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神尊》[天目神尊] - 第6章 玄魔秘芨

這時,袁一鶴和阿蘭,阿翠也進入了茅屋。
三人立在門口愣住了,柳紅燕將所發生的一切講與袁一鶴聽,以徵求他的建議。
袁一鶴聽了大驚失色道:
「百年前武林是出了一個玄魔教,此教甚為詭秘,沒有人知道他們總壇設在哪裡,鎮教之寶『玄魔秘芨』是一部上古奇書,所載皆曠古絕學神功,只要練成就足可以傲視武林,稱雄一世,無人能敵!」
黃天虎聽了不以為然,心想:難道比「大目神尊」的「目破心經」還厲害?
柳紅燕接著說道:
「那此書要是被『奪魂神魔』所得。練成絕世奇學,那將會掀起武林一大浩劫!
袁一鶴神色凝重的點頭道:
「對,所以我們必須馬上將藏寶圖奪回。「
柳紅燕和黃天虎這才感到問題的複雜和嚴重的棘手,不是一個簡單的「仇」字。
袁一鶴忽然長嘆一聲道:
『以武功而論,集我三人的力量,看來也非『奪魂神魔』的敵手,完全抱着一腔的憤怒和勇氣,看來此去凶多吉少。」
黃天虎豪氣一生道:
『師父,我就不相信那魔頭長什麼三頭六臂,別說為父母雪仇,就是為了整個武林,我黃天虎一定屠魔。」
柳紅燕柳眉一批道:
「對,我們去拼一拼,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袁一虎見愛徒和柳紅燕神色凜然,豪氣干雲,心裏大喜,心想:後生可畏!但他不知道和他朝夕相處的愛徒之實力已是天下第一的武學奇才了,所以還是不無擔憂道:
「因為這事是關係到武林的前途大事,十邪的魔頭捲土重來說不定就是為了再次稱霸中原武林,所以我們也只好儘力而聽天命。」
柳紅燕道:
「事不宜遲,袁伯伯,我們去摩天嶺吧!」袁一鶴本有八十多歲,但心情開朗,練功不綴。加上「乳峰山」空氣清新,所以看上去像五六十歲的人,該稱他爺爺的柳紅燕,卻自稱他為袁伯伯。
袁一鶴樂於接受,聽得心裏笑眯眯的。
說干就干,五人便向摩天嶺趕去
經過兩天的跋涉,在黃昏之時,老少五人才到摩天嶺山下的青石鎮上。
夕陽西下,暮霆出現,華燈初上,天空中的倦鳥瞅瞅的叫個不停。
天,似黑十黑,凌厲寒風陣陣吹拂,將五人長途跋涉的疲憊吹得一乾二淨,精神感到一爽。
青石鎮不大,東西走向,不過四五百十的街面,但官道穿街而過,所以地理位置很重要,南來北往的商旅都在這裡歇腳。
街上往來客商川流不息,頗為熱鬧,所以酒樓、旅館的生意特好。
尤其這幾天,青石鎮顯得有點特別,與往日不一樣。
細心的人就會發現,最近幾天,鎮上忽然來了許多帶着兵器的江湖豪客,個個行蹤詭秘,向北匆匆而去。
這麼多江湖人物忽然出現在這個鎮上,決非偶然,肯定在北面發生了什麼不尋常的事情究竟發生什麼事情,會不會與「奪魂神魔」的藏寶圖有關?
