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般魂降》[萬般魂降] - 第4章 墨麒麟終成己身

循着那微弱的光,他們終於走到了盡頭,那些如同呼吸般律動的靈石散發出的氣息似是誘人的珍饈,讓二人險些沉溺其中,花了好長時間才恢復清醒。

迎面的是一個青銅門,刻出軌跡都指向門中間的兩個凹槽,從戒中取出玉牌,塞入其中,隱匿陣法與封鎖陣法便失效了,門就可以正常推開。

「門的另一邊那蜘蛛絲纏繞的一層又一層的就好像繭一樣。」

「而如今正是我們讓它脫殼而出。」

就在玉玲瓏四處打量的時候看到這個石室的頂遍布壁畫和文字,其中處在中心的是十州的地圖。

「我們總有一天會回來的!」

公孫玹看着京州的那塊位置,卻發現一些特別的地方,石室的頂其餘部分是平整的,只有京州部分有所突起,公孫玹從戒中拿出長槍往那些看起來的不自然的地方扎去,一個小黑盒掉了下來。

打開盒子里裏面有一張圖,圖的後面赫然寫着:九州圖。

「這天下有十州,而這張圖的內容只有京州,那麼它的寓意就是……」

「沒了京州,這天下就只剩下了—九州。」

盒子里有兩塊令牌,上面刻着九州令三字。

「玹哥哥,看來我們得先祖不只是得罪某個大家族這麼簡單!」

「玲瓏,先把這黑盒收起來,我們先找出路。」

穿過這個石室,空氣開始變得潮濕起來,洞口附着一層水膜,從那水流中衝出去,才發現這裡竟然有一方世界存在,這其中不乏一些妖獸在活動。

妖獸與人族一樣可以修鍊,甚至在修為達到一定程度可以幻化人身自稱妖族,面前的這些還是以獸的姿態在活動,而且完全是依照本性在活動,明顯沒有覺醒靈智,初步覺醒靈智的妖族的修為接近醒魂的靈骨境武者。

妖獸與人類一樣修鍊依靠的都是天地的靈氣,不像人類先天沒有天魂需要後天修鍊,他們自出生起就三魂歸一,所以修鍊起來相比人族快上不少,但先天沒有靈智卻讓妖獸容易被其他物種捕獲,極易夭折。

但靈氣依舊有着差別,比如人類尋求先天靈智所產生的進化,致使人之氣遠離了生靈的先天之氣,只有孩童身體里還留着一口先天遺氣,較之妖獸的生靈氣差了不少,但也擺脫了靈氣的本質不變的桎梏,可以發生許多變化甚至融入其他的靈氣。

但另有一種自太古之時的混沌之氣分離出來的另一種氣被稱為魔氣,它與靈氣的構造完全不同且暴戾和躁動。

這些妖獸雖然靈智未開,但是如果纏鬥起來也會陷入麻煩,畢竟他們的氣更加原始,力量也會比人強上不少。

用靈氣甩掉衣服上的水,就往更開闊的地方走,在那些妖獸之中貌似有個東西在觀察他們的動向。

「玲瓏,我感覺這裡有雙充滿殺意的眼睛在盯着我們。」

「我還不確定它在哪,這樣我們先和它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

那獸卻不斷的向二人逼近,也就是因為距離近些才看清這是一隻通體墨色帶着紅色花紋的麒麟。呼吸時吐出的濁氣降沉到地面,接觸的花草直接潰爛了。

眾獸紛紛潰逃,就留二人一獸就這麼站在原地,互作觀察。

公孫玹背手示意進攻就從戒中抽出長槍,飛速刺斷了那麒麟的犄角,隨後使出神鬼七殺槍,槍的進攻路線似直實彎一邊出招一邊試探。

沒想到墨麒麟將口含的濁氣不斷吐出,濁氣上升如霧氣般籠罩四周,在那朦朧之中一雙赤紅的眼眸掠過公孫玹,反應過來的公孫玹發現自己右腿被撕開一道口子。

倘若是自己倒也無妨,若是讓那畜生傷到玉玲瓏可就不好了,以他所練的天元氣護體都被傷成這樣那麼玉玲瓏只會受更嚴重的傷。

感知到黑影掠過,公孫玹拎起槍攔住攻勢,並向四周望去暗放黑霧。

這時一柄黑與紅交雜散發著血氣的鉞向他劈來,公孫玹抬槍順勢把力道繞到一邊卻也被壓得單膝跪地,抬起頭這才注意到眼前這個身高九尺**上身的魁梧男子,頭上還長着犄角,另一邊的犄角則碎掉了。

「原來你已經化成人身了。」公孫玹用槍支起身體站了起來,腿上的傷口經過剛才這麼一跪開始不斷滲血,發現黑霧完全沒用作用,乃至自身被那濁氣入侵無法連續聚集靈氣開不了玄界。

「屍體竟然開口說話了!」

那墨麒麟不由分說直接劈來,玉玲瓏破開濁氣以龍紋之力轟擊他的後背,墨麒麟正分心回擊之時,公孫玹以神鬼七殺槍刺入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