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故事的賊》[偷故事的賊] - 第8章 寒假打遊戲的日常

因為放寒假了嘛,我在家自然是閑的一批。母親並不指望我能幫她分擔什麼家務,對於我來說,一天就只有兩頓飯,中午的和晚上的。母親早早的起床給我準備早飯,我實在是起不來,但是不吃不行。他們會從你不吃早飯一直數落到你考的學校選的專業,你的成績,你的未來……聽聽都頭大。

胡亂地吃了幾口我就着急忙慌得跑回了房間,一下子鑽到被窩裡:還是被窩裡暖和。

這個時候我和白茶男也算是比較熟的遊戲好友了,至少我們之間還是能開一點點小小的玩笑的。

在一次遊戲時,他拉進來了一位他的一位遊戲好友。那個人進去排位就喊他「老萬」,然後又說他怎麼放假啦巴拉巴拉一堆。從這麼多廢話中我只提取到了一項重要信息:白茶男姓萬。

嗯……跟我想的大差不差吧。之前有一次他找我開黑但是我的號我表弟在玩,然後他就極為大方地讓我玩了他的號,他自己則玩他的小號。說句實話,白茶男這點還是不錯的,真的大方讓別人隨便登他的號玩。

「打遊戲不咯?」

「不打。我的號我弟在玩,我玩不了。」

「那你玩我的號吧。」

「登錄不是要手機號驗證的嗎?」

「我可以驗證。」

「密碼。」

「等下,我去找找。」

「好噠!」

「好了。whn314226」

當時看到他發的這個密碼我就知道這八成是他名字的縮寫,至於後面那一串數字嘛,瑪德,他qq號的前六位。w開頭的姓,在我的印象中應該有王、吳、萬、魏,想不起來了。他的姓氏應該不會那麼稀有吧,不會吧不會吧。

「驗證碼。」

「934304」

「好啦!感謝野王小哥哥,您老人家最好啦!」

「……上號上號,上分啦!」

「好嘞!」

停!回憶到此為止。

看到白茶男拉進組隊房間的那個人叫他「老萬」,我就更加確定,不對,直接是確定以及肯定他姓萬。那個人叫他老萬,我再叫他老萬應該不太好吧,畢竟人家哥倆肯定好的穿一條褲子才能這麼叫。

我決定就叫他小萬,要不然老是叫他野王也不好,不用擔心遊戲開麥脫口而出白茶男導致我們兩個關係破裂,緊接着我的宏圖偉業泡湯。

遊戲結束以後抱着試試看的心態我給他發了消息。

「原來你姓萬呀,真好聽的姓。」

「嗯。」

「那我以後就叫你小萬吧。」

「小萬……你還是叫我老萬吧。」

「我拒絕,一群男生叫你老萬,我也叫你老萬……不行,就叫小萬。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小萬。」

「你開心就好……」

過了一會兒,白茶男,不對,小萬突然又給我發消息。

「你都叫了我小萬,我還不知道你姓什麼呢。要不然我就叫你小胖砸吧。」

「好呀!」

我在聊天框里打出來的「夏」被我刪了,取而代之的是「好呀!」。我挺開心的,因為我是一個比較注重個人**的人,除非是特別信任的網友,一般我不願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不過,那個時候我也想不通為什麼他會想要叫我「小胖砸」,估計是曾經我跟他提到過我一百一十五斤的事情被他記在了心裏。

艹!虧大了,我閑着沒事透露自己的體重幹嘛,這下好了,立人設都沒發立。夏檸,你腦子呢?

就這樣我們兩個互相叫着自認為給對方起的比較好聽的稱呼。

「早呀,小胖砸!」

「早呀,小萬!」

「睡覺了睡覺了,晚安,小胖砸!」

「晚安,小萬!」

這是兩個遊戲沉迷患者的日常,快樂的上分時光之餘,我們兩個也聊一些其他的。比如,南方跟北方的小年竟然不是在同一天。這是我長這麼大才知道的,活了一二十年,我一直以為全中國的小年都是臘月二十三那一天。

直到有一天,也就是臘月二十四,遊戲才打了兩三把,小萬就說他要去幫他爸爸準備過小年的東西了,還要幫忙收拾。我一頭霧水:今天不是臘月二十四嗎?小年都過完了好吧。遊戲打得太多傻了?

「?小年不是臘月二十四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