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者,人類的最終希望》[挑戰者,人類的最終希望] - 第002章 收到一張邀請函

晚上八點鐘。

端木偉回到自己家,一處靠近市區邊緣位於郊區的公寓,手中拎着裝有肉跟蔬菜的大袋子,只能自己做飯菜,因為被人搞砸了攤子,所以跟隔壁阿姨鬧掰了,以為他想卷東西跟錢跑路,端木偉也是無語,一點格局都沒有。

一條鱸魚打算做清蒸,再炒根白蘿蔔。

端木偉開始忙碌起來,心裏全是「曾經這個端木偉」的委屈。

他輟學後來到這個陌生城市四年,憑藉著自己努力跟學習,累積下一份月收入可觀的工作,未來也將更好。

可是全沒了。

端木偉現在個人賬戶的餘額只剩下1000,剛交了半年一次的房租,明天他就決定放下身段,先進廠擰螺絲。

鈴鈴鐺……

忽然,門鈴不知道為什麼響起了。

正在餐桌前準備大飽口福的端木偉愣住,有人?可現在沒什麼聯繫的人,也沒認識的人,怎麼會有人在晚上敲別人門….

「莫非是阿姨來道歉了?」

「不對,繼承的記憶了,那個阿姨可是很高冷的,並且最重要敲門都會直呼名字……」

「我去,莫非是踩點小偷?」

端木偉心中一驚,不由自主僵住,想着該如何面對,能考慮到的最好方式就是報警,可不確定情況未免小題大做了。

畢竟人家都還沒摸進來。

十幾秒後,鈴聲結束了,陌生人最後長按了一下,彷彿提醒裏面的人,別忘記有人來過。

「應該走了……」端木偉慢步靠近門口。

因為沒有貓眼,他直接就轉動了門把。

雖然心裏忐忑,可他好歹是個人,對方總不能當面打劫吧。

回顧一圈,卻空無一人,只是地面多出一個快遞箱,包裝是速運,表面只有收件人姓名跟地址。

端木偉回到房後,就有些摸不着頭腦了。

誰會給他寄快遞?

快遞箱子有些輕,但挺大。

拆開後,裏面是被黑膠帶纏繞完完整整的泡沫箱子,然後那裏面是一個黑不溜秋的手錶,通體全黑,連錶帶連接處的小螺絲都被染色。

鏡面是塊質感優良的玻璃,觸摸沒反應,側面有按鍵,但摁了沒反應,是塊智能手錶,美感十足。

端木偉微微欣賞。

對疑似白嫖到的東西,他毫不客氣戴着嘗試。

結果立馬咔嚓一聲,錶帶自動扣死,並且聽到彈射音,一根長針的物體直接戳穿了端木偉前臂手腕手骨。

就跟出膛子彈般恐怖!

「我靠…..」

這突然的情況,疼得端木偉大汗淋漓,嘴裏口吐芬芳,牙齒止不住上下打磨,血液嘩啦啦流到地面上。

「什麼鬼東西,送來禍害人的吧??」端木偉倒吸五六口涼氣,表情驚恐又不知所措。

他想去拿酒精跟繃帶,又報警,想打救護車。

這時候房門那裡傳來咔嚓聲,被解開了,隨之一道身影推門而入,那傢伙戴着一張唬人的白臉面具掩人耳目,一進來就打量起端木偉。

他是個男的,身高挺拔,穿着還挺時髦,是個青年。

「呵呵,我來送一份邀請函,希望你能識趣的來。」

那人冷笑一聲便轉身而離開。

端木偉當時就傻了,這什麼人啊這,不是他有毛病,就是那個人有毛病!這個時候應該追出去暴打那人一頓的。

只是實在是太痛了。

緩了很久,直到被刺穿的手腕傳來酥**麻的感覺,情況才就此有好轉。

期間端木偉是一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