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少年的典當行是【斬神店】》[頹廢少年的典當行是【斬神店】] - 第2章 他是一個怪胎

阿木一直在努力的生活,

去做鐘點工工,發傳單,掃大街,

和每一個見面的人打招呼。

他努力的向著陽光生活,希望自己的付出能為家庭減少一些負擔,

錢,太重要了。

但是不管他怎麼努力一切都是徒勞,他的付出對於他要長期吃藥的他來說是杯水車薪。

還有,

因為他是一個怪胎,

這一切,

他不知道該怪誰!

他是一個連體嬰兒,一出生就是一個身體兩個腦袋和兩個心臟,

兩歲九個月的時候在民政救濟下在蜀都最大的醫院做了分離手術。

手術前醫生最後徵詢父母的建議,

「留哪一個?」

「留健康的那個。」

精神極度崩潰的母親幾乎不敢看自己生下的這個怪物,兩個腦袋的孩子,有一個孩子的眼睛沒有眼白,醫生說是看不見的殘廢。

很幸運他是健康的那個。

都說人在五歲之前是沒有記憶的,但是他卻記得兩歲之前的事情,而且清楚得就像是在昨天。

媽媽拿着棒棒糖喂進了弟弟的嘴裏,他也感覺到了甜,真正棒棒糖的香甜。

連體弟弟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極力的把頭往他的頭這邊挨,不停的蹭着他。

側着臉弟弟和他可以呼吸相聞,喝奶吃飯他們從來不吵不鬧,一個吃另一個也會感覺到食物的美味和滿足感。

弟弟嘗了他生命中最後的一次棒棒糖他們就被推進了麻醉室。

他多想自己要是沒有那些記憶多好啊,父母選擇留下的是弟弟多好啊。

因為生下了一個怪物母親的精神出了很大的問題,在他手術的那天母親就跳河死了。

手術很成功,多餘的心臟長在了他身體的右邊因為沒有什麼副作用就被保留了下來,身體同時做了切除手術和修正也不能再做多餘的手術了,他幼小的身體吃不消。

這是弟弟的心在跳吧!

很小的時候他就有了這樣奇怪的感覺。

母親死後為了照顧他父親娶了一個偏遠農村的女人。

後媽看起來還是很清秀,就是腳有問題也沒有生育。

父親早晨五點就要出車在天亮之前給好幾家超市送貨,晚上也是很遲才能回家,一個人微薄的薪水養着兩個不健全的人很艱辛。

一個怪胎,

兩個頭,兩個心,跛腳子老媽沒腳筋,,,,,,,

小孩子把他編成了兒歌來欺負他,嘲笑他,

從幼兒園開始,他一直都被嘲罵和冷落,沒有孩子會和他玩,

直到進入初中之後才少有人這樣嘲笑他了, 但是疏遠和冷漠更加真實。

知道的人都會遠離他。

他很孤獨,一直都孤獨。

小當鋪的秦爺就成了他的好朋友。

他最喜歡去小當鋪里坐在凳子上仔細的看着那個水晶沙漏,一看就是很長的時間。

他對那個沙漏的感覺很奇怪,

秦爺也不覺得奇怪,任由他隨便的在這裡玩,只是到時候會提醒他該去上學了。

秦爺七十多歲,乾瘦的臉,隨時隨地都是笑眯眯的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很平靜,

當後來他了解了他的身世之後他才明白老頭身上的那份從容,那是經過了毀天滅地的歷練。

「阿木,今天你爸要你去醫院檢查,他昨天發工資了。」

他在床上愣愣的坐了幾分鐘之後對後媽說道:「媽,你告訴他,我不去,我周末有安排了,吃什麼。」

後媽看着自己一手親自帶大的孩子心裏也莫名的難過,

孤僻的他懦弱而又倔強,善良中又是那麼決絕的冷漠。

「玉米粥和南瓜餅還煎了雞蛋。」

他上前輕輕的擁抱了後媽,把自己的小臉貼在後媽慈愛溫暖的臉上。

後媽很愛他,視如己出,小學的時候他突發高燒,家裡沒有一分錢而且還因為給他修整身體後要長期吃藥而借了不少的外債,父親急得手足無措,身無分文的後媽抱起他就往外走。

「不能讓孩子病死在家裡啊。」

溫柔的後媽第一次對老實巴交的父親怒吼,殘疾的她一瘸一拐的背着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