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神尊》[天目神尊] - 第10章 天山四毒

野心家必定先是一個鼓吹家!
三毒同時點頭,同聲道:
「好!我們一言為定!」
走過去各伸出一隻手,四隻手握在一起。
「奪魂神魔」回過頭道:
『凋家兄弟意下如何!
有了三毒加入,「奪魂神魔」范天根增加了不少的底氣,對三怪說話的口氣硬了些。
三怪本意想與「奪魂神魔」合作,但又上過魔頭不少當,素知他陰險狡詐。恐怕上當,所以猶豫不決。
見「天山四毒」毫不遲疑的握手表態,像別人撿了一個便宜一樣,馬上怪自己疑神疑鬼,於是大怪周日缺齒漏風道:
「好!我兄弟三人聽范大哥的!」
聽在三毒耳里成了「我兄笛但仍挺喊大鍋」甚感奇怪,三人側目望去。
「奪魂神魔」聞言高興大笑道:
「三位賢弟周日老弟有點感冒,好!我們十邪終於再次攜手,哈哈!」
說完七隻手握在一起。
只感到范天根哈哈大笑的語音,但他的臉上還是殭屍一般,沒有一點血色,沒有一點表情,那笑聲中躊躇滿志,得意至極,說道:
「好,好,好!從今以後我們都是自己人,我范天根也不謙讓就暫時做個老大,大家同心合力,那『玄魔秘芨」已是我等囊中之物。
話落,七邪發出桀桀怪笑。
在這春夜裡,如鬼笑報呼!
一陣微風來自七人腦後,七人連忙返身回頭,舉手戒備。
背後已站着三男一女。
前面站着的一人,一邊臉白一邊臉紅,正是那雙面臉的「六合神教」正教主「陰陽臉」
史百川,在他的身邊站着滿臉脂粉,妖艷騷動的副教主「煤血淫狐」白玉媚。
兩人的後面站着六合左右護法「千錘手」李志學,「霸王鞭』張碧水。
「陰陽臉」史百川微微一笑,不,應該是紅的那一半臉在笑,白的那一半臉在哭,道:
「什麼事讓七位前輩如此高興,講出來讓我們小輩也分享分享你們的喜悅。「史百川三十多歲,身材魁梧偉岸,穿的衣服也很講究,乾淨得體,稱七邪為前輩,從年齡上講倒不過分!
「六合神教」是武林魔道最大的一支力量,教主「陰陽臉」練成了「陰陽掌」神功,掌力一發,忽冷忽熱,奇毒無比,武功可與十邪中的大魔頭范大根不相上下,更為厲害的是史百川奸詐百出,陰晴不定,反臉無情,手段毒辣,在江湖上誰也不能捉摸他心裏到底在想什麼。
只知道,不出聲的蛇是最毒的蛇,所以見到他,你得小心應付。
「奪魂神魔」使七邪連盟,好不得意,既然七邪連盟,就得有個當家的,不用說己當家的非他范天根莫屬。
當家的就必須有當家人的魄力,「奪魂神魔」心裏吃驚,但臉上平靜,道:
「嘿嘿,史教主,我們七雄今天再次碰到一起來,你說高興不高興!」
史百川臉上的表情使人搞不清楚他是哭還是笑,平聲道:
「值得慶賀,值得慶賀,七雄聯手,有什麼辦不成的事!」
顯然,史百川已將七邪剛才的話全聽到了。
「奪魂神魔」不驚不詫,冷冷道:
「過獎,過獎,連史教主也這麼認為!」
史百川半哭半笑道:
「范老大,一切皆在天意,我史百川願你天遂人願!」
這句話說的謙遜至極,但聽起來叫人怪不舒服的。
「奪魂神魔」正準備反唇相譏,忽然前方的巨石後面如輕煙般地升起兩條人影,一白一青,一男一女,升起四五丈高,翩然下落。
身形落地,如片葉飛絮,點塵不驚!
輕功有三種境界,第一種境界,來無影,去無蹤,快如閃電,行動如鬼魁,以快為高,第二境界,逐水浮萍,踏雪而舞,以閑為高,第三種境界是隨意沉浮,在空中左右飄忽,自由升降,以氣為高。
要達到第三種境界,江湖上除了五奇中的「茶山老祖」誰也沒這份功夫,甚至達到第二種境界的人也是屈指可數。
但黃天虎和葉青青就達到了這一境界,七邪和「六合神教」四人都是何等身份,一看就知來人的身價,都心驚不已。
再一看,是兩個十七、八歲的金量玉女,男的好皮笑臉,稜角分明,超凡脫俗,女的春風滿面,盈盈淺笑,國色天姿的仙子。
微風拂過,衣袂飄飄,玉樹臨風,真使在場的魔頭耳目一新。
好一對壁人!
