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神尊》[天目神尊] - 第7章 南嶺三怪

兩人也有十五六歲對男女之事蒙朦朧朧,跟着小姐神情的變化,也興奮不已,樂此不彼,這叫少年不識愁滋味,未賦新得強說愁。
正在四人各懷心思時,忽然梯口黃影一閃,出現了一個身着黃衣的老界,裝束怪異,與周月、周星一樣,不用說,這就是三怪中的老大:周日。
怪就是怪,好生的樓梯不上,飛縱上來。
周日剛一現身,周月和周星立即放下雞腿,站起來同聲道:
「大哥,快來吃雞喝酒!」
周月回頭大聲叫道:
「小二,快送一隻大雞和一壇酒來。」
小二應聲,不一會「蹬蹬蹬」送了上來,因為目睹過周月將人從窗戶扔到街上,哪還敢怠慢。
黃天虎想,原來三怪個個吃鳴!小二真像我的奶媽王額母虎,打打幾下就服服貼貼,想到這裡,嘴角浮出一片笑意。
忽然又不由自主地望着角落的美書生,那書生正舉杯沾唇淺飲,神情悠閑從容,俊面含水地看着黃大虎,兩人眼光撞了一個正着,書生馬上俊面緋紅。
黃天虎差點哈哈大笑,那有如此害羞的男人,對他圓睜虎眼,作個兇相吐着舌頭嚇嚇他,那書生忽而格格一笑,別過臉去。
儘管脆笑很低,但聽在黃天虎的耳朵里妙不可言,心道:這麼好聽,這書生是唱戲的。
黃天虎不由痴痴地望着他,那書生一回頭,黃天虎痴痴地看着他,以為看出他的什麼破綻,給他一驚,可再看,發覺黃天虎的眼裡那麼無邪的單純,黑白分明的虎目不含一絲塵世雜念,純粹是一種惡作劇的好玩。
難道他不食人間煙火?要麼不譜世事,哪有這麼超凡脫俗的少年!
世事在他眼裡如一張白紙,他的眼光永遠是真誠和無邪的。
看到這一點,那書生不再署羞,反而感到特別的可愛可親,於是一呶嘴,伸出蔥指指指三怪,眼睛調皮的一眨一眨。
黃天虎露出虎牙一笑,點點頭,豎起大拇指對書生翹了兩翹。
也不知是說哥倆好,還是說你真美。
回過頭看周日微一點頭,扯張椅子,大刺刺地坐下,道:
「來,我們兄弟三人喝一杯I」
周月道:
「大哥,這叫嶺南三兄弟,煮酒論英雄。」
周日嘿嘿怪笑,怪眼一翻一掃道:
「我們兄弟三個,哪個不是英雄?還要煮酒來論,來,干!」說完脖子一仰,咕了一大口,酒罈的酒從嘴角滴滴咯咯地掉在桌上。
周星低聲,樣子詭秘道:
「大哥!情況怎麼樣?」
周日臉放紅光,左手在大腿上一拍,右手指着周星叫道:
「嘿!三弟真是孔明再世,張良再生,果然不出你所料!」
黃天虎心想:這三人怎麼都是一樣的貨色!互相吹捧得如此自然。
周星和周月赴快拉動椅子,坐攏,一臉相詢之色,周日接着道:
「如三弟所料,黑白兩道上的知名高手幾乎都來了,連點蒼派掌門『無影劍』方德勝和兩位師弟『雲中劍』吳浩、『隨形劍』孔亮,以及青城派掌門『霸王縱胡大海、『西天五殺』『屠龍門』掌門人『聖手屠天』謝蒼天,甚至連『六合神教』的正副教主『陰陽臉』史百川與『煤血淫狐』白玉媚率教下的四大護法和六大堂主都到了----還有許多尚在途中,這次真是盛況空前。定會熱鬧非凡。」
三人聽「嶺南三怪」老大周日這麼一說,全都大吃一驚。
天啊!這不是開武林大會么。
柳紅燕秀眉緊鎖,心想要奪回我父親的藏寶閣,除非打敗各派高手,否則,簡直比登天還難。
周星搖着頭接周日的話說道:
「武林黑白兩道及各派高手雲集摩天嶺,早在我神機妙算之中,我想不但熱鬧,而且是一次武功與計謀的較量。」
周月興奮道:
