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身狂醫》[貼身狂醫] - 第9章

第9章

如果是在平時,王紅鸞被一個男人這樣抓住手,肯定把他皮都抓破。

可是現在,面對從未經歷的危險,被陳言這樣握住手,感受到他手掌的溫度,竟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王紅鸞朝陳言看過去。

不知是不是錯覺,她竟然在他的眼裡,看到了一種熱烈的戰意。

說實話,陳言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一點不害怕,甚至有點渴望戰鬥,胸前在發燙,體內有股真氣在流轉,這有別於之前他在醫院給王紅鸞逼毒時的真氣。

現在的這股,更強大,更霸道。

「邪王真經!」

陳言腦子裡浮出這幾個字,正是從玉佩中得到的一種武功,只是,這武功的名字里居然也帶着一個邪字,不是邪醫就是邪王,真是邪了門了,留下玉佩的,不會叫邪神吧?

所以,自己現在偶爾表現出來的玩世不恭和神經質,也是受了邪派功夫的影響?

這個劃重點,以後要注意。

片刻後。

一群人從車子里下來,每個人都戴着防毒面具,這樣子估計親媽看着也認不出來,總共十八個人,十七個穿着黑衣服,獨獨一個白西裝,大概是為了顯示地位與眾不同。

這些人的手裡,都拿着傢伙。

白西裝手裡是一把大鎚子,「呯」的一聲砸在瑪莎拉蒂的車前蓋上,直接砸裂了。

王紅鸞發出一聲驚叫,下意識躲到陳言的懷中。

「下車!」

「聽見沒有!」

陳言先下車,然後,王紅鸞爬到他這一邊,兩人都從副駕駛門口出來。

白西裝看着陳言:「你哪只啊?」

陳言笑了笑:「我是個醫生。」

白西裝道:「原來你就是那個傻醫生啊!你以為自己英雄救美呢?你是壽星公上吊知道嗎?」

陳言道:「這麼說來,給王總下毒的,就是你們了?是你下的?不像,你好像沒這個本事,也沒那個腦子。」

白西裝立馬怒了:「去尼瑪的,死到臨頭還嘴賤,耗子,把他牙先打掉,巫師傅對他有點興趣,一會送去給巫師傅。」

一個黑衣小弟上來,手裡拿着大扳手。

王紅鸞不知哪來的勇氣,站到了陳言前面,嬌喝道:「住手!你們要找的人是我,跟他沒關係!是王紅龍讓你們來的嗎?你告訴王紅龍,我退出,這賭局不玩了,總行了吧?」

白西裝道:「什麼王紅龍,王黑龍,不認識!」

「不是王紅龍?難道是王紅江?」

「江你妹啊!別想拖延時間了,沒用的,這條路已經被堵住了,手機信號也屏蔽了,你們插翅難飛!」白西裝說道,「王總啊,有人要你的命,你的命老值錢了,但我這人憐香惜玉,你這小模樣,真是長到我心裏去了,我長這麼大,頭一次對女人動心,不如這樣,你給我做老婆,我保你無恙!」

「我呸,噁心!」

「哈哈哈,美人兒,吐口水都這麼迷人,哥都快被迷暈了!」

白西裝說完,一幫小弟哈哈大樂。

王紅鸞臉色難看,內心更焦急。

她知道陳言身手不錯,林語晨都在他手中吃了虧,可是現在面對的是十八個手持武器的專業打手,還要加上她這個拖油瓶。

「陳言,你快跑,然後找雨晨來救我!」

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辦法,而且前提是陳言能跑掉。

但是,陳言沒有跑,而是對白西裝開口:「這位白老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