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身狂醫》[貼身狂醫] - 第4章

第4章

全場,一片死寂!

每個人都死死忍着臉上快要控制不住的表情。

趙永剛更是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完了,完了,這哥們剛被戴了綠帽子,刺激的精神不正常了,這種事情怎麼能說出來,大好的機會啊……」

林語晨咬牙切齒,眼神噴火。

長這麼大,第一次感覺到了芒刺在背,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偏偏,陳言又弱弱的問了一句:「我說的對不對?」

因為,他對自己的判斷也不自信啊,莫名其妙得來的手段,剛才為自己算命,還算出個大笑話。

林語晨能說對嗎?

她第一次有了想咬死一個男人的衝動。

終於,院長開口了,嚴厲說道:「陳言,不可胡說八道,褻瀆了林秘書,馬上給林秘書道歉。」

但是……

林語晨卻一擺手,道:「讓他給二小姐治病。」

什麼?

眾人表情紛紛震驚。

林秘書不但沒有發飆,反而讓陳言治病。

所以,大姨媽是真的,痔瘡,也是真的……

陳言道:「我需要九根銀針。」

聽到這個要求的趙永剛,差點又瘋魔了,他跟陳言是大學同學,關係一直比較好,但他非常確定,陳言真的沒學過中醫,現在他不但會把脈,還要用銀針給病人解毒,這個人,真的是陳言嗎?

秦老站出來:「小友,我身上就帶着銀針。」

秦老對陳言的稱呼都變了,畢竟,能把脈把出痔瘡的,他自問也沒這本事。

拿到了九根銀針,消毒。

站在王紅鸞的病床前,陳言卻坐蠟了。

因為根據記憶,他現在施展的這套針法叫「氣針拔毒」,需要用到真氣;可是,真氣,那是什麼玩意兒?他根本沒見過啊!

是武俠小說裏面的內功嗎?

一念及此,陳言忽然感覺胸口位置莫名一燙,緊接着有一股熱浪遍布全身,一個名詞在腦海中跳了出來——

《邪醫內經》!

啥玩意?

陳言驚呆了,連名字都這麼邪門。

顧自航怎麼看陳言都感覺一百萬分的不爽,特別是想到如果治壞了,甚至把王二小姐弄死了,他這個急診科主任是不是要背鍋?於是大聲開口:「陳言,你到底會不會?是不是連針灸都沒摸過?林秘書啊,這傢伙真的不會中醫……」

林語晨很不耐煩:「你給我閉嘴。」

顧自航神情一頓,瓮聲道:「那如果治出個好歹,可不關我的事,事後別賴在我的頭上,這個陳言,早就被我開除了。」

陳言微微閉眼,再睜開時,身上的氣質都變得不一樣。

他冷冷的朝顧自航斜了一眼,迅速出手。

「唰唰唰……」

別人都還沒看清楚他是怎麼施針的,九根銀針就已經全部插到了王紅鸞的腦袋上。

每個人都被嚇了一跳。

這她娘的,是在變魔術嗎?

太快了。

之後,陳言的手指,在每一根銀針的上面都點了一點,這些銀針全都震顫着,以各自不同的軌跡運動起來。

別人看不出水平。

邊上的秦老瞬間瞪大眼睛,更是將一副老花鏡架在了鼻子上,一邊看,一邊驚嘆——

「天哪,這是神龍擺尾!」

「天哪,這難道是……百鳥朝鳳?」

「我的天哪,這,這,這莫非是傳說中的,無中生有?」

陳言這九針拔毒,每一針的手法都不一樣,秦老連喊三聲天哪,是因為他看懂了三種,這三種都是針灸手法中的珍品,已經極少有人能使用,而剩下的六針,他更是從未見過。

看到秦老的驚呼,林語晨美眸中閃過一道光彩,對陳言的醫術,更多了三分信心。

兩分鐘不到。

陳言就把九根銀針拔了出來。

每一根針,都變成了黑色。

在離針的下一秒,王紅鸞眼皮子一抖,醒了過來。

「醒了,醒了,真的救醒了!」

「這針灸,好厲害!」

隨着王紅鸞的醒來,眾人都鬆了口氣,看向陳言的目光,也多了一些佩服,特別是秦老,眼中有光,像看見了絕世寶貝。

而柳燕和趙永剛,彷彿第一次認識陳言。

「我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