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的農家小院》[王妃的農家小院] - 第1章

第1章刺骨的陰冷,鋪天蓋地的包裹着顧青檸。
她漸漸的有了一些意識。
身體忽上忽下,似乎沒有着力點,隱約有人攬着她的胸口,將她拖行。
快,快讓開。」
顧青檸感覺到自己被一雙有力的臂彎拖着離開了水面,被平放在地上。
風一吹,寒氣入骨。
恍惚間,她的耳邊充斥着男人堅決的聲音。
顧小梨我告訴你,這婚,你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我是不可能跟你結婚的。」
腦子裡一片混沌,頭好疼!
幺妹,你聽娘的話,別想不開,娘回頭去你姥姥家,讓三姑再給你找個更好的。
他陳衛東算個什麼東西,仗着是隊長的兒子就了不起嘛,退婚就退婚,咱還瞧不上他呢。」
這個聲音,有點莫名的熟悉。
忽然,耳邊又傳來一個惡毒的女聲:顧小梨,是你逼我的,你不放手那就去死吧。」
撲通一聲,她被人推進了入冬的河裡,被冰冷包圍。
嘶——頭部傳來的刺痛,讓她倒吸一口氣。
一段段陌生的記憶湧入她的腦海,她應該是穿越了!
現在是上個世紀60年代末,這裡是距離清溪縣城三小時腳程的妙山村。
雖然距離大饑荒已經過去了幾年,大家也結束了吃大鍋飯的時代,但填飽肚子,仍然是老百姓面對的頭號問題,土地還是集體制,大家一起出工分,年底靠工分分錢,分糧食。
買東西,需要憑票。
出門,沒有介紹信就寸步難行。
原身叫顧小梨,是妙山村顧老七家的幺女,今年十九。
今年本來是要和談了一年的對象結婚的,可誰知前兩天對象突然上門退了婚。
原主受不了啊。
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折騰兩天了,今兒更是趁着家人沒注意就跑來河邊,頗有幾分以死要挾的意思。
顧青檸回顧了顧小梨的前半生,忍不住淚目。
穿越到最困難的時期也就算了,還遇到這麼個事兒。
唉,造孽啊!
忽然,一隻大掌扣住了她的下巴,唇上一暖,溫熱的氣流從口腔進入她的胸腔,緩解了莫名的刺痛,胸口上傳來有力而有節奏的摁壓。
顧青檸自己是醫生,她知道這是人工心肺復蘇的步驟。
有人在救她?
噗——」她嘔出一口水,緩緩睜開眼睛。
入目是一張古銅色的俊臉,五官精緻,每一處的稜角,似乎都恰到好處。
一身土的掉渣的草綠色軍便服,濕漉漉地貼着男人健碩的身上。
男人英挺的劍眉微微皺起,英氣逼人,看着顧青檸的眼眸,宛如一汪深泉,透着點漆一般的光芒,又帶着幾分堅定。
四周圍着一群扛着鋤頭的人,穿着深色老舊的棉衣褲,上頭是補丁摞補丁的,個別頭上還帶着雷鋒帽。
大家三三兩兩的圍成一團,議論聲越來越大。
哎,這顧家的閨女還真的是個烈性子,這寒冬臘月的說跳河就跳,也不嫌凍得慌。」
就是啊,得虧這年輕人路過,不然這人還能不能成都兩說了。」
這小夥子也是厲害,眼見着要咽氣的人,他又吹又摁的,愣是把人給救活了。」
就是,就是。」
另外一人點頭附和,不過卻話鋒一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