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身狂醫》[貼身狂醫] - 第5章

第5章

被人下毒這件事,讓王紅鸞和林語晨,不得不提高警惕,這一次是運氣好,沒死,但不保證下一次也安然渡過。

「晨姐,你覺得會是誰要害我?」王紅鸞說道,她眼神低垂,但實則很憤怒。

林語晨道:「我有個念頭,但不敢說出來。」

王紅鸞道:「儘管說,我差點就死了,還需要顧慮什麼情感嗎?你是不是懷疑我兩位兄長?」

林語晨道:「我想不出還能有誰?」

王紅鸞絕美的容顏上,出現少有的戾氣:「我要證據,這樣才能將他們踢出這場賭局。」

林語晨道:「希望這個陳言,不會讓我們失望。」

兩女隨後準備離開醫院。

結果正在這個時候,王雅舒一家找了過來,王家人姿態放得很低,各種阿諛奉承,特別是王雅舒,左一聲小姑姑,右一聲小姑姑,就差跪在地上捧臭腳了。

王紅鸞本就心煩,這下更煩了。

擺擺手道:「你們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也是剛剛接手江南葯業,王雅舒,你要是真想來公司幫忙,可以先去業務部,熟悉情況之後,再作安排。」

王雅舒喜笑顏開:「願意,我當然願意,能給小姑姑出一份力,上刀山下油鍋,我都不皺一點眉頭。」

王紅鸞揮揮手:「那先這樣,我們還有事。」

王雅舒殷勤道:「小姑姑,我送你。」

……

這一邊。

陳言離開醫院不久,就接到趙永剛的電話,他和柳燕都找來了,對於他突然像被鬼附身,有了一身驚天地泣鬼神的中醫手段,都感到很吃驚。

三人在夜排檔吃宵夜。

陳言當然沒法說這是因為一塊玉佩,就道:「其實我一直有個中醫師傅,他是個退休老中醫,只是學成之前,不讓使用中醫,怕壞了中醫名聲。」

這個解釋,雖然聽起來像編故事,但還算勉強。

趙永剛道:「陳言,你知道不,你剛走,林秘書就把顧自航給開了,還說要調查他在崗期間有沒受賄,哈哈哈,這個老烏龜,終於得到報應了。」

柳燕道:「沒了顧自航,以後工作就舒心多了,陳言,經此一事,你應該可以重回醫院了吧?」

陳言道:「要過段時間,我會先給王紅鸞做幾天私人醫生。」

「我靠,可以啊,真發達了,抱上了王家二小姐的大腿!有句話叫什麼,升官發財死老婆,你這是一下齊活了。」

柳燕推了他一下,這不是揭人傷疤嗎?

趙永剛道:「我沒說錯啊,王雅舒這種女人,也幸虧今天被咱們發現,要是等你跟她結婚生了孩子,辛苦拉扯大,哦,突然發現孩子不是你親生的,那才叫冤呢!」

陳言端起啤酒杯:「別貧了,來,走一個,慶祝我得到綠帽徽章,恢復自由。」

「為綠帽乾杯!」

「兩個神經病,離我遠點!」

……

第二天。

為了對得起兩萬日薪,陳言提前半小時趕到江南葯業大門口。

他以前也聽過江南葯業,在江州應該算是醫藥界的老大,藥品都賣到國外去了,沒想到,現在轉手變成了王紅鸞的產業。

站在門口,望着高達幾十層的辦公樓,還有管理森嚴的門崗保安,陳言忽然想起來,自己手上根本沒有王紅鸞或者林語晨的電話號碼,這要怎麼進去?

正在這時,身後傳來一個嫌棄的聲音。

「起開,起開,好狗不擋道!」

這聲音,為什麼這麼熟悉,熟悉的有點上腦。

回頭一看,陳言就鬱悶了。

居然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