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般魂降》[萬般魂降] - 第2章 修鍊之道

稚氣未脫的兩個孩童依在一棵大槐樹下,看着前面演武場的武者訓練,一邊閑聊着。

這已經是他們在這個世界的第十個年頭了,從在這個世界重生的那一刻起二人的命運便連在一起了,似乎能靠着看不清的細線溝通着彼此,可以直接交流,在這個世界是被叫做命魂相同,還說通常都是什麼雙胞胎才可能出現的現象

秦雅在現在的世界裏叫做玉玲瓏,她站起身來向著遠處的鐘王山,伸了個懶腰,就對着身後的公孫玹告別,蹦跳着回了家。

玉家和公孫家自始祖起便結下深厚情誼,如今出現這等奇事更是有意無意的讓二人多接觸。

「想起當初在醒室的時候我就感覺我好像見過你,但仔細回想卻發現自己什麼都不記得了,越進行思索,頭就會越痛。」

「我當時也是突然沖向那個設施接住了你,看來一切都得等主系統解鎖才能知道真相了,而且只有我們看向彼此的眼睛之時才能看到瞳孔上映着的倒計時,明明就是故意要把我們湊在一起。或許那個李博士認識原來的我們。」

「或許如今的生活對於如今的我們來說才是最好的,我們本就是主動遺忘,無論此前經歷了什麼到最後我們還是選擇了現在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還是我們…..「

”記得自己是誰。」

這句話突然從嘴裏說出,語氣完全不同於現在的玉玲瓏,連她自己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話語驚到了,二人雙目對視愣了幾秒,隨後公孫玹撫着玉玲瓏的頭看她睡覺若有所思。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過了一個時辰。

公孫玹突感不妙,他感受到一股極其陌生的氣,就抱着玉玲瓏就從樹上跳了下來,玉玲瓏被晃醒後抹了抹眼睛盯着眼前穿着鎧衣的中年人,認出了他。

「玹哥哥,這是爺爺找來的給我們講學修鍊的鐵師傅。」

「這公孫家的長孫可真是年少有為啊!竟然感受到我的氣。」

「先生可真是恭維我,若不是您的氣勢磅礴我也不可能這麼」

「好了,趕緊休整一下狀態,一會就要開始今天的講學了。」

看着二人迅速調整好狀態,這鐵荊城背過手去向著天空便說:

吾名鐵荊城,與你們二位的父輩曾一同歷練過,我是受了你們二人父親莫大的恩情,所以我留在這裡等待你們二人長大,但因為我自覺有愧這十來年也未敢見你們一面,如今我便要把我的畢生所學傳授給你們。

「想必你們自小時便聽說魂煉武者修鍊神魂之事,但神魂之力對於孩童而言過於強大必須要等十歲之後才可以步入修鍊之途,否則覺醒神魂便會爆體身亡,首先通過鍛煉煉化自己體內的先天遺氣使其聚於心脈,是謂聚心境。此後先天之氣散布全身成為靈脈,此後再用靈力鑄就根骨,是謂靈骨境,達到這個程度就可以進行醒魂儀式引血脈之力召喚神魂了。此後的身體各部分器官通過靈力結合之後就是徹底進入了靈胎境界。」

「看你們的身體狀態,你們已經是聚心境,想必那兩個老傢伙沒少給你倆喂些靈果,先天遺氣也可由靈果所引匯入心竅,尋常靈果過萬堆疊才能完全成功,正常煉化痛苦難忍,有還容易造成無法治癒的隱疾,確實應該細緻對待,但往後的修鍊路途離了親人,你們還是要經受磨鍊。」

