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神尊》[天目神尊] - 第4章 蜈蚣毒叟

柳紅燕雖然得柳正華真傳,身手甚是不凡,但袁一鶴乃江湖成名人物,數十年的功力,何等深厚,柳紅燕怎是他對手。
但袁一鶴知道這其中是個陰謀,柳紅燕猛攻疾朴,志在報仇,一腔憤怒,出手辛辣,他理解柳紅燕這種心情,所以只守不攻,展開「鶴嘯九天」的輕功左閃右避。
柳紅燕死命狂攻,已紅了眼,招招指向袁一鶴的要害。
可總是招招落空,才感到自己和仇人功力相差太遠。
「父化不共戴天、」柳紅燕明知自己不敵,更加不可理喻對袁一鶴瘋攻猛打。
急怒攻心,一聲嬌叱,長劍舞起一道耀眼的光芒,一揉身而上,直刺袁一鶴的胸膛。
袁一鶴心進這姑娘不分青紅皂白,這般不可理喻,出手如此狠毒。
心念之中,正要使出「七十二式魚竿」教訓教訓這已失去理智的姑娘。
突然,感到眼前一花,黃天虎提着「蜈蚣毒叟「從柳紅燕的劍光中下落,手胡亂一指,柳紅燕跌坐在地。
這一下來得太突然了。
柳紅燕的狂追猛殺,舞起滿天的劍光,黃天虎這一落,身子剛好落在劍光空隙之中,手指點到柳紅燕的其中一處破綻。
因為柳紅燕功力還不到人候,在黃天虎眼裡更加破綻百出。
柳紅燕防不勝防,仰面跌倒。
事出突然,在場包括袁一鶴在內,四人都臉色大變!
----- ------ --------原來剛才黃天虎感到腹內劇痛,彷彿有物下墜,所以提着「蜈蚣毒叟」趕快飛身到墓地之後。
拉下褲子,『嘩」的一聲,一股惡臭,頓時感到卸下千斤重擔,倍感輕鬆。
正準備提起褲子回到師父身邊,忽然聽到屁股後傳來狗吃屎之聲。
提起褲子,轉身一望,不禁面露駭然之色。
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被他放在身後的「蜈蚣毒叟』正趴在地上大口人口地吞吃他剛拉下的屎,那樣子像吃什麼山珍海味,宮廷珍要。
在黃天虎驚愕之間,「蜈蚣毒叟』已風捲殘雲。狼吞虎咽的將那一堆臭屎吃得一於二凈,正在用舌頭舔粘在草上的尿。
黃天虎初出江湖,見識少,但這卻是使他感到吃驚,江湖上那有如此嗜屎之人!真是不可思議。
舔完屎後,「蜈蚣毒叟』彷彿精神了不少,兩隻小眼晴回復了些神采,抬起頭得意地望着黃天虎。
黃天虎不由覺得一陣噁心。
忽地,「蜈蚣毒叟』突然一躍而起,十指箕張,張開臭嘴向黃天虎撲來。
黃大虎不閃不避,揮掌一劈,『蜈蚣毒叟』肋骨全斷,再次軟軟地躺在地上。
眼神因絕望而灰暗,口冒鮮血哺哺道:
「三個多月我已整整等了三個多月,全完了,全完了!