可有這等出神入化的輕功,至少也要百年以上的修為,不應是十七、八歲的少年。
黃天虎沒有兵器,徒手而立,生得虎頭虎腦,一雙虎目大放虎光,讓人看得自慚形穢,臉上總是含着調皮的笑,昂然道:
「我道是誰,原來是七隻臭蟲和四隻蟑螂在這裡沉裉一氣,夜郎自大談一些井底之蛙的笑話,真是笑掉人的大牙!」
黃天虎剛一露面,「喋血淫狐」白玉媚就覺得眼前一亮,聽了黃天虎的話一點怒意都沒有,眉頭一展,媚態十足,翹起蘭花指,嗲聲嗲氣道:
「這位兄弟,話不能這麼講,他們是七隻臭蟲,我們可不是什麼蟑螂,多難聽!」
黃天虎反倒嚇了一跳,這女人八輩子沒見到男人,怎麼這個樣子,聲音聽在耳朵里,就像猛地吃了一塊肥肉,油膩得不得了,眼睛裏淫光四射,看得他心裏直發毛,使他不敢正視,扭頭笑道:
「哦,對對對,是我搞錯了,原來還有一隻騷狐狸!」
史百川對自己的情婦白五媚這種與生俱有的媚態,倒見怪不怪,但黃天虎不知天高地厚的話倒使他勃然大怒,像人在他的陰陽臉上摑了一巴掌,罵他情婦騷狐狸等於罵他一樣,臉上半喜半怒,厲聲道:
「哪來的小雜種,嫌活得不耐煩了,怎麼一出來就亂放狗屁罵人!」
黃天虎臉作驚訝之色道:
「哦,原來你還是個人!我還以為你是一個雙面蟑螂!」
「陰陽臉」史百川最恨別人說他的臉,若在平時早就用「陰陽掌」招呼過去,但今天情況不同,不能舍本逐未。
今天主要是和七邪這個最大勁敵爭奪「玄魔秘芨』而不要因為這個野小子壞了大事。
作大事必須要沉住氣。
白玉媚可以說是媚到骨子裡去了,她一向以風騷為榮,越直接越爽,黃天虎一語中的稱她為騷狐狸,聽得她喜上眉梢,馬上將胸衣一剝,露出白皙的**,嬌聲道:
「小兄弟,你真是慧眼獨具,天下男人能一見面就說我騷的,唯有你一人,跟你身邊那位黃花閨女比,姐姐是不是騷得不同凡響!」
說著,**一挺,擺出一個迷人的造型!
白玉媚在大庭廣眾之下露出這驚世駭俗的一手,葉青青和躲在巨石後面的柳紅燕那裡見過這樣的同類,嚇得尖叫兩聲。
黃天虎十八九歲,熱血男兒,忽見美婦在他面前放肆地坦胸露乳,先是一驚。
他久居深山,長年與動物為伍,所以思維里沒什麼俗人之想,做事直截了當,喜怒出現在表面,不懂得做作虛偽。
雖有點吃驚,但一看,就目不轉晴的盯上了。
淡淡的月光下,白玉媚白皙的胸脯發出一層瑩瑩的柔光,乳峰堅挺而富有彈性,曲線流暢,溝巒起伏,流光溢彩,透着成熟的氣息。
黃天虎看得口乾舌燥,心裏怦怦直跳,但他這不是好色,而是人的本性自然流露。
因為人的本性就是這樣,而世人卻將這些本性隱起來,然後再加上仁義道德的外衣,於是個個在美色面前道貌傲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內心裏卻又都骯髒齷齪!
但黃天虎沒有這種思想,他的頭腦沒有受過仁義道德那種束縛和禁忌,他喜歡直接表現人性的美與丑,他不隱瞞自己的思想,從不欺騙自己的感覺,更不會自欺欺人他是一個真實的自我!
七邪雖然邪氣十足,久聞「喋血淫狐」騷得驚天動地,沒想到有這如此驚世駭俗之舉。
那些邪氣不禁相形見拙,個個覺得騷不忍睹,相顧駐然!
再看黃天虎一人站在那裡,一雙虎目盯着白玉媚**看得神魂顛倒,為之陶醉,全神貫注而毫無忌憚。群魔均想,這個愣頭青,雖然武功奇高,但卻是一個好色之徒!
一個沉溺於女色的人再厲害也不過如此,都不由稍稍寬心。
但葉青青從黃天虎的眼光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