。

經過搶救,病人終於脫離了生命危險,可蘇北辰心裏卻亂七上八下的,腦子裡之前勁爆的畫面,還有楊副院長陰冷的臉龐。

他有種不好的預感,覺得自己很可能會被楊副院長報復。

第二天上午,蘇北辰果然接到通知,得知自己被調到了偏遠的鄉鎮衛生院。

沒辦法,蘇北辰只好坐上去鄉下的大巴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霉運纏身,大巴車剛走到崎嶇不平的山路上,天空忽然颳起一陣狂風。

天色頓時一片昏天暗地,再加上這條山路本來就難走,大巴車突然一陣搖晃,直接側翻到山溝里。

傳說很久以前,醫仙扁鵲曾在這裡治病救人,於是後人在這裡建立了醫仙廟,可惜地方太偏僻,漸漸荒廢下來,這條山溝也因此被叫做醫仙溝。

蘇北辰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隨着「哐當」一聲巨響,腦袋重重撞在車窗玻璃上,徹底失去意識。

突然間,天空中一陣電閃雷鳴,大巴車旁憑空出現了一位老人。

老人掐指一算,喃喃說道:「兩千多年了,我竟然遇到了神農血脈的繼承者,看來預言要成真了啊。」

說完,老人化作一團白光,瞬間湧進蘇北辰的眉心。

蘇北辰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好端端地坐在大巴車裡,車子並沒有發生側翻,乘客就像往常那樣,該聊天的聊天,該打瞌睡的打瞌睡。

可是,蘇北辰的腦海里卻多了很多東西,準確來說,是多了很多醫學方面的知識。

那些醫學知識,他在大學裏根本就沒有學過,但是腦海中有個聲音卻告訴他:「這是《扁鵲內經》和《扁鵲外經》,只要你學會了這裏面的醫術,就能成為醫仙!」

「你是誰?」蘇北辰出聲問道。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將來一定要懸壺濟世,做一名好醫生!」

蘇北辰揉揉發脹的腦袋,感覺自己就像做夢一般,可腦海中多出來的醫學知識,卻提醒他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並不是在做夢!

蘇北辰來到鄉鎮衛生院後,每天都辛勤工作,閑余時間,就去消化腦海里的醫學知識。

不知不覺半個月過去了,蘇北辰一點都不覺得艱苦,反而覺得非常充實。

這天下了班,蘇北辰正走在回去的路上,剛走到菜市場附近,忽然看到前面圍了一群人,接着聽到前面傳來一聲尖叫。

「天吶!有人心臟病發作了,誰能救救他?」

聽到聲音,蘇北辰神色一驚,趕緊跑過去,只見一位老人正神色痛苦的蜷縮在地上,拚命喘着粗氣。

「我是鄉鎮衛生院的醫生,大家趕緊散開,給病人騰出點地方!」

情況緊急,蘇北辰趕緊將老人平躺在地上,然後在他身上一陣翻找。

一般患有心臟病的人,都會隨身攜帶速效救心丸,蘇北辰翻了一會兒,果然從他口袋裡找到一個藥瓶,可當他打開蓋子的時候,卻發現藥丸已經吃完了。

這該怎麼辦?

鄉鎮衛生院早就關門了,叫救護車的話最少也得三四個小時,老人根本等不了這麼長時間。

「用針灸療法,先刺關元穴,再刺少府穴!」

這時,蘇北辰的腦海里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他沒有遲疑,趕緊從兜里掏出祖傳針灸袋,平鋪在地上。

蘇北辰從小跟隨外公學習中醫,無論是望聞問切,還是針灸推拿,都樣樣精通。

聽到剛才那個聲音的提示,蘇北辰立馬靜下心來,從針灸袋裡捏出兩枚銀針,分別刺入老人的關元穴和少府穴。

不一會兒,老人悠悠醒轉過來,抬頭問道:「剛才發生了什麼?」

旁邊一位熱心大媽回道:「剛才你心臟病犯了,幸好這位年輕人救了你。」

老人扭頭看向蘇北辰,問道:「年輕人,是你救了我?」

蘇北辰咧嘴一笑,沒有答話,正準備離開,老人又問道:「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

本想着做好事不留名,可在老人的再三追問下,蘇北辰禮貌地回道:「我叫蘇北辰,是中醫院的實習醫生。」

「你是中醫院的實習醫生,那來鄉下做什麼?」

老人接連問了好幾個問題,蘇北辰並不覺得厭煩,於是把自己的經歷大致告訴了老人。

「年輕人,你被調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心裏難道不怨恨嗎?」

蘇北辰淡淡一笑,說:「嗨,我沒身份沒背景的,就算怨恨又能怎麼樣,既來之則安之吧,反正我也不稀罕在那個人渣手底下做事。」

看着蘇北辰淡然的樣子,老人沒有說話,只是暗自點了點頭。

見老人已經沒事兒了,蘇北辰完全沒有想過跟老人索要診金,瀟洒離去,很快就忘了這件事。

幾天後,蘇北辰突然接到通知,自己竟然又被調回了中醫院,而且楊副院長也被查出作風不良,引咎辭職。

蘇北辰就像做夢一般,看着這張通知書,一臉懵比。

別看他平時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好像真的既來之則安之,其實他的內心無比渴望回到燕北市。

接到通知後,蘇北辰立馬收拾好行李,坐上了回燕北市的大巴車。

下車後,蘇北辰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仰頭喊道:「我胡漢三又回來啦!」

靠,這人是二筆吧!

周圍有不少人朝他翻着白眼。

蘇北辰絲毫沒有乎別人的眼光,一臉燦爛地笑着,他在心裏默默發誓道:這次,老子一定要在燕北市混出個樣子來!

