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般魂降》[萬般魂降] - 第 8 章 命喪玄界

這管家竹震平常都會去楓林苑消遣並且在此地過夜,若是想找他便十分容易趁他醉酒尋歡之時便可將他除掉。

此時正值正午,玉玲瓏準備給芸青打扮一番再外出遊玩。

「芸青妹妹,我除了自己還沒為別人打扮過,手法尚不嫻熟你先擔待着。」

「玲瓏姐姐說笑了,我這等人本來都是服侍別人的,哪想過如今被人照顧的時候,姐姐你就隨便弄吧。」

玉玲瓏聽到這等話就有點不高興了,就順勢彈了芸青的腦袋。

「說什麼這等人?如今你已然自由了,不過尚有心結在此牽連更何況今晚便有機會去除,在我面前的你現在就如同我的妹妹一樣,所以再不許你這麼貶低自己在,知道嗎?」

看着玉玲瓏那堅定的眼神連同之前的種種話語衝擊她的淚腺,只是這次她不再淚奔而是笑着用手抹去眼淚。

等芸青從房中走出,與之前那個近侍的模樣已是大相徑庭了。

先前的只是簡單的束髮變成如今的百合髻,同時下身着祥雲紋青絲裙上身蛇紋短衣外穿對襟的小褙子。

遊覽時公孫玹問芸青如今出遊有什麼感覺。

「感覺自己其實對這些東西很陌生,雖然自己常走過但是感覺一切都和自己無關,也沒時間去看去欣賞。」

「嗯,受人約束便如同遮住眼睛,沒法完整的了解這世間一切,縱使是美景也無從欣賞。」

又是一個夜晚,那竹震也像往常一樣走進了楓林苑,但是今天尤為煩惱,邊走邊罵看到老鴇也不給好臉色,一問就說是剛來的時候被一個奔跑小夥子給撞了。他一邊摟着一個,還有一個給他喂水果在那說著剛才的事。

「那傢伙看到我掉在地上的儲物戒就要搶,不過你們猜後來怎麼著?」

「竹爺你就別賣關子了,快說吧!」

「是啊!是啊!」

只看他將手指向自己的臉示意二人。

「竹爺,您真討厭!」

「怎麼不喜歡嗎?」

「哪能啊,哪有人不喜歡竹爺(的錢)」

「那傢伙剛攥在手裡,我就眼睛一瞪還沒等我出招他就嚇跑了把戒指丟在原地,就說這膽小如鼠的傢伙還敢碰我的東西,這不就被我氣勢嚇跑了嗎?哈哈哈!」

這一邊正在說笑另一邊也沒閑着,根據留在戒上的靈氣就能推斷出他去了這裡的哪層,只需要等他停下來就行。

看着時間差不多要到了,他的位置也停留在那地方很長時間了。

時間差不多到了,這時那老鴇就叫着一些夥計把那竹震給丟在了後門,也讓三人吃了一驚

那儲物戒當時就被換了,留在原地的是公孫玹精心準備的,裏面滿是黑霧正常就會不斷滲漏,每一次打開都會散出一部分。而黑霧本身就會放大人的情緒,本來這竹震就仗着自己是蛇君府管事橫行霸道,在這楓林苑也是沒多少人待見,只是出於無奈不敢反抗,只是不想着老鴇也積怨已久了。

如今正好坐收漁利。

「現在把他拖進玄界吧。」

因為之前二人使用補天之術玄界也發生了相應的變化。同時把乘參在那個空間內收集到的一些靈石都投了進來,空間內部擴大不少,那個先前刺殺二人的女人也被控制住成為了玄界的活體電源。

而啟動的方法也還是跟之前一樣,但是傳送的範圍的更大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