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身狂醫》[貼身狂醫] - 第2章

第2章

「我靠!」

陳言嚇一大跳,條件反射朝前面飛縱。

法拉利跑車跟他擦身而過,一頭撞在旁邊一家商戶的牆上,車頭都快散架了。

陳言本就氣結鬱悶,有氣無處發泄,現在差點被撞死,更是怒火攻心。

「喂,你眼睛長屁股上了,怎麼開車的?」

「你是想殺人吧?」

陳言衝上去,透過已經破碎掉落的車窗,看到裏面開車的是個年輕女子,穿一身紅色旗袍,栗色長發簡單挽了個髮髻,臉廓精緻細膩,玉面芙蓉如牛奶凝脂。

「哇,這麼漂亮?」

即便陳言怒氣衝天,但看清楚眼前女子的容貌,也是微微一滯,內心驚嘆。

王雅舒算漂亮了,在學校還是校花之一,但和眼前的女子一比,直接落了一大截。

女子側頭看過來,眼睛虛睜,但很快就沉沉閉上,一頭趴在了方向盤上。

她暈過去了。

「喂,喂,你怎麼樣?醒醒,別睡啊!」

陳言是江州醫院急診科的實習醫生,出於本能使命感,他馬上忘記剛才的怒火,拉開車門,把女子抱了出來。

結果一檢查,發現沒什麼明顯傷,可為什麼昏迷?

「喂,燕姐,我這邊發生一起車禍,你們到哪了?快點過來接一下人!」陳言馬上打電話給同事柳燕。

幾個人分開沒多久,救護車本就沒開多遠。

很快就趕到了現場。

「哇,這美女誰啊?還開着限量級法拉利,這車超貴的!」同行男醫生趙永剛瞪着眼睛說道,「陳言,你可以啊,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一來就是個天仙級的。」

陳言這時已經把旗袍女子抱出車門:「你別損了,快點幫忙,抬上救護車,我差點被她撞死。」

趙永剛道:「這車怎麼辦?」

柳燕道:「我打電話報警……等等,把她包拿上。」

……

「嗚嗚,嗚嗚……」

救護車上,旗袍女子躺在急救床上,依舊沒有蘇醒。

柳燕說道:「不應該啊,撞的也不算特別嚴重,怎麼會昏迷不醒?難道是……顱內出血?」

可是,急救車上沒有檢查的儀器,只能靠猜。

這時,陳言忽然伸出手,抓住了旗袍女子雪白如酥的手腕——

把脈!

柳燕愣了一下,道:「陳言,你幹嘛?你什麼時候會給人把脈了?」

趙永剛道:「啥把脈啊,把妹還差不多,他根本沒學過中醫,這小子,是看人家漂亮,趁機揩油吧?」

陳言沒說話,也沒放手。

直到又過了十秒鐘左右,才皺眉道:「她中毒了?!」

「中毒?你別搞笑了,她是車禍!」

「把個脈就能看出她是中毒,醫院的秦老都沒這本事,你就別逗了。」

趙永剛和柳燕根本就不相信。

陳言自己都有點不信,但是……之前突然湧入的信息那麼真實清晰,他沒學過中醫,腦海中卻翻騰着各種中醫知識,就好像他早就爛熟於心,成了一種本能。

他剛才把脈,不但把出她是中毒,更判斷出,她中的是一種叫「鵝冠花」的毒。

此毒,入腦,惑神,至昏迷。

所以這才是車禍的真正原因。

但是……

「我真有這樣的本事嗎?」

「還是……是我的幻覺?」

柳燕從急救包里拿出碘酒棉花,給陳言處理傷口,但是,驚奇的一幕出現了。

「咦,陳言,你的傷口呢?剛才明明被你女朋友開瓢了啊,我怎麼找不到傷口?」

「是嗎?怎麼會……」

陳言摸了摸,真的沒摸到。

難道,也是因為剛才……

他摸了**口的玉佩,若有所思。

沒多久。

江州醫院到了。

三個人推着昏迷女子,剛剛進入急診科大門,迎面就被一個中年男人攔住了,正是急診科主任,顧自航。

「陳言!」

顧自航陰沉着臉,指着陳言的鼻子大吼一聲,「你個人渣敗類,害群之馬,你在外面幹了什麼,你還有什麼臉進我的急診科?滾蛋,馬上給我滾,你被開除了!」

什麼?

陳言愣住了,一臉懵比,自己今天就出了一趟急診,就是王雅舒的這次,能幹什麼壞事?

「主任,我沒做什麼吧?」

「還狡辯?讓你出去幹什麼的,讓你出去救人的,結果呢,你把人給打了,你是醫生還是流氓?我們醫院容不下你這樣的敗類,滾!」

顧自航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