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神尊》[天目神尊] - 第8章 傾城雙艷

兩個女孩正各懷心機平靜談笑,但心裏卻是刀光劍影----黃天虎在一旁不明所以地看看過個,望望那個,覺得兩人各有千秋,柳紅燕的纖柔溫靜,葉青青美得大方火辣,於是笑道:
「你們兩個,一個羞花沉魚,一個閉月落雁。」
阿翠奇道:
「怎麼個羞花沉魚,閉月落雁?」
黃天虎笑道:
「燕妹是只傾國傾城的燕子,飛到天上嚇得月亮躲起來,大雁自慚形穢就從天上掉下來了,青妹妹是絕色無雙的花兒,無論多美的花兒也羞得無地自容,那魚兒更不用說,連忙沉到水底。」
柳紅燕一理雲鬢,俏眼一瞪,對黃天虎嗔道:
「誰是你的青妹,你自作主張,人家認不認你這個哥哥還不一定呢?」
黃天虎一時語塞,心道:『你可以叫,我就不能叫!」
只聽葉青青低着頭,小聲道:
「我比虎哥哥年紀小,應先稱呼他的!」
說著走到袁一鶴面前福了一福,脆生叫道:
「袁伯伯好!
袁一鶴一招鬍子「呵呵」笑道:
「葉姑娘太客氣了。
葉青青微一轉身,秋波一轉,紅臉瞅了黃天虎一眼,道,「虎哥哥!」
黃天虎頓時手足無措,隨即又玩世不恭道:
「青妹平身!」
柳紅燕在旁邊嗔道:
「臭美!」
說完拉過葉青青,兩人俏生生地站在一起,兩人相視一笑,像嬌花照月,柳紅燕心裏格登一下,心想:「這青妹妹的眼神怎麼跟我看虎哥哥眼神一樣?」
正要問話,只見黃天虎和葉青青同時色變,黃天虎噓聲道:
「三怪來了!」
葉青青的內功和黃天虎不差上下,但目力還不及黃天虎,所以她只聽到三匹馬風馳而來,並不能看到馬上的是什麼人。
一會兒,袁一鶴和柳紅燕才聽到疾風驟雨的馬蹄聲。
愕然間,六人趕快迴避到小道一邊,隨着「噓」的一聲,紅、黃、綠三怪勒馬停在六人前面!
----- ------ ---------到底是十邪中的人物,三怪在小道上一字排開,將小道排得滿滿的,六隻鼠眼精光暴射,看到柳紅燕和頭髮已解開的葉青青,三怪同時怪叫一聲。
大怪周日怪叫道:
「我『嶺南三怪』嘗鮮無數,可從沒見過這麼水靈標緻的---」
柳紅燕長劍一擺,飛身沖向周日的嘴巴,嬌喝道:「恬不知恥!」
柳紅燕在「醉仙樓」,聽到三怪毫不知恥,肆無忌憚的談論江湖男女艷事,心裏像吞了一隻蒼蠅,特別反感,這次見三怪的鼠眼放着淫光,哪裡受得了,所以揮劍就刺。
她激憤之下,那裡知道三怪的厲害。
大怪周日桀桀怪笑道:
「好!好一個投懷送抱!」
說著不避不讓,雙手暴長。直拿柳紅燕脈門。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大怪周日這一伸手,拿捏柳紅燕「合各穴」恰到好處。眼看就要得手,突然只見藍影一晃,接着「**」三聲悶響,黃天虎嘻皮笑臉的說道:
「小鬼,爺爺給你三耳光教訓教訓你,什麼叫投懷送抱,簡直不懂,板桶!」
除了葉青青之外,誰也不知黃天虎使的什麼手法,甚至感覺到他身子動也沒動,大怪猛地一個筋斗從馬上栽了下來,摔了個狗啃屎,好半天從地上爬起來,腮幫子已腫起老高,鮮血帶着泥巴,嗚嗚有聲,不知在講什麼。
周月和周星還沒反應過來,立在馬上駭然不已,大眼瞪小眼。
袁一鶴沒看狼狽萬分的周日。而是瞪着眼睛驚異地看着愛徒,好像陡然間不認得似的。
心想:憑自己數十年的功力,想從容地甩三怪三個嘴巴,除非三怪睡著了,與自已朝夕相處的虎兒如此不可思議之舉,決非偶然,也不是偷襲,而是身負絕世武功。
可虎兒從未離開自己一步的啊!怎可有如此神功絕學,既然吞了「百毒金蟾』也只能增長內力,但虎兒的出招之間全是敵人所不能反抗,不勝防的部位。
看似不經意,實乃滲透絕招,才能一擊成功。
二怪和三怪回過神後,立即跳下馬,扶住大怪,關切地問道:
「大哥,你沒事吧!」
大怪周日挪動嘴巴吐出了兩顆門牙,就是沒講一句話,驚恐地看着黃天虎。
像這樣面對面被人連甩三個巴掌,而還沒看到對方使用什麼手法的事,對三怪來說還是頭一遭。
周星一點脾氣也沒有地問道:
『少---少俠,是那條道上的?」
一般的,三怪自恃武功高強,很少把別人放在里,將年紀小的統稱小鬼,但對打了他大哥三巴掌的黃天虎稱小鬼似乎不合適,所以改稱少俠。
黃天虎笑道:
「本少俠是通往懷縣的小道上。」
這不倫不類的回答,惹得柳紅燕等四個女孩吃吃而笑。
三怪好不尷尬,周星鼠眼一轉,突然桔皮的老臉露出怪笑道:
「那少俠是不是和這位姑娘一條道上的?哦,不知道是不是朋友?」
黃天虎歪着頭問道: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周星陰側惻地道:
「我想這是一場誤會,其實我們兄弟三人是為這白衣小鬼的馬而來,是不是一」
周星見黃天虎虎頭虎腦,骨子裡沒一點正經,好像是剛出道的,沒一點江湖閱歷,只是手法怪異而已,但也不知他真實武功,最好別惹他,等知道他底細再說。
這次三怪是為奪葉青青的汗血寶馬而來,像她一個又靜女孩,只要沒幫手,那馬還不是我三怪的?」
為了以防節外生枝,所以先把黃天虎撇在一邊,矛頭指向葉青青,柿子揀軟的捏。
葉青青跨前一步,笑吟吟地道:
「我不認識他們,他們也不認識我,怎麼樣?滿意了吧!」
周星嘿嘿一笑道:
「是這樣的小鬼,我兄弟三人有點急事,想借你的馬用一下。」
葉青青甜笑依然,漫不經心的問道:
「你認識我嗎?」
「不認識。」
「你們也太不懂道規了,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向一個陌生借馬呢?」
站在一邊的周月見大哥被打,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心想:這小子有點怪,但我們兄弟三人可是十邪七三』三怪合力這小子死定了。早就想衝上去給黃天虎三個耳光,但心中沒底,所以站在那裡猶疑不決,聽見葉青青在討價還價,哆里哆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