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骰娘系統:我從孫渣開始改造世界》[骰娘系統:我從孫渣開始改造世界] - 第10章 宣戰

就在桀歌反覆申明自己不勇,不是士,更不超糞並下定決心要把整艘船上所有人都變成美少女的同時,78號海上城市上空有直升機群飛來,海面上更是浩浩蕩蕩的艦隊集團開來,從各地調遣來的人類軍隊迅速接管了這座海上城市,如臨大敵得面對褐海進入戰鬥準備狀態。

「議長!歡迎來到我的78號城市,這個,倉促之間,有失遠迎,實在抱歉,抱歉。請問議長這次來是……?還帶了這麼多軍隊,嘿咻咻……」

從停在這座海上城市最高處停機坪上的直升機里,一群以一個臉上長着絡腮鬍子,頭戴平光眼鏡,脖子上插着顏色各異管子為首的,統一穿着厚重防護服的老人團隊走了出來。而在這裡等待了許久的多層下巴西裝肥男立刻就堆起笑臉,迎了上去。

「客套話就免了,魚總,我們這次來不是為了你的那點小貓膩的。從現在開始,這座海上城市進入軍事管制狀態,沒有我們的批准,任何平民都不準離開自己的住所,沒有住所的就安排住所,運輸機將會來協助撤離,明白了嗎?」

被魚總稱為「議長」的老人看了對方一眼,毫不停留,帶着他的小隊頭也不回得走向了停機坪旁用於下樓的樓梯。而被「議長」用如此態度對待的魚總並沒有像平時作威作福時那樣惱羞成怒,反而是長舒了一口氣,擦去頭上的虛汗後,立馬從旁邊的保鏢手中搶過聯絡器,用最快速度開始下達指令:

「我是魚總,小王,你現在那些線路全部停掉……沒錯,全部停掉!我知道這會導致我們虧損3000萬以上而且再也不能和海盜做交易了!但是給我,全部!!停掉!!聽清楚了嗎!!!」

「喂?我是魚總,你現在立刻帶着資產來**大樓……沒錯沒錯,不要管那群混混打手了,我們是老老實實配合人類最高聯合議會的地方行政官,懂嗎?我們不知道什麼黑幫,不知道什麼咖喱稅,也沒有任何非**的武裝組織,武器和手槍都是下面的人知法犯法,私自倒賣的,我們已經摸清了這些人的底細了,你,明!白!嗎!明白了?明白了你還愣着幹嘛!快點帶着從民間募集來的錢和我們收集到的犯罪證據過來!!!」

「魚魚?沒錯,是爸爸,可以把電話交給媽媽一下嗎?或者沈阿姨,張阿姨也可以……嗯嗯,是工作上的事情,聽話……好的好的,爸爸保證,等魚魚長大一點就和魚魚一起商量,好嗎?」

「喂,小紅啊?嗯,嗯,我還好,你快收拾收拾行李,帶着小遠,小欽和孩子們來**大樓……嗯,接下來這座城市就不是我說了算了,把值錢的東西和葯帶上就行了,要快,好嗎?」

「喂,媽……」

帶來褐海的咖喱雲到來同時還隔絕了絕大多數衛星信號,因此聯絡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再也沒有舊時代所謂「手機」這種方便的東西了。

如此,過去了十分鐘後,魚總才掛斷了電話,接過一桶被過濾了300遍以上,一瓶便要畫上海上城市裡普通勞動者三年工資的純凈飲用水,「咕咚咕咚」喝下三分之一,接着把剩下三分之二直接澆在自己頭上,用作降溫。

「魚總,我們真的要……?」一個保鏢有些不甘心,這倒也正常,畢竟以前這15年里跟着這位老闆兼市長橫行無忌慣了,現在突然就要交出城市的控制權,任誰都會心有不甘。

魚總白了他一眼,心底生出一種「就在這裡把這種笨蛋保鏢推下去算了」的想法,但念在他跟着自己做了那麼久事的情面,終究還是開口解釋了:

「這種話你千萬不要再說了,你們也是,接下來,我們一句話都沒有談過,明白嗎?」

見保鏢們紛紛點頭答應下來,魚總才繼續說道:

「我剛剛打招呼的那個人……他就是全人類聯合議會的議長,名義上掌握着全人類的所有官方武裝力量,哪怕除掉我們這種山高水遠聽調不聽宣的地方武裝,他仍然有着70萬以上的實際軍隊指揮權,而這不是最恐怖的,咳咳……」

魚總說話的時候下巴會一顫一顫得,這讓他說起話來會比普通人耗費更多的力氣,再次接過一桶300次過濾的純凈水,他拔掉蓋子喝了五分之一左右,然後又把蓋子蓋上了:

「舊時代的殘留核武密碼、人類叛徒判決權、一票表決權……都在他手裡,別說我這種小小的海上城市市長了,只要他願意,隨時可以無理由把純凈城市的市長一擼到底,或是直接朝叛軍城市發射戰術決戰武器,13年前那隻震驚世界的超大型咖喱人你們都知道吧?就是他下令在純凈城市尚未完全淪陷時朝那隻屎塗子發射核武器的……」