「憑三弟的計謀,合我們兄弟的神功內力,試看天下有誰能敵!」
周星看了看周月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反而語調一暗道:
「兩位哥哥,儘管如此,但我們這次不遠萬里來到摩天嶺,一定要慎重行民不要着了老魔頭的道了。」
「嶺南三怪」數三怪周星最有心計,老大和老二向來對他言聽計從,所以遇到什麼大決策,都得靠周星拿主意,碰到棘手的事惰,由周星安排應付之策,然後再由老大周日帶頭行動。
見周星面有憂色,老大周日忙俯首急道:
「我們兄弟三人總不能看到『玄魔秘芨』落於武林鼠輩的手裡吧?」
周星嘿嘿乾笑道:
「怎麼不奪,雖說我們兄弟三人武功己出神入化,傲視天下,但『玄魔秘芨』所載的都是曠古絕學,這樣的奇書,我們兄弟三人不奪,誰奪?!」
大怪和二怪登時來了精神,紅光滿面,臉成豬肝色,周月問道:
「那我們應如何行動?」
周星壓低噪子向大怪和二怪低下頭,貼看耳。
黃天虎卻聽得一清二楚,彷彿三怪伏在自己耳邊說話一樣,只見三怪極輕聲說道:
「我兄弟三人應見機行事,不見兔子不撒鷹,不到關鍵時刻不要冒然出手,先隱伏一旁等老魔頭顯身。
周日趴在桌上點頭道:
「對,對,對三弟高見,我們要見機行事,乘虛而入。」
袁一鶴看三怪真刀真槍的干過,知道三人武功自成一家,可謂莫測高深,儘管有些吹捧說大話,不過也頗多心機,不可輕視。
而黃天虎心裏卻不這麼想,江湖人也真的狡詐百出,如山上的狐狸,真不知這些腦袋成天裝着什麼,機關算盡,年紀一大把,還你爭我奪,自鳴得意,真是無聊。
懶洋洋地回頭看書生。
『哼!」人已不見了,桌上還剩下一大半菜。
黃天虎大吃一驚,憑他現在的內力神功,稍有風吹草動,他就知道,怎麼這書生走得無聲無息,神不知,鬼不覺,顯然是乘大家凝神聽三怪談話,從窗戶溜走的。
真是匪夷所思。
柳紅燕見黃天虎面露驚異之色,以為他是聽到三怪談什麼話所至。
因為三怪低下聲附耳說話,她功力不能聽到,只斷斷續續地聽到周星說什麼鷹、兔、隱一顯身什麼的,心想,這談話肯定與藏寶圖有關,等一下再問虎哥哥。
三怪吃完三隻雞,喝於三壇酒,談些江湖上孤男寡女的艷事,然後站起身拿着鋼叉,傲然向外走。
店小二忙站在樓梯口,點頭哈腰道:
「三位大爺,你們的飯錢已算好了-----一共是--」
三怪立在樓梯口,大怪在前面鼠眼一翻,嘿嘿怪笑道:
「小鬼,一共是多少?」
「大爺,一共是一兩三錢!
「好,給你!」大怪伸過手去。
小二忙雙手捧着,突然大怪手一揚,只聽見「**」三耳光,接着店小—「啊」的一聲從樓梯搖了下去。
大怪叫道:「一兩三錢,給你三耳光,老子三人從嶺南到這裡,還不知服帳啥樣,找老子要飯錢,簡直荒唐」
三人昂然下樓,大怪還一路憤憤架梁不休,似乎那夥計犯了一個大錯誤,一個不該犯的錯誤。
黃天點最看不慣這些所謂的武林高手強制耍蠻橫,但看到小二那欺軟怕硬的奴才相,心裏也感到坦然。
柳紅燕也有同感,嬌聲道:
「奴才該打!」
再一看桌上,五斤牛肉果然吃得精光,兩壇十斤裝的酒也喝得滴酒不剩,心想:你也真能吃能喝,可惜就是沒留意他吃幾碗飯,突然問道:
「虎哥哥,你吃了幾碗飯?」
黃天虎一愕,旋即明白。心想:怎麼這麼認真較勁,忽然滿臉委屈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