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故事的賊》[偷故事的賊] - 第2章 回憶那些年遇到的奇葩

我印象最深的莫過於一個猥瑣油膩男,現在想想還是想吐。我倒也不是沒有遇到過猥瑣男。

想當年,我還在上初中的時候。因為是寄宿制,我們只能一個星期回去一次,所以母親每個星期的星期五必定會在學校門口準時等我。

像大多數的狗血劇情一樣,一個普通的再普通不過的周五,母親莫名其妙地來晚了。據她後來所說是搓麻將運氣正佳,一不小心搓上了頭,忘記了時間。

是啊,她老人家搓麻將搓開心了,可憐我一個弱小的女孩子站在校門口目送同學朋友一個一個離開。得虧是初秋,我還不至於忍受嚴寒,要是放在冬天,估計我人就沒了。

無聊的我在校門口踱來踱去。其實我完全是可以走回家的,但是自己實在是懶得一批,那幾公里的距離對於我這個懶癌重度患者來說,實在是太過於遙遠了。

那就等唄,反正我媽會來接我的。我抱着這樣的心理在校門口來回晃蕩。

突然,有一個開着三輪電動車的大約三十左右的男的把車停在我前面的不遠處。提一嘴啊,在我們那個貧窮的小縣城,那個時候有一輛電動三輪還是比較有錢的。至少是我家在我上高中後才買了一輛。

「小妹妹,要去哪裡呀?要不我帶你一趟吧。」

「謝謝啊,不用了,我媽媽馬上就來了。」

在他把車停到我的不遠處的時候,我早就在心裏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個遍:短頭髮,面黃肌瘦,一副虛到不行的樣子。那個時候,我就是看他不順眼,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限的知識儲備里暫時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形容詞。

但是,直覺告訴我,他不是個好人。

好在在我拒絕他之後他直接開車走了。我的心裏鬆了一口氣。

或許是中了魔咒,自從那次以後,我在碰到奇葩猥瑣男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無獨有偶,我上大一的時候,寒假放假回家又遇到了這種情況。我可真是服了。就踏馬的離譜,我就這麼招老男人喜歡,怎麼沒有小哥哥來讓我遇到。

話說,我下了火車以後。一個中年大叔一直尾隨我,然後在我低頭在通訊地圖上扒拉長途汽車站的位置時,他慢慢地接近了我,順帶把手伸向了我的行李箱。

然後此人就說他要幫我拎行李箱。我抬頭看了一眼,心裏立刻握了個大草:神經病!

我當然是順勢把我的行李箱藏在了身後,鬼知道他是不是覬覦我的錢財。我也開始後悔當初訂票的時候沒有和老鄉妹子訂同一輛火車,倒霉死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這個大叔的操作屬實給我整不會了。見我不讓他提行李,接着就繼續尾隨。

我踏馬……

當初初中時還有學校幾百米開外的派出所給自己壯膽,可現在去哪兒找派出所?

因為從沒有處理過這種情況,我後悔自己沒有學過什麼跆拳道、柔術,手無縛雞之力。一路上他都跟着我,還好長途汽車站距離火車站並不遠,我也得到了解放。

期間他還讓我加他的微信。估計是被人放的鴿子太多,踏馬的看着我加他。大驢臉都要貼到我的手機屏幕上了。我尷尬地操作手機加了他。然後他確認之後,才放我進去了汽車站。

不得不說,離婚且四十多的大叔手短確實是高,當然也猥瑣的一批。

我也是腦子有病,出於好奇我還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