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者,人類的最終希望》[挑戰者,人類的最終希望] - 第009章 出發日與放假日

「喂,都把衣服穿起來,看看合適不合適,需要改進就去找那杜鹿說說。」

冷冰冰語氣的徐風,走到眾人身前。

他打量着一行人,忽然笑了。

「你是端木偉,信息上寫的。現在為什麼不穿起衣服,難道不想去鋼鐵高牆之後完成任務嗎?或者慫了想當逃兵?」

徐風咧嘴冷笑,「呵呵,需知道一點,即可判監禁罪。」

端木偉一張沒情緒的死人臉看向面前的徐風,後緩緩開口:「我有想過退出,但沒說不去執行任務,既然成為了正式的挑戰者,就你少找我麻煩。」

「儘管我是新人。」端木偉心態有些不好,所以語氣不好。

徐風也不生氣,只能依然冷冷的笑,隨後才慢悠悠說道:「你們不是正式挑戰者,選拔的最後一幕,是完成一次挑戰者才能完成的鋼鐵高牆任務,這樣才能成為挑戰者。」

「另外,人很脆弱,你們這種新人則很弱。」徐風就看着端木偉說。

他在眾多都不友善的目光下,一個手掌緩緩升起,朝着旁邊桌角就是拍下,咔嚓一聲,齏粉亂飛,被打碎了。

這讓很多人都臉色更不好。

雖然證實挑戰者並不是普通人身份,本身具有一定特殊性,可現在也代表鋼鐵高牆之後肯定特別危險。

…..

在平房被「看管」兩三個小時後,很多人走出來時心態都爆炸了,有人發現連飛機票,火車票等交通工具都沒法乘坐了。

更有人說自己要找個山裡躲起來,才不去送死。

端木偉將他們的種種都看在眼裡,不由看看自己手腕處的黑色智能手錶,與其說通訊器,不如說「電子鐐銬」。

「一起走嗎?我開了車來,應該就在附近馬路上。」

被「平房基地」工作人員指出離開方向後,一群人結伴走在一條僻靜兩側都是樹木的隱蔽公路上。

方逸靠近了端木偉,提議着。

有方便也沒拒絕,端木偉點了點頭,看向他時注意到其身旁的那個叫蘇箐的女孩,發現這人沒一點負面情緒,倒是有些意外。

「額….」方逸察覺到了,小聲在端木偉耳旁說道:「她叫蘇箐,應該在提問時聽到過名字,我曾經去過一個學校當教官,她是裏面的學生。」

「其實她家裡有親屬是挑戰者。」

這話一出,端木偉目光頓時狐疑了起來,看向蘇箐彷彿在說你神經病啊?專門跑來送死?

沒聽劉專員隱晦表示某種意義上來說「你們挑戰者的確是犧牲品」?

「你看着我幹嘛?有毛病。」正低頭邊走邊玩手機的蘇箐,抬起了頭,直視着端木偉發問。

端木偉側過頭去說了聲,「沒什麼。」

他接受了一件事實,自己沒法逃避成為挑戰者去鋼鐵高牆後執行任務,為了人類與科學的大義,來自己奉獻生命。

一切只能怪運氣不好,借據了原本跳河後可能死透的「端木偉」重生。

……步行十幾分鐘。

一行三人坐上了方逸的汽車,一輛黑色低調的新能源汽車,在裏面還蠻舒服,冷櫃裏面放着幾瓶飲料,喝着夠解壓。

回到家裡公寓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