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神尊》[天目神尊] - 第2章 曠古奇學

黃天虎將書橫着看,豎著看,倒着看,發現這些招式與師父教的完全不同,甚是好玩一數共有二十副圖案。
書的最後又有一行小字寫道:
『得我書者,埋我骨埋我骨者得神丹此『九天神丹』可增三甲子功力。並叩頭髮誓,水不對外稱此秘密,全部熟練後,將書毀之、」
天啊!黃天虎感到心跳不已,三甲子功力也就是說只要吞了瓷瓶里的神丹。就可以增長近兩百年的功力,比我師父的師父還高。
心想至此便仔細端詳瓷瓶,發現瓷瓶上泛着淡淡的光澤,撬開蠟到的瓶塞,一股沁人心脾的蘭香迅速瀰漫山洞,令人心曠神恰;好不舒爽。
他便小心地將瓶內丹丸倒入口中,吞了下去。黃天虎本身已有很強的內功根基,片刻後,覺得丹田一股溫熱之氣上升,與神丹之氣匯合,走遍全身奇經八脈,行三十六關,直上十二重絡,周而復始,接連運行了兩周天,感到渾身百脈舒暢,真力充沛。他一聲倩嘯;忽聞洞外嘩嗽直響,回頭一看;但見被嘯聲震死的鳥兒從樹上紛紛墜落。黃天虎驚駭不已,簡直有點不相信眼前的事情。
黃天虎不知道,他此時身上的內家功力已經達到字內無敵,天下第一。
痴呆半天才發現洞內光影昏暗,回首已日暮西山。
黃天虎不由一驚;趕忙將「天國神尊」的屍骨深埋,叩了三個頭,發完誓,將「目破心經」藏在懷裡飄然出洞。
目光四顧,他這才發覺斑額母虎已被他的嘯聲震昏在地,還沒醒轉,心想:我以後可不能隨便亂喊。連忙在老虎身上又弄又提,母虎才悠悠醒轉,驚駭地望着它的「養子」
黃天虎露齒頑皮地笑道:
「我厲害吧I
說罷跨上虎背,一拍虎股,老虎撒開四腿,穿林過澗,趕快逃離這是非之地。
袁一鶴也聽到剛才黃天虎所發出的嘯聲。雖然隔得遠,但還是覺得體內真氣洶湧,心中大駭,世上竟有這樣高深內功的人?他做夢也沒想到這嘯聲是與他相處十年的愛徒真氣外溢所發出來的。
大駭之下心中一凜,虎兒怎麼還沒回來!
袁一鶴和黃天虎在「乳峰山」已度過了十個寒暑;是他一把屎一把尿的將這個苦命的孤兒拉扯大;又當爹又當媽,傾注了他全部的父愛;同時黃天虎也給他帶來了無盡的樂趣和希望。在他的心裏,虎兒比他的骨肉還親,還重要,虎兒也把他當作親爹一樣看。
袁一鶴一直沒有告訴黃天虎的身世,因為怕那樣會影響到虎兒無憂無慮;天真無邪的童年,他盡量滿足虎兒的要求,怕虎兒問,還時不時地帶虎兒到一些江湖朋友那裡去串門。
他一生性情恢諧,與虎兒經常在「乳峰山」沒大沒小的玩耍,其樂融融。
在以往,太陽落山時,鹿兒就應該回來了,可今天天已微黑,還不見虎兒的影子,叫他怎麼不急,正準備出門去找。
忽然傳來一聲脆響。
『師父,我回來了,你瞧我給你帶了什麼!
