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般魂降》[萬般魂降] - 第 7 章 近侍芸青

入夜了,獵人已經在隱蔽處等待獵物上鉤了,順便放出神魂技讓來者忽視自己的存在。

這時有人偷偷摸摸的溜進玉玲瓏房間,但公孫玹卻並沒有阻攔,因為來的不是竹子敬而是他的近侍。

公孫玹也很好奇,就靜靜的跟在她後面。

「你,不是那個竹子敬的侍衛嗎?說,你為什麼偷偷溜進我的房間!」

這近侍看到玉玲瓏兇狠的眼神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坐地哭起來了。

這場面把二人都看懵了,公孫玹也不藏了直接現身,等到這個近侍發現後面一直有個人的時候哭的更急了。

「沒辦法,你先睡一覺吧。」

隨後放出一道黑霧引這近侍昏睡,等到效果過了,她就會自己醒來。

也就是這時通過骨齡判斷這人似乎還比她倆小兩歲。

「別哭,我們並非要害你,只是看你般十分鬼祟不得已而為之。」玉玲瓏摸摸了她的頭

「來說說,你叫什麼?」

「我叫芸青。」

「是個好名字!再說說在這晚上是來幹什麼!」

「我家公子向來性行放浪,常會脅迫女子……」

「所以來通知我多加註意?你就不怕被發現嗎?」

「我是被父母騙到竹府的,因為我痴迷武道,所以他們就說為我尋了個去處,不想是把我賣到這個竹府做丫鬟,這家主看我有些境界就派我來做這浪蕩客的侍衛,那管家還趁此機會佔了我身子,還打傷我父母來要挾我,前些日子我花錢打聽,父母依然重傷不治而亡,如今我一無所有有何可俱!」

在後面靠着牆的公孫玹隨後接話道:

「如果有機會讓你逃離甚至是復仇,無論什麼代價你都能接受嗎?」

「你能做到?」

看着她疑惑的臉,公孫玹一邊走一邊說:

「先回答能不能接受!」

「如果可以,什麼代價我都接受。」

「我和玲瓏確實是做不到,但是如果有你的幫助那就不同了。」

「我們本可以處理掉那傢伙,但那日很多人看到這一幕,若是日後找上我們也是百口莫辯,但如果有個身邊人幫助我們一起行動就能更加接近完美。」

「也就是說你們真是搞仙人跳的?」

玉玲瓏走過去對着她腦袋彈了一下,隨後公孫玹解釋說:

「只是想教訓他一下罷了,對我愛的人用那種眼光與神情,本來想晚上收拾他一頓,結果卻把你給等來了,好在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