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陰陽》[天命陰陽] - 第十章 張三玄和李七星

  寧會縣是我們甘省有名的貧困縣。

  據說這個地方,有時候兩三年都不下雨,地里的土疙瘩用鐵鎚都打不碎。

  因為太過於貧困,當地人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下一代身上。

  為了讓下一代擺脫貧窮,這裡的人那怕是再窮再苦,也會供孩子讀書,讓孩子考上大學,離開這個貧困之地。

  這二三十年來,因為有大量的學生走出了寧會縣,開始反哺自己的家庭,讓寧會縣的經濟狀況比以前好了很多。

  但即便如此,寧會縣整體來說還是沒有摘掉貧困縣的帽子。

  雖然在農村長大,但我畢竟上了高中,對寧會縣的情況,我還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柳隨風把我派到了這個地方,看來對我是不太重視啊!

  玄機科在省城的辦事處那麼高端大氣上檔次,也不知道寧會縣的辦事處是什麼情況?

  就算比省城的差,應該也差不會太多吧?

  畢竟玄機科是特殊部門,權力凌駕於律法之上,在一個縣城的辦事處,總得有點兒檔次。

  坐在長途車上,我抱着小黑想了一路。

  雖然前途未卜,命運莫測,但加入了玄機科這種權力超然的特殊機構,我多少有那麼一點憧憬。

  兩個多小時候後,汽車到站,我拿出了柳隨風給我的那張便簽紙。

  便簽紙上寫的地址很簡單,寧會縣廟文街一百零八號。

  除此之外,其他什麼都沒有。

  什麼手機號碼,座機號碼,聯繫人什麼的,一概沒有。

  不過好在寧會縣的縣城不大,我隨便找了個人問了一下,就知道了廟文街在那裡?

  從長途汽車站出門往西走,大約走半個小時的樣子,就能到廟文街。

  車站門口有的士,起步價很便宜,也就五塊錢,但我的身上只有一百塊,我可捨不得打車過去。

  於是我就一路走了過去,順便逛了一下寧會縣的縣城。

  在又問了兩個人之後,我終於找到了廟文街。

  原來所謂的廟文街,是一個大概兩百米長的小巷子。

  這個小巷子的兩邊開着一家又一家的店鋪,但卻沒有一戶人家住在這條街上。

  至於原因,我倒是猜了出來,原來這條街上開的店鋪,全都是和死人有關的。

  壽衣店,棺材鋪,紙火店,喪葬用品超市,喪葬一條龍服務中心,諸如此類的店鋪,整條街有十幾家。

  這樣的一條街,那戶人家願意住啊?

  這會兒是下午一點多鐘,除了店鋪裏面做生意的人之外,整條街上冷冷清清,連一條狗都沒有。

  「汪,汪汪!」

  小黑在我懷裡發出了叫聲,它這應該是餓了。

  其實我也餓了,但我想着找到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