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號鮮婚,重生甜妻太強悍》[頭號鮮婚,重生甜妻太強悍] - 第5章 極品

在前幾天的聚會上,陸家老爺子偶然提起了這樁婚事,有意要撮合他孫子和她,慕媛這才坐不住對她下手,想把她名聲搞臭好堂而皇之的和陸家結親,坐上陸家少夫人的位置。
所以今天慕初才把那石頭拿出來放到那倒霉蛋身上,她也不怕那傢伙不還,那傢伙一看就是有錢人,對她那破石頭估計提不起什麼興緻。
如果真的不還了,她也會告訴他什麼叫做殘忍!
慕初到浴室洗了個澡,把身上這件綠油油的外套丟到垃圾桶里,又在柜子里挑了一些還看得過去的衣服出來。
這些衣服也是那渣父親為了臉面給她買的,不過原主因為秦天明對她「好」,死心塌地的喜歡他,對她言聽計從,平時秦天明就她她穿一些要多難看有多難看的衣服,這些衣服就被丟到了衣櫃角落去。
這也是導致的被外人笑話的一個原因之一。
慕初洗完澡,躺在被窩裡美美的睡了一覺,再起來時已經是接近黃昏,肚子不爭氣的響了兩聲。
慕初抿着唇,輕輕的嘆了口氣,起床去刷牙。
洗手間的鏡子前,她一頭長髮散亂的垂着,撇開臉色發黃這個缺點,其實五官長得很不錯,皮膚底色挺白的,只要稍加調理,恢復血氣,再打扮打扮,幾乎就跟換了整了個容沒什麼區別了。
不過她仰着頭側着看,脖子上還有幾塊烏青沒褪去。
這是她那惡毒後母的傑作。
慕初的目光閃過一抹狠厲,不過一瞬便被她掩去,護膚完,化了一個素顏妝,換上一套簡約的抹胸黑色短裙,臨出門前,還帶上一條白金鏈子,襯得鎖骨精緻。
樓下,慕家三口正坐在餐桌前準備吃晚飯。
「都要吃飯了,怎麼不喊我呢。」
慕初說著,徑直走向餐桌,挑了個隔開三人的最好位置坐下。
她的到來,讓其餘幾人皆是一愣,看她坐在中間,幾人的臉色又是一變。
不過慕榕還好,她同桌吃飯,慕榕是能接受的,但是另外兩人的臉色就不太好了,特別是看到慕初的打扮,兩人都是一愣,這賤人怎麼打扮起來了?
劉艷把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放:「倒胃口!」
慕媛也不高興,但是倒沒像劉艷表現得那麼明顯:「爸,我們好像沒做姐姐的飯吧?」
恰好這時去拿碗筷的傭人走了過來,聽到劉艷和慕媛的話,頓時停在了幾步外,慕初轉過頭,目光盯着慕榕,笑眯眯的開口:「爸,這是不是我家啊?
怎麼我連吃個飯,妹妹都不給。」
慕媛頓時愣住,滿臉不可置信:「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我怎麼就不給你飯吃了。」
「你自己剛剛說沒我的份,可我記得你和阿姨都在減肥,這桌上的五道葷菜,難道是給爸一個人吃的嗎?」
慕初說著,憋着嘴,像是說錯了話似的:「對不起爸爸,我不是說你不能吃,可你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