「什麼?!」

「還有這種事!」

「我還以為是屎塗子殺光了所有的人呢,原來還有這種隱情嗎!」

「放心吧,boss,我們什麼都沒聽到。不過,告訴我們……真的沒關係嗎?」

有保鏢幫魚總扶了扶他有些下墜的眼鏡,他等保鏢們安靜下來後,又接著說道:

「這件事情其實也算是個半公開的秘密了,你們不知道最好,知道了也無所謂。畢竟當時那個情況下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事實上,他是真的親自去過一趟,救回了五個兒童,再在回程的飛機上無奈下達發射核彈的命令的,那座純凈城市……其實在屎塗子破壞外部防護罩進入其中時,就已經和淪陷等同了。這議長在做出這種決定後還是議長,就說明他的政治手段遠遠超出議會中其他那些人,討論討論倒也無妨。

重點是,除去掌握了用一枚就少一枚的戰略性武器外,他手下還有一支超糞勇士小隊……」

「超糞勇士?boss,你是說那所謂的人類最強戰士,五級超糞勇士二狗?」此時,一名從剛剛起就一直默不作聲的戴着面具的醜男保鏢抬起左手,火焰在他手心處升騰起來,但卻沒有燒到他的黑色手套分毫:

「五級超糞勇士……我們也不是沒有,區區一個被捧出來的超糞勇士,再強又能強到哪裡去?他真的知道怎麼和同類作戰嗎?我看不見得吧!boss,要不我這就去幹掉那個二狗,也好給這群人一個下馬威,讓他們別做得太過分,畢竟,百年前不是有句話,叫做強龍壓不過地頭蛇……」

「……破碎面具,我知道你對二狗心懷不滿很久了,以前一直沒告訴你,今天就破例說一下吧。其實,我剛開始也是很看不起這支所謂的明星戰隊的,但是……他確實是人類的最強戰士。」

「為什麼?」破碎面具大聲問道,他握緊的拳頭上火焰足有5米高,並且還在隨着它們主人的焦躁不斷升騰升騰再升騰。

「因為他能單挑屎塗子。」

「什……」火焰一頓。

「沒有錯,二狗子……三年前他就已經擁有了一個人就能單挑一隻30米以上屎塗子的恐怖暴力,甚至,這次聯合議會的作戰很可能是以二狗子為核心,軍隊為輔助的。我這麼說,你能明白了嗎?

哦,對了,我剛剛查了一下,第一架運輸機的負重量大概是120人左右,我全包了。但是另外的運輸機卻是無法可想,所以……少一個人就能多放相當於一個人體重的錢和物資,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其他保鏢聞言大驚,有人立刻抽出槍對準魚總,有人拔腿就跑,甚至有人試圖從這棟高樓上直接跳下去……但無論是做出什麼舉動的保鏢,破碎面具冷哼一聲後,他們立刻被不知從何而來的褐色惡臭火焰由外至內燒成了軟咖喱,很快,停機坪上除了魚總、破碎面具和饒有興趣看着他們的直升機駕駛員以外,就再也沒有一個活人了。

「做的不錯,破碎面具。手法乾淨利落,不愧是我親自認定的五級超糞勇士,好了,我們走吧。飛行員同志啊,麻煩你把我們送到運輸機那裡,可以嗎?謝謝了!」

「嗯。」恨恨得瞪了一眼停機坪後,破碎面具也乖乖上了直升機。他知道,至少憑藉他目前的能力,雖然等閑5,6個超能屎者或者4級以內的超糞勇士都可以輕鬆打發掉,但是面對屎塗子這種超綱的怪物,還是有些無力的。因此儘管有心和二狗子做過一場,此事也只能姑且算了。

「下次,一定要和他切磋切磋。」

「嗯嗯嗯是是是好好好。」魚總關上了艙門。這架直升機飛走後,自然會有魚總自己的直升機來接走他的妻子和孩子們……

……

褐雲之外,在人類觀察不到的地方,有鯨魚狀的超巨大宇宙生物集合在一起,屁屁狀的頭部對準了下方已經變成了褐色的星球,似乎在等待什麼指令。

每一隻巨鯨體長都達到了40公里以上,最大的頭領甚至有260公里長。

它們的身上都有漩渦狀的建築群,若是有百年前的人看到它們的頭,那立刻就會辨認出來這就是引發褐色末世的直接行為屁股,就是它們隔着褐色的雲層,將宛如極巨化人類屁股的頭部伸下來,就這樣連續傾瀉了3年,才讓原本繁榮的人類文明與鋼鐵森林徹底化為如今的咖喱褐海。

它們被稱為「星**鯨」,在人類高層的交流中,它們被當做是引發褐海末日的罪魁禍首,可事實上,它們只是真正幕後黑手的宇宙航行工具罷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