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般魂降》[萬般魂降] - 第 10 章 成藜對陣白翎

這宗門雕像的中部谷地都是普通弟子的住所。

而只有加入除了宗主大殿獨佔的山峰以外五座山峰上的五大閣才能獲得自己位於各個閣中獨立的住所。

同時每一年只晉陞二十精英弟子,每閣都只能加入前五名有自主選擇的權利。

後面的都需要進行自薦以獲得五位閣主的青睞以進入閣中來得到進行更高層次的修鍊的機會,而且五閣只能各自收取五人,也就是說不僅名額有限而且還可能出現閣主看不上落選的情況。

今年的晉陞大會就在一個月之後,公孫玹和玉玲瓏自獲得獸身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和妖族正經戰鬥過。

經過一番了解在這天妖宗的南面紫金閣旁就是決鬥場,經常有人在此切磋比武。

南面是藏經樓共二十層層其中記錄了大大小小的功法秘技,但是普通弟子是沒辦法借閱高層的只能止步於五層,但若是做出一定貢獻是可以憑此來進入高層。

其餘的地方還沒瀏覽到太陽就快下山了,二人只能趕快趕往下一個地方,這西部是領取任務的萬事樓,完成任務可以獲得些貢獻晶石,也可以保留一定比例的所獲之物,但都要裝進萬世樓特製的儲物袋中進行封存,然後萬世樓中的人員進行整理。

中心接近雕像的那一圈就是日常聽講與練習體悟之處。

總之天妖宗整體就是六座山峰圍住中間的谷地這樣如同火山一般的造型。

看着此時的天空漸暗便是快要黑天了 ,四周也沒什麼可以看的景緻了,便就此打道回府。

這小宅子所處的位置極其偏僻周圍還被密林所圍繞還布下了若不是公孫玹當時記下來媚若帶他們二人來時這路線只怕根本就回不去了。

「我們雖生在邊陲之地但自小生活優渥何時想過有哪天流離失所?但我們卻並未有過度的沮喪,似乎是那個早就消散的曾經的我們在支撐着我們。」

「我時常在一個又一個的夢裡,聽見一些聲音,那些嘶吼哀嚎似是在告訴我:你仍舊幸福着,是曾經的你無法體會的幸福。又或者是一些儀器的響聲和許多人嘈雜的交談但是我卻聽不清任何一個字。」

肌膚緊貼着傳遞着彼此帶來的熱,喘息聲停止了,卻不一定是好夢的開始。

小黑屋裡兩個人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其中一個一直觀測着儀器上的數據,而那個被叫做博士的男人提起鏡框看着屏幕里睡去的二人,眼神沒有任何浮動的跡象就像個機械人一樣盯着屏幕。

伴隨着陣陣回蕩的鐘聲,二人就此醒來。那是醒神鍾,只要聽到鐘聲就散去一身的疲憊,無論是在多麼深的睡眠之中都會醒來。

二人穿好衣服正往外走,媚若閣主說的接引使者就已經在門外等候了,二人就跟隨他一起走聽他講解了宗內的各種場所,然後得知每月的第一天都會有講師開壇講說些修鍊的知識,所以真正的修鍊只能靠自己,比如進入試煉塔和外出做任務來歷練,另外宗內鼓勵競爭但決生死必須在決鬥場!

「在下還有一事想請教,我昨日觀遍宗內並未有所說的試煉塔,還請問這試煉塔要怎麼走?」

「你們初來乍到自然不知這試煉塔所在何處,其實就是那老祖雕像所舉之寶塔,等到特定時候就會開放給弟子,同時不分弟子等階,能者即可向上,其中多有各種陷阱異獸需要解決,一個月只開啟一天。七日之後便會再次開啟。」

「多謝前輩指點迷津,還不知前輩姓甚名誰?」

「師弟師妹,我是紫金閣的精英弟子名喚凜威,只早你們一年進入天妖宗斷然稱不上前輩的稱謂,你們叫我凜師兄就行。」

「好的,凜師兄。」

「那現在我說的也差不多了,師弟師妹你們現在就自行決定今日的行程吧,我要回紫金閣回復師命了,師哥我就告辭了。」

「師哥慢走。」

「看來着天妖宗普通弟子是沒有過多限制的,在這种放養的情況下決出強者也是匠心獨運!」

「玲瓏接下來想去哪?」

「去萬世樓看看吧。」

說罷二人騰雲趕到萬事樓,一樓是用來認證身份的二人得到認證自己身份的符石後,便向上走去。上面的樓層每層代表半個境界範圍,比如這二層就是代表下至通玄初期和上至通玄中期的境界可以做的任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