聽了「蜈蚣毒歲』的自百自語,黃天虎感到心裏一亮,喝問道:
「你等什麼等三個月?」
「蜈蚣毒叟』無意識地答道:」百毒金蟾「被你吞下的『百毒金蟾」,這是絕毒塵景的毒物,天下只有這兩隻,僅有的兩隻,被你吞下去了,你這個雜種!怎麼有這麼好的福氣。」
從語氣中「蜈蚣毒叟』不知道另一隻「百毒金蟾』已被人劫走。
黃天虎聞言,頓時怒氣衝天,走上前去一腳踩向「蜈蚣毒叟』喝道:
「敢罵本小爺,什麼狗屁『百毒金檐』,弄得老子肚子痛得要命。
「蜈蚣毒叟』已被踩得半死,可硬氣得很,沒哼一聲,面目猙獰嘿嘿冷笑道:
「真是傻人有傻福,佛家人言,人生姻緣前定,因因果果,人皆各有,我『蜈蚣毒叟』在此苦心相守,從大漠追至中原,想求得這一武林至寶,沒想到被你不經意地撿了這個便宜。。。。」十邪中的惡魔,居然能說出佛家之語,黃天點甚覺好笑。
「蜈蚣毒叟』知道眼前的年輕人,身懷蓋世神功,自己不是其對手,求生的本能使他再不敢叫罵。
黃天虎不明所以道:
『武林至寶?!」
「蜈蚣毒歲』口氣一軟,討好地說:
「少使,你所吞的『百毒金蟾』世人只知是天下絕毒的毒物,而不知它是一種天地問的異寶,練武之人吞食,與本身的真元之氣合一,不但不畏任何毒物,百毒不侵,而且能將體內的濁氣雜物排出體外,清毒養顏,返老還童,青春永駐,任督二脈自通,直達玄關之L,苦練之後,即能攻通重關,上透泥丸,而臻達馭風飛行,瞬息萬里,以意克故,勁發無形,傷人於百步之外,達到最高無上的玄通化境!」
黃天虎聽了「蜈蚣毒叟』討好的話,一提真氣,果覺體內真氣如海潮洶湧,遊走全身,心想:話有點誇大,但內力激增倒為不虛。
忽然黃天虎門道:
「你在這裡苦等三個月從未離開過?」
「蜈蚣毒叟』搖搖頭。
「那你知不知道誰殺了柳正華?」
「蜈蚣毒叟』沉吟道,
「不是你師父【」
「是誰?!「
「是北漠雙煞。」
黃天虎心裏一喜,面上卻冷峻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
「蜈蚣毒叟』見黃天虎臉上閃過一絲喜色,彷彿看到一線生機,忙不迭道:
「是我親眼所見,是我親眼所見!」
黃天虎眼裡的出驚喜的目光,追問道:
「真是你於眼所見的?!」
『蜈蚣毒叟』受寵若驚道:
「這『百毒金蟾』極喜陰暗,加上鹿門山多產毒蛇,所以我一直追到這裡,伏在墓後苦等了三個多月,就在三個月前,忽然北漠雙煞追着『一劍平』柳正華到大樟樹,柳正華雖是天下三大劍客之一,武功奇高,但怎敵得上北漠雙煞的合力追殺,就這樣,經過一番激戰,柳正華就被北漠雙煞所殺,他們又將一塊玉佩塞在他手裡,提起寶劍就不見了。」
面對殺父仇人,黃天虎本想一劍結果了他的性命。,但想到只有他才能化解師父與柳紅燕之問的誤會,冷聲道:
「隨我去和柳姑娘講清楚?」
說完提着「蜈蚣毒叟』身形疾起。
這當兒,柳紅燕正和師父殺得難捨難分,黃天虎大喝道:
「住手!」
人隨話至,從天而降,一指點倒柳紅燕,說道:
「姑娘這麼不分清紅皂白,不辨是非,憑一塊玉佩就硬說我師父是你親父仇人,十免大武斷了吧,你不覺得如果報錯了仇,你父親在九泉之下會瞑目上?」
柳紅燕站起來,又氣又怒。香目圓睜,銀牙咬唇,瞪着黃天虎,突然眼圈一紅,流下兩行清淚,哭訴道:
「女兒學藝不精,不能親刃仇人,父親,女兒對__不住你」
說完全虹一閃,寶劍往自己脖子上抹去。
柳紅燕確實感到絕望,自己全力以赴攻擊殺父仇人,殺父仇人卻沒還手,自己居然連他的衣角都沒碰到,而被他的徒弟一招擊敗,徒弟如此,師父那還了得,純粹是貓抓老鼠戲弄自己,如其被殺父化人戲弄不如死了算了。
黃天虎反應更快!
柳紅燕剛長劍一閃,黃天虎左手暴長瞅住空隙奪下她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