袁一鶴想到這裡,暗忖道:江湖上酒店和茶樓是探聽消息的最好去處,反正肚子也餓了,何不找一家酒店歇歇腳,帶着打探一些消息。
主意一定,朗聲說道:「孩子們,我們就在這條街上找一家酒店落腳吃飯吧!「黃天虎久住深山,在這熱鬧繁華的小鎮,真使他目不暇接,如豬八戒進廚房—一樣樣新鮮,街上飄來的酒菜香早就使他口水大流,聽師父要在酒店住宿,竟當街叫起來:
「師父英明,師父英明。」
柳紅燕見他忘乎所以的高興勁兒,別了他一眼道:
「土包子,就是貪吃。」
黃天虎笑道:
「肉包子不知土包子飢」
阿蘭和阿翠抿嘴竊笑,柳紅燕俏臉排紅對袁一鶴道:
「袁伯伯,虎哥哥欺負我!」
袁一鶴虎着臉,翹起鬍子道:
「誰敢欺負燕兒,等一下叫他好受,罰他吃五斤牛肉,五碗飯,喝十斤酒,將他變成牛肉飯酒包子!』
柳紅燕瞑道:
「還都是吃的,真是有其師必有其徒!」
黃天虎和袁一鶴相視大笑。
五人笑逐顏開,像一家人。
黃天虎眼睛四處亂瞧,突然興奮地叫道:
「嗯,就是那家!」
他手指臨街最大最醒目的一家酒樓:「醉仙樓」三個筆走龍蛇的金漆大字招牌,人來人往,門庭若市。
夜幕降臨,「醉仙樓」里燈火通明,裏面座位爆滿,小二吃五喝六,店主滿面春風笑容可掬,一副發財的嘴臉。
五人一進,就知道**爺來了,因為五人中,柳紅燕和兩位侍女衣着華麗,氣度不凡,一看就知見過「生猛海鮮」大世面的主兒,店王滿臉堆笑道:
「五位客官裏面請!小二,先給五位客官上壺好茶。」
店夥計忙騰出了一張桌子,送上熱茶,討好的問柳紅燕道:
「大小姐,要點什麼?」
柳紅燕笑道:
「給我切五斤牛肉,兩壇酒,豬耳朵,爆豬蹄,清蒸曼魚」
袁一鶴和黃天虎相顧咋舌:「天啊,她來真的,這些菜可有滿滿的一桌,想撐死我倆。」
店小二高興的唱諾道:
「好咧。客官,你們稍等,馬上就好。」
黃天虎搓着手,要大幹一場的樣子說道:
「哼,想撐死我黃天虎?沒那麼容易,我外號叫『江湖飯客』。」
柳紅燕看得高興,「撲嗤』一笑,正準備反唇相譏,樓梯「咯咯咯」聲響,上來兩個一紅一綠的奇裝老叟,忙將話吞到肚子里打住。
一個男人穿大紅大綠就是少見,何況是兩個上年紀的老人。
眾皆側目而視。兩位老叟將怪眼一翻,那神情頗嚇人,眾人忙埋頭吃飯,兩人昂首挺胸,闊步走到一張坐着兩人的桌上兇巴巴的一坐,叫道:
「給老子端雞上酒。」
說完手一掃,將桌上已有的幾碟菜和酒嘩啦啦地掃在地上,對縮在一旁的兩人喝道:
「還不快滾?」
那兩個人是公子哥般打扮,哪見到過如此上火的老人,其中一個跳起來喝道:
「老狗,怎這般囂張?」
說完揮拳就打,看架式會一點武功,剛一舉拳,突然覺得身子已被抓起,只聽見窗戶嘩啦聲響。人已被摔了出去。
剩下的那個,哪還敢動,忙道:
「大爺,你坐,你坐!」
兩位怪老人辣辣的坐下,滿臉兇相,一拍桌子叫道:
「娘希匹,怎麼這麼慢!」
小二忙喊道:
「來了!來了!」
不一會兒,就端了兩盤燒雞和兩壇酒,恭敬送上。
黃天虎心想:「他媽的。鬼怕惡人,我比他先來,居然還沒吃到嘴,也準備一拍桌子大罵。」
知徒莫如師,袁一鶴喝上他出聲,用手指沾茶,在桌上寫出道:
「小心!嶺南三怪。」
黃天虎和柳紅燕都知道「嶺南三怪」這個名頭。
在「乳峰山」閑逛時,袁一鶴給黃天虎講些武林成名人物。柳紅燕也聽父親講過。
三怪為嶺南三霸,是同胞三兄弟,老大周日,老二周月,老三周星,皆有一身驚人武學,性情古怪,脾氣火爆。
兄弟三人出入總是秤不離現形影不離,一遇敵手,不管是一個還是一群,都是三人齊上。
三怪雖名列十邪,但比較而言,是怪而不邪,歹而不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