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君莫笑》[聽聞君莫笑] - 第3章 他的縱禎

入眼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禎顏。
溫禎臉生的冰冷,狹長的眼尾微微上挑,平日里會化着艷麗的胭脂,又媚又欲,和個妖精似的。
但誰都不知道,溫禎素顏時更加勾魂攝魄。
他就像是黑夜裡的神明,邪性危險,帶着致命的誘惑力。
真好,此時的溫禎,真真切切的在她眼前。
烈雲禾忍不住摸上他的臉,感受到他的溫度,眼淚立刻就掉了下來。
「溫禎……」 她喊着溫禎的名字,滾燙的眼淚大顆大顆砸在他的臉上。
溫禎渾身一僵,薄唇微微扯動,「七小姐專門跑過來,就是給本座哭喪的?」
「不是。」
烈雲禾紅着眼搖頭,「我來給您治傷。」
溫禎冷笑,「呵,治死本座好報仇?」
烈雲禾白了臉,慌張的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故意要傷您。」
「你是有意的。」
「……」 烈雲禾說一句,溫禎懟一句,一時讓烈雲禾有些不安。
「千歲爺,我知道那天您是為了救我,才那麼做,是我錯怪了您。
您可否給個機會,讓我為您治傷?
就當賠罪。」
溫禎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指尖微顫,嗓音更是冰冷。
「你剛墮胎,自己的身子骨都沒養好,憑什麼給本座治?」
這話直白到冷酷,烈雲禾手下意識放在了自己肚子上。
「墮胎非我本願,我也知道對不住這孩子,可如果他一出生就和我一樣承擔罵名,我寧可他不出生。」
聞言,溫禎瞳孔變得陰厲,他用力將她推開,「你倒是想的明白,不過還是先養好了自己再來大言不慚!」
烈雲禾踉蹌着後退了兩步,雙手死死抓着裙角,「您如果不讓我治,我就長跪不起!」
說著,她真要跪下。
溫禎登時變了臉,立刻不顧傷勢坐了起來,單手扣住了她的胳膊,用力拉了起來。
「我允你跪了?
!」
他一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