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少年的典當行是【斬神店】》[頹廢少年的典當行是【斬神店】] - 第4章 當鋪

早飯的桌子上阿木看到了叫吳青梅的心理醫生,,很年輕漂亮,他完全不感覺到自己是主人,反而顯得很局促。

倒是心理醫生吳青梅很大方的自我介紹道:「我叫吳青梅,是來幫助陳姨照顧你的。」

他高興的點點頭,家裡多一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人會多一些生氣。

但是阿木怎麼也感覺吳青梅不像是一個心理醫生。

一邊吃着早飯,

電視上的新聞播報着昨天發生在立交橋上的車禍事故。

「一輛保時捷跑車衝出了高架橋掉落十多米的地面,駕駛人是一名年輕的高中生,有合法的駕照,排除了酒駕和毒駕,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駕駛員經搶救無效死亡,車上的另外三名女學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但是沒有生命危險。

哎,可惜了,多優秀的一個男孩子啊!

阿木的心裏一陣感嘆,惋惜之餘倒是輕鬆了許多。

哎,真是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

雖然是生死無常,自己活得那麼的狼狽卻怎麼都死不了,死了倒是一種解脫,孤獨和身上的怪病時時刻刻的折磨着他。

突然,他從電視畫面上他清晰的看見了那一團黑煙一樣的東西站立在立交橋的邊沿上,隱隱約約的像一個披着披風的人,

「就是它,就是那個像黑煙一樣的東西跑到了汽車上,陳姨快看,就是站在立交橋上的那個東西上了楊星的汽車,」

後媽看着電視說道:「阿木,哪裡有什麼東西啊,哪裡有什麼黑煙一樣的人啊,就是一座空蕩蕩的立交橋啊,人都在下面呢。」

旁邊的吳青梅也點點頭說道:「哪裡有什麼黑煙一樣的人啊,是你的眼睛看花了。」

說著心理醫生吳青梅的臉上一絲怪異一閃而過。

「哎,」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自己的病肯定不輕了, 電視里都能看出幻覺來,還有救嗎,他自己也是一陣苦笑。

後媽摸了摸他的頭說道:「吃了飯把葯吃了,放鬆心情,青梅醫生能治你的病。」

「我出去可以嗎。」

後媽還沒有說話吳青梅就說了:「當然能,我陪他出去。」

後媽還是很擔心的囑咐道:「可以,只要你開心怎麼都可以,但是不能走遠了。」

「嗯。」他聽話的答應道。

有吳青梅陪着阿木開心了很多,因為這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心理醫生沒有嫌棄自己是一個怪胎讓他很開心。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從來沒有去過的。」他對吳青梅說道。

吳青梅一愣,

「什麼地方我沒有去過,我就是在蜀都市長大的,哪裡我不知道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

可當金,可當銀,也可當靈魂,

阿木覺得他給小當鋪寫的這幾個字很展勁。

「秦爺,我今天休息,這幾天都不上學。」

阿木帶着吳青梅就來到了小巷子里,他忙早早的就告訴了秦爺,要不然秦爺會趕他去讀書的。

秦爺把頭從木帳台上抬起來臉上的表情有點怪說道:「怎麼不去讀書了呢,高二是關鍵的時候了。」

「神經衰弱,老是產生幻覺,」

「哦。」

秦爺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後的吳青梅臉上一絲笑意一閃而過,相互點點頭算是打招呼。

「這是我的醫生姐姐。」

其實阿木的情商還是很高的,他這一聲醫生姐姐就化解了醫生和病人的那種尷尬。

「阿木,你還是要好好的讀書,要不然父母都一輩子陪你受苦。」

這一點阿木自己最清楚,他能進入蜀都七中不是靠什麼關係或者花錢,他靠的是自己的刻苦和努力用好成績考進去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