袁一鶴心往下一放,只見虎兒坐在虎背上,滿面春風,精神大盛,手裡捏着一隻灰狼;而斑額虎卻搭着腦袋,萎靡不振,像是受了什麼驚嚇一樣、袁一鶴臉帶溫色道:
「虎兒,你天黑之前應回來,你不知我多擔心;怎麼,你又欺你奶媽了。」
黃天虎躍下虎背,摟着袁一鶴的腿說道:
『獅父;虎兒還不是給你帶一道下酒菜才回來晚了,你別生氣,虎兒下次不敢。我可沒欺負奶媽,也許跑了一天累了吧!」
袁一鶴戳了一下黃天虎的虎腦,接過手裡的灰狼,笑道:
「你這個鬼精靈!」
忽然一轉身,表情嚴肅地問道:
「虎兒,你可聽到一聲嘯聲,好像是從你回來的方向傳來的、」
黃天虎一愣,忙說:
「哪有什麼嘯聲,是你聽錯了吧,我怎麼沒聽見。」
他可是對着「天國神尊」發過誓的,方才山洞的事情連自己師父也不能告訴的。
袁一鶴半信半疑道:
「也許是!」
因為在他心中看來,世上根本不可能有人有這樣的內功;也許是自己練功出岔所致的一種錯覺。
一般來說;師父教徒弟總要留一手,這樣是阿備徒弟以後高過自己而背叛師門,師父有能力清理門戶,有的是以防一些不肖徒欺帥滅祖,篡奪掌門人之位。
而袁一鶴對黃天虎根本談不上這些戒心,只愁自己沒有;有的就傾囊而教,隨着年齡的增長,袁一鶴對黃天虎漸漸嚴厲起來,督促他勤練武功,因為黃堡主大化全繫於黃天虎一身。
黃天點自從吞了「天國神尊」的神丹,體內已激增了三個甲子的功力;雖然年紀只有那麼十來歲;神功內力已具天下第一,連「宇內五奇」也難出其左,只是不知道怎麼運用;就像一個突然家財萬貫的小孩,而不知怎樣花銷。
但他無時無刻不感到自己體內真氣激蕩,有時候弊得難受。有如山洪決堤,但只要依照「天目神尊」的「目破c經」的怪圖運氣,頓覺百骸大暢。
於是就這樣一路練下去,時光蒞再;等他偷偷地練完『目破心經」所繪的二十四副圖,已經又經過了八個寒暑。
儘管黃天虎格外小心,偷偷的練,盡量做到功不外露,一來是信守自己所發的誓言,二來是怕被師父知道,有轉投師門之嫌。
但袁一鶴還是感到黃天虎精光大盛,功力已超出自己,甚覺詫異,但想到黃天虎天資其材,勤練而成,心裏不由感到百分欣喜。
十八歲的黃天虎真可謂虎虎生威,虎背熊腰,玉樹臨風,袁一鶴看在眼裡喜在心頭。
可黃天虎愈來愈感到苦惱,自從他練成「天國神尊」的「目破心經」後,眼裡卻只看到自己已練多年的「三十六路伏虎拳」和「七十二式魚竿劍」全是破綻百出。
甚至在和師父袁一鶴的對劍中;看到的亦全是破綻,他雖有把握一劍制勝,但他從沒那樣做。
他已漸漸悟出「天目神尊」那博大精深的武學思想,已達到神動內斂,不現其外的最高境界。
別看黃天點已長成高大英俊的毛頭小伙,但師徒兩人卻一如孩童般的玩耍。
袁一鶴從行家的眼光看;虎兒的武功已超出自己之上,再沒有什麼可以傳授於他的了。
於是在暇余之時,就給他講一些江湖閱歷和各門各派的重要人物及性情愛好,教他讀書識字。
而黃天虎一身武學功力已臻絕頂化境,將「天目神尊」的「目破心經」吸收為己用,打通了生死玄關的任督工脈,內力如長江入海;經久不息;永無止境。
當風拂柳枝千萬條,他能看到波紋中的間隙,甚至他能感受到陽光的間隙,分出雪花飄落的一線空間。
這時他才真正悟出「天目神尊」的「有形皆有破綻;無招股有招」的精妙所在。
他真的想一試神功。閱歷江湖。
袁一鶴只知鹿兒已青出於藍,但對他已練成「目破心經」卻一無所知。
所以他還很憂慮,心想:那十邪已在江湖成名數十年,儘管虎兒已超過自己,但找十邪報仇血恥,心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