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穿越之聖后未晚》[特工穿越之聖后未晚] - 第1章 恨難平

北風呼嘯,風夾雜着雪粒子吹在臉上凍得人生疼,地上的積雪已經沒過了小腿肚。
飢腸轆轆,渾身乏力,上官未晚一腳踩下去,凍僵的腳竟拔不出來,隊伍瞬間就停了下來。
「啪!」
帶着倒刺的鞭子夾雜着風雪抽在了上官未晚的背上,冰錐入骨,薄薄的中衣擋不住那凌厲,帶着碎肉的血染紅了一地白雪,開出了最艷的紅梅。
「喲,瞧瞧這可憐的模樣,痛嗎?
冷嗎?
想吃東西嗎?
那就求我啊哈哈哈。」
鞭子的另一頭,負責押送之人用鞭子抬起上官未晚的下巴,「不過這張臉還真是讓人倒胃口。」
上官未晚的臉被甩開,整個人倒在雪地上,她已經感覺不到寒意了,滿心只剩下恨。
「一個千金長得如此醜陋,呸,要不是皇…吩咐,我還真想現在就弄死你。」
那官兵啐了一口,一腳踩在了上官未晚的背上,還用力碾了幾下。
鞋底的冰渣子滲入背上的傷口,上官未晚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竟然起身推開了那官兵頭子。
「放肆!
你個混賬東西!」
上官未晚雙目發紅地看着那人,「是賤人白纖嫵讓你折磨我的吧?」
白纖嫵那個賤人,自己對她猶如親姐妹,央求爹娘將身為孤女的白纖嫵接到府里,一起養大。
可白纖嫵卻狼子野心,與她錯以為是良人的趙元奕勾搭在一起,以通敵賣國的名義陷害他們上官家。
這股滔天的恨意,鬱結在胸,上官未晚恨不得拿刀子活剮了那對奸、夫、淫、婦!
被上官未晚眸中的寒光刺到,官兵頭子心下一寒,對着上官未晚的胸口就是一腳,嗤笑道:「老子今天就放肆了怎麼著?」
「唔——」上官未晚滿身狼狽,無力反抗,只能用通紅的眼眸恨恨瞪着他。
「你還真以為自己是皇后嗎?
皇貴妃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嗎?」
「未晚,未晚你沒事吧?」
上官未晚的娘親楊青憐用盡了力氣跑過來護住了上官未晚,悲憤地看向官兵:「你們怎麼能這麼對我們!」
「喲,上官夫人,你現在可是亂臣賊子的家眷而不是將軍夫人了,還有你女兒,還真以為自己是皇后命嗎?」
官兵頭子冷嗤了聲,緩緩地走到了楊青憐的面前,眼中流露出晦暗不明的光芒,「你的女兒是個醜八怪還妄圖當皇后,不過你嘛,倒是有點兒姿色,難怪迷得上官將軍只娶了你一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