「現在我要教你們《脈訣》將心竅內靈氣散布全身,給我仔細聽好了,我只說你便」

「道依本根,氣浮玄奇。氣凈彌撒,靈脈果成。」這一字一句似是直衝大腦不像是從嘴裏說出來的。

靈氣從心竅出發遍延全身,隨着心臟的震顫有節律的穿行,又再次回到原點不斷循環往複,基脈就由此匯成,看着眼前的兩個小傢伙匯成靈脈,鐵荊城讚歎連連。順便多說了些許。

「雖然我即將要跟你們說的東西對你們還為時尚早,但憑你們的天賦早晚是要走的更遠,我們講求修鍊之人萬不可被眼前的強大所迷惑,你們須知修鍊之道無窮無限沒有終點!」

「靈胎境界之後就是修築靈台而玉家和公孫這兩個家族的至強者也僅僅是將靈台中的第三道御靈修鍊圓滿,對於這個蒼茫大地而言還是太過渺小了。」

此後的時間裏這鐵荊城帶着他倆一邊講授法訣一邊找尋歷練場所,他特別教授給了公孫玹和一套掩蓋他那重瞳的法訣,他看二人尚未離開家族領域,常人只知他們二人出生時的祥光,卻不知這重瞳與玉玲瓏身上的龍紋星印,而這重瞳可是帝王之兆,不可輕易泄露,這星印雖然同樣的罕見但卻可隨意控制隱藏。

鐵荊城小時聽家中長輩說過」三魂「,指的是天之魂,地縛魂,與人魂,他們分別代指神魂,人的靈魂,與天賦神通或者冥靈,而這重瞳和龍紋星印就是這天賦神通,他們與我們所修鍊的魂靈之力共通,但是確是隨機傳遞的返祖之力。

隨後分別為他們準備各自武器的功法和往後的修鍊法門,在靈脈這一境界的後期就要根據個人得所長來修鍊自己的法門了。

」公孫玹,你機警善思又修得的一身剛猛的天源氣脈,心正身直眼露鋒芒使得一桿長槍可揮掃四方亦可短用迎擊近身之敵,所以我授你《神鬼七殺槍》!「

「謝師傅!」

「你公孫家以劍術見長,可讓你爺爺教你公孫家的劍法!但求熟練不求精通。多掌握一門技藝有必要的」

「玉玲瓏,你這女娃人如其名玲瓏八面,心思縝密,練得玄冥變化之氣脈所以你選了兩柄長短不一的劍作為武器,我便授你《子母劍訣》作為你的攻擊手段,你因為心思縝密而寡斷缺少決心,這會成為你的致命弱點,所以我要授你鞭法《金蠶繞》,這鞭法雖也是千變萬化,但唯有心緒篤定才能揮出莫測攻擊,你可要好生練習!」

「玲瓏多謝師傅!!」

「如今我能教得就只有這些了,日後你們可要回到各自得家族裡潛心修鍊,等到你們突破到靈骨境,就能覺醒屬於自己得神魂,我相信你們到時一定會讓那兩個老傢伙境掉下巴的,哈哈哈!」

「師父,你這意思是?」二人一同問道。

「還是騙不了你們,這就被察覺出來,唉,既然這樣我就不瞞了。」

「我能夠教給你們的已經足夠了,我也該去繼續探尋自己的修鍊之途了,而且我很久沒有回家了,我有點等不及了,徒兒們請原諒師父我的自私,無論你們在以後遇到什麼困難與折磨且記住我接下來要說的話:雄心不滅,武道不息!」

二人被這突如其來的告別搞懵了,呆站在一邊又開始止不住的哭泣,看着這兩個孩子,鐵荊城眼前浮現過一幕又一幕的經歷,他抱住二人,摸了摸二人的頭,大手一揮頭也不回的走了,只留給二人一個背影。

沒走出幾步鐵荊城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說些什麼,便大喊:

「雲州柳川城!」

二人向著越走越遠的師父行禮,直到在背影消失在視線之中。

轉眼秦雅和林檎回到各自家族繼續修鍊,二人年齡剛到十五歲正好靈骨境界修成。玉家家主玉環山來公孫家商討醒魂事宜。

玉環山是手裡拎着一個酒罈來的,公孫淵聞出了些許道行,知道這是十分珍貴的靈漿酒,趕忙通知下人倒酒,玉環山連忙說不用,隨後親自給公孫淵倒了酒。

公孫淵拿着酒盅示意一下,二人便將這靈漿酒一飲而盡。

「你這老無賴平日都是鐵公雞一個,今日怎有這雅興捨得與我共飲此等佳釀?」說完便大笑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