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後,被億萬老公寵壞了》[替嫁後,被億萬老公寵壞了] - 第9章

第9章

眼看大白狗朝自己衝過來,姜柚嚇得滿臉驚恐連連後退,拔腿就跑。

大狗見她跑,也一邊叫喚一邊追了過去。

姜柚嚇的腿都軟了。

「又又。」

傅亦錚低沉的嗓音傳了過來。

大狗停下了追逐的腳步,回頭跑到傅亦錚面前,嗚咽一聲就地打滾賣萌。

姜柚喘着氣望着傅亦錚,一臉懵。

他剛才在叫她么?

傅亦錚抬手,白色的大狗就站了起來,「汪汪~」

「又又乖一點。」

傅亦錚說完就往裡走,大狗一邊搖着尾巴一邊跟在他身後。

走到姜柚身邊時,大狗很快就換了一副面孔,對她呲牙咧嘴,一副兇相。

姜柚心有餘悸的握着書包背帶,問道:「程先生,這狗……」

傅亦錚扭頭看着她,眼裡帶着少許笑意,「這是九爺的狗,名叫——又又。」

姜柚原本驚魂未定的眼睛陡然瞪大。

又又?

所以他剛才是在叫狗的名字!

而她和傅九爺的狗撞名了!

「程先生!」姜柚的杏眸帶着憤怒的瞪他。

別以為她沒看見他剛才那一閃而過的笑意,他在嘲笑她和狗撞名。

「汪汪——」

傅亦錚還沒說話,又又再一次凶神惡煞的朝她呲了牙。

「……」

姜柚後退了兩步,一臉的警惕。

傅亦錚看着她紅腫的臉,略帶着嫌棄的開口:「還不進去。」

語氣十分不好。

姜柚低着頭,正好對上又又那雙狗眼,心裏莫名被梗了一下。

「程先生,你回來了。」

這時,一位看起來五十齣頭,長相周正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走出來,「又又,你回來,別嚇着姜小姐。」

又又嗚咽了一聲,好像很委屈的樣子,心不甘情不願的朝着男人走去。

完全不像剛才那個凶神惡煞的惡犬。

中年男人笑看着姜柚,「姜小姐你好,我是九爺的管家,你可以叫我常伯。」

姜柚從善如流的叫了一聲常伯。

她小心的繞過又又走了進去,然後整個人都傻了。

姜柚來這裡住了幾個晚上,給她的感覺就是簡潔和冷硬,但是現在不管是沙發茶几還是餐桌椅子,就連搖控器都毛絨絨的。

毛絨絨的地毯,毛絨絨的拖鞋,就連樓梯和扶手也都是毛絨絨的,凡是眼睛所到之處皆毛絨絨。

常伯主動解釋道:「又又比較好動,這樣才不會容易受傷。」

姜柚:「……」

有錢人的世界她不懂。

和狗狗撞名又怎麼樣呢。

說不定在九爺眼裡,她還不如一條狗呢。

姜柚心思複雜的上樓,身後傳來傅亦錚的聲音:「姜柚,你過來。」

姜柚不解的回頭望着他。

傅亦錚的臉色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沉了下來。

他淡淡的開口:「常伯,把葯醫箱拿過來。」

姜柚想過去,但看到傅亦錚身邊的又又,她又遲疑了。

傅亦錚挑眉:「怕狗?」

也不知道又又是不是聽懂了,還應景的朝姜柚叫喚了兩聲,呲着牙兇狠的模樣好像下一秒就要用它鋒利的犬齒朝她撲過來。

姜柚之前還以為眼前這個男人還不錯,沒想到他居然這麼惡劣。

傅亦錚見她敢怒不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