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其所好》[投其所好] - 第1章 算是梁小姐的小媽

  一月初的夜晚,暴雪如期而至。

  與嚴臻母女告別,梁階驅車到達南岸。

  他解開安全帶,拿過身旁的一張綠色卡片,卡片薄薄的浮現紅唇印記,飄散着冷香,內頁寫着:梁總,今晚好好陪前妻,我會想你的。

  被岑和霜的小把戲氣笑。

  拿着卡片,梁階下車,走進房間。

  室內的恆溫驅散寒冷,專屬於女人的香氣充斥角角落落,每次從這兒離開都很麻煩,要特意換衣洗澡,在冷風裡吹上一會兒。

  卧室里。

  岑和霜換下了裙裝,洗過澡,她偏着頭,濕發垂在一側,如紗般的月色攏在她光潔的皮膚上,聽聞腳步聲,她眼眸微抬,像是什麼都沒看到般收回。

  腔調中有着不加掩飾的委屈與醋意,「今天可是梁小姐的生日,梁老闆不在家陪女兒,怎麼有心情來找我呢?」

  梁階踏着昏暗的光線走近,凜冽的五官一絲絲分明,眉心卻有幾道難見的褶皺。

  一抬頭,將卡片扔到岑和霜身上,開口便是興師問罪的口吻,「我允許你送禮物過去了?」

  岑和霜頭都不抬,繼續用精油擦拭自己的發尾,「沒有啊。」

  說完。

  她又補充,「但怎麼著我也算是梁小姐的小媽,送個生日禮物而已,不過分啊。」

  梁階淡漠的表象撕裂,大掌攏住她的半張臉抬起,與她對視,「岑和霜,你還要不要臉?」

  他罵人。

  岑和霜卻還笑得出來,不僅笑了,又伸出殷紅的舌尖,掃過他的指尖,眼神直勾着他涼薄的目光,手搭在他皮帶的金屬扣上,緩緩半跪了下去。

  正想要替梁階解開束縛,卻被他掐着脖子扔到了沙發上,她被綿軟的底座彈了下,呼吸立刻感到發緊,大腦缺氧,視線昏黑。

  梁階覆身上來,冰涼的手掌死死握着她纖細而脆弱的脖頸,再捏得緊一些,就能要了她的命。

  「少在她們面前出現,最後一次警告你。」

  面對生命的威脅,岑和霜照舊沒心沒肺,「我只是送個禮物而已,怎麼就讓梁總這麼生氣?」

  她喉嚨緊得咳嗽兩聲,「何況你們都離婚了,還是你從來沒打算公開我們的關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