回到中醫院,蘇北辰本以為自己會像凱旋的英雄一樣,被無數美女護士簇擁獻吻。

可現實卻是殘酷的,醫院壓根兒就沒有人搭理他。

滿腔熱血的蘇北辰,彷彿受到了巨大打擊,立馬嫣兒下來,繼續過起了實習生的苦逼日子。

這天,他剛好值夜班,把腦海里的醫術溫習一遍後,蘇北辰坐在值班前台昏昏欲睡。

已經凌晨三點了,這個點兒本該是醫院最安靜的時候,可是門診大廳卻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瑪德,還有沒有喘氣的,趕緊滾出來救人!」

蘇北辰正在夢裡跟仙子幽會,眼瞅着就要摸到嫩滑的小手兒,突然被人吵醒,心裏有些不爽。

還沒等他清醒過來,一個染着黃頭髮的年輕人,怒氣沖沖地走過來,重重砸了一下值班前台的桌子。

「喂,說你呢,你特么磨蹭什麼呢,趕緊滾過來救人!」

說著,他扯起蘇北辰的衣領就往外面拽。

來到大廳門口,地上正躺着一個渾身是血的年輕人,此時早已昏死過去。

蘇北辰見他傷得嚴重,把手搭在他的手腕處,沉吟片刻,皺眉說道:「他的情況非常嚴重,有一根肋骨斷裂,正好刺穿左側肺葉,如果不馬上做手術,很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聽見他的話,黃毛兒嚇出一身冷汗。

他大聲說道:「你既然這麼清楚唐少的傷情,那就趕緊救人!我告訴你,唐少可是唐家嫡長子,如果出了意外,我特么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蘇北辰心中一驚,唐家可是燕北市首屈一指的豪門,唐家大公子為什麼會在半夜三更受了這麼重的傷?

此時,黃毛兒態度非常蠻橫,根本就不在乎蘇北辰只是個實習醫生,只要能把唐少治好,別說實習醫生了,就算街邊的乞丐,他都不在乎。

蘇北辰當然有能力治好這個病人,根據腦海里的聲音提示,他只需用銀針封住幾處主穴位,就能減緩唐少的傷勢,這簡直就是舉手之勞。

可關鍵在於,他只是個小小的實習醫生,還沒拿到行醫資格證,此時如果貿然出手,很有可能會被醫院開除。

蘇北辰可不想因為一時逞能,就白白錯失當醫生的機會,這可是他畢生的夢想啊。

「對不起,我只是一名值班的實習醫生,沒有給病人治病的資格,所以只能幫你掛急診。」

說完,他趕緊給值班室的劉醫生打了電話,通知劉醫生過來救人。

「哎呦呦,唐家大公子這是怎麼啦,剛才不還是還活蹦亂跳的嘛,怎麼現在躺在地上不動了啊?嘖嘖,真是可憐!」

大廳外面,突然響起一個傲慢的聲音。

只見一名身穿藏紅色大衣,叼着細長香煙的女人,款款走進了大廳里。

「沈月?」

黃毛兒看見這個女人,不由得一愣,沒想到她竟然跟着來了這裡。

唐少傷成這樣,全是拜她所賜,難道她還不打算收手,想來這裡殺人滅口嗎?

蘇北辰站在一旁,早就看呆了。

他從小到大還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光是那玲瓏曲線的身材,就讓他直咽口水。

「嘿,這個女人真有范兒!」蘇北辰在心裏不禁感慨道。

沈月走進門診大廳,淡淡瞥了蘇北辰一眼,對他絲毫不感興趣。

她輕啟朱唇,吐出一口煙霧,隨即把那支價值不菲的香煙扔在地上。

那支香煙只抽了一兩口,看起來價值不菲。

蘇北辰不禁皺起眉頭,剛才的好感頓時蕩然無存,喃喃自語道:「哎,這個女人真敗家!」

還好,沈月並沒有聽見他的話,不然肯定會狠狠嘲笑他一番。

她可是沈家的大小姐,年紀輕輕就全盤接過沈家的事業,成為了名副其實的霸道女總裁,身價數億的她,就算扔幾萬塊錢,眼睛都不會眨一下,更何況只是扔掉半支香煙。

沈月看向黃毛兒,譏諷道:「顧炎,你給唐銘當了這麼多年的狗腿子,真是衷心啊,我都快感動哭啦。」

「沈月,你給我住口!」

顧炎咬牙切齒地回道:「你這個心腸歹毒的女人,要不是你把唐少從樓上推下去,唐少也不會傷成這樣……」

「姓顧的,你還好意思說我歹毒?」沈月緊蹙娥眉說,「你跟唐銘合夥在我酒里下藥,把我弄進酒店,要不是我醒得早,早就被唐銘這個畜生給糟蹋了,這是他咎由自取,活該!」

說完,她冷冷撇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唐銘,絲毫沒有半分愧疚。

聽見他倆幾句對話,蘇北辰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原來是唐家大公子唐銘,跟這個叫顧炎的黃毛兒合起伙來欺負沈月,還差點把人家弄到酒店裡破身。

都說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更何況沈月還是個母老虎,一怒之下就將唐銘那個弔兒郎當的富家公子哥兒,給推出了樓外。

想到這裡,蘇北辰不由得看了一眼沈月。

只見沈月那件藏紅色的大衣裏面,玲瓏妙曼的身材若隱若現,該飽滿的飽滿,該挺翹的挺翹,怪不得唐銘和顧炎這兩個無恥之徒,會選擇這個女人下手。

蘇北辰只是簡單打量了一下沈月,就沒敢再仔細看。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