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般魂降》[萬般魂降] - 第 5 章 麒麟之軀的修鍊法則

之後公孫玹二人隨便找了個洞穴暫時住下,本來這裡是一頭棕熊的住處,那棕熊起初聞到血氣張牙舞爪的朝着他們撲過來,但接近之後感受到二人身上那股可怕的氣息之後,立馬拔腿就跑。

「那隻熊長的那麼大還以為多厲害,結果看到我們直接跑了。」

「那大概是因為我們對他們而言是更為可怕的存在。」

「可怕嗎?我倒是覺得我們現在的樣子還挺不錯的,除了頭上長了角,上下各長了兩顆尖牙眼角泛着紅黑色的張裂痕迹還有生長的更快了之外倒是沒什麼特別的。」

「噗,玲瓏你就別開玩笑了。」

「不過我現在已經不在意自己到底算什麼,倒是以後的路該怎麼走該怎麼修鍊更讓我為之煩惱。」

「憑我們現在的樣子京州是沒法去了,就去通幽吧,那裡是妖族的領地!」

「玹哥哥,本來我不打算跟你說這些的,但是看你這樣還是忍不住想說,這件事並不全是你的錯誤,在當時任誰也沒法對一個懂得隱藏的妖獸做到太大的防備,你我命魂相通本就應該互相理解,我也不想讓玹哥哥你有這種負罪感。」

「固然命魂相通可以遠隔千里相交流,但若是老像你一樣一個人承擔這些苦楚那麼就算是在眼前都會覺得有疏離感!所以請你把我當成是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個需要保護的永遠長不大的孩子,你沒做錯任何事情,只怪我們不夠強大才會落得如今下場,因此我們更要變強,而不是天天躲在洞里自怨自艾,該走出去了。」

「玲瓏我知道錯了,感謝你今天的這番話點醒了我。」

「就沒點表示嗎?」

公孫玹輕撫玉玲瓏的臉頰,又撩撥了她的頭髮後二人額頭貼着額頭,隨後公孫玹就這樣就直接吻了過去,同時雙手落在玉玲瓏的肩上,繼而又摟住她的身軀雙手交叉於後背或者十指相扣。

二人臉頰旁空氣似乎因為距離的貼近而越發灼燙了。

「就只有這樣?」在停下來喘口氣的時候玉玲瓏問道。

「當然還有只不過過不了審罷了。」

在這個幽深洞穴之中閃爍的火光,隨着不斷添柴燒的是越來越旺了。

這幾天二人各自走過了許多地方也沒發現任何離開外界的通道,此前聽爺爺說過,像是秘境這樣的存在都是因為一些空間受損就會產生有規律的斷層式開放。

可能要等一兩年或者幾十年,沒人能夠估計甚至開啟的地點都會發生變化。

公孫玹回到當初與墨麒麟打鬥的地方,把那柄黑紅色的鉞帶了回去。

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發現這武器乃是一柄魂兵,也就是說這墨麒麟的一部分魂靈還藏在其中,默默的吸收天地靈韻。

公孫玹想到周圍的妖獸連靈智都沒有開啟,而這等神獸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為了搞清楚這一切,必須要做點什麼,於是公孫玹往這鉞里注入了些許靈氣,只見這鉞竟然直接浮在半空,在輸送點就開始向前走了。

「玲瓏,咱倆跟着這鉞沒準會有大發現。」

走出一兩里路在一個偏僻地方發現了一塊石碑,這鉞將靈氣注入其中之後,二人眼前竟然顯現出一處洞府,看來這裡就是那墨麒麟的住處了。

推開門只看到四周和頂嵌進牆壁的火晶除了床之外只有些簡單的陳設如桌這般的用具。

最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