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其所好》[投其所好] - 第7章 被女人咬

  車輛駛入古北壹號。

  跟嚴臻生活以後,梁階便搬到了這兒,現在偶爾來這兒住上幾晚,好騙過女兒的眼睛。

  降下車窗,他吹着冷風,指間一根煙抽到一半。

  稍動唇,被岑和霜咬出來的傷口便隱隱作痛。

  這女人,屬狗。

  待身上專屬女人的香氣被吹淡,梁階才回到家中,這次沒在岑和霜那裡留太久,歸家的時間算是早的。

  嚴臻正陪着梁若拼圖,小姑娘嗓音軟糯,仰着白凈的小臉叫:「爸爸。」

  梁階隨手將脫下的西服遞給保姆,走到梁若面前要去摸她的腦袋,卻被嚴臻抬手阻止,有些嚴厲道:「去洗手。」

  梁階對女兒露出委屈的表情。

  他湊近了些,薄唇上的傷醒目許多。

  嚴臻詫異道:「嘴巴怎麼破了?」

  梁階若無其事地摸了摸。

  「是嗎?」

  「是不是上火了?」

  岑和霜那個女人,是挺讓人上火的。

  嚴臻站起來,對他身上的一點小傷都頗為著急,「得讓陳姐熬點銀耳羹,你也太不注意自己的身體了。」

  「好,我等會來喝。」

  他冷淡道完,去洗手間洗漱。

  嚴臻望着他清瘦的背影,不禁操心地嘆氣,衣擺忽然被坐在地毯上的梁若拽了拽,她撲閃着明亮的眼睛,「媽媽,爸爸是被女人咬了嗎?」

  小孩子童言無忌,充滿純真。

  嚴臻怔了下,忽然意識到什麼。

  隔着水龍頭嘩嘩的水聲,梁階清洗手掌,聽到嚴臻笑問女兒:「哪有女人啊,爸爸是上火了。」

  「上次小舅舅這裡流血,就是被八號小舅媽咬的!」

  嚴臻被逗笑,「小舅舅跟爸爸可不一樣。」

  對女兒,嚴臻是寵溺的,鮮少疾言厲色,就算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