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財閥大佬傅總他寵妻無度》[替嫁財閥大佬傅總他寵妻無度] - 替嫁財閥大佬傅總他寵妻無度第2章  你們確定沒走錯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替嫁財閥大佬傅總他寵妻無度》,主角為慕軟傅北深小說精選:…慕軟聽到兩千塊三個字,忍不住伸手再次拉了拉傅北深,兩千塊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大筆錢了,傅北深現在住的那片破舊小區,房子裏面傢具都不是齊全的,兩千塊完全可以添置傢具了。
傅北深伸手反握住慕軟的手,看向服務生眼眸陡然生寒,服務生無形之中感覺到了強大的威亞,忍不住多看了男人一眼,普普通通的男人怎麼會要那麼大的氣場?
剛剛肯定是她的錯覺!
服務生冷哼了一聲:要吃飯就進去找位置,別站在門口攔路好嗎?
傅北深唇角勾起一個嗜血的弧度:希望十分鐘之後你不要後悔。
慕軟扯了扯傅北深的手,傅北深看向慕軟,眼眸溫柔了幾分:走吧,選一個你喜歡的位置坐下,等我五分鐘我去打個電話。
慕軟局促不安的點了點腦袋,隨便挑了一個比較安靜靠窗的位置坐下,餐桌上擺放着精緻的傢具,慕軟沒有伸手觸碰,之前慕婷婷把她從鄉下接過來的時候,慕叔叔請她吃過西餐,但是她剛剛拿起勺子,慕婷婷就摔了一桌子的飯菜,罵她噁心手上有病菌,死也不和她同桌吃飯。
傅北深過來的時候看到慕軟規規矩矩的坐姿,墨眸泛起細微的心疼,做他傅北深的太太怎麼能夠受這種委屈?
要不是現在傅家內亂嚴重,想謀害他的人明裡暗裡蟄伏了不少,他也不會金蟬脫殼,暫時假死頂替許哲這個身份。
你看看菜單,喜歡什麼都可以點。
慕軟小心翼翼的打開菜單,看到上面的價格表一顆心忐忑了起來,一道白玉青菜就需要三百塊錢,這不是搶錢嗎?
慕軟拿着鉛筆半天才在一份四十塊錢的小食後面打了個鉤,傅北深接過菜單,只好自己拿起鉛筆在上面勾了好幾樣菜。
傅北深把菜單交給服務員,慕軟發現來的服務員已經不是剛剛接待的那個,剛剛想開口問,就聽到男人開口說話:我們之前是不是還差一個正式介紹?
慕軟窘迫的點了點頭,昨晚到現在,她似乎都忘了這茬事情了,慕軟抬起頭看着傅北深,露出甜甜的笑容:我叫慕軟。
慕軟?
這個名字取得不錯。
傅北深唇角噙着笑意:我叫傅北深,以後不用叫我許哲,我想換個身份和你生活。
慕軟沒有多想,只當他想要改個名字洗心革面告別過去,畢竟之前許家破產,許家二老相繼病重去世,對他本人來說應該是痛苦的回憶,換個名字就沒有那麼痛苦了。
好,以後我叫你傅北深。
慕軟才來A市不足一周,自然不知道在A市姓傅代表什麼,餐點很快一一上來,慕軟被傅北深岔開話題沒有繼續糾結錢的事情,看到面前的牛排咽了咽喉嚨,傅北深貼心的把牛排切成均勻的八塊放到慕軟面前,慕軟用叉子叉起一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