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屍王》[萬古屍王] - 第2章 王者歸來

一月後….

流月宗迎來四年一次的盛事,內門弟子選拔。

相對於要負責宗門一切雜務瑣事的外門弟子而言,內門弟子則是宗門主要培養的對象,也是宗門的中堅力量,功法,丹藥,自然會得到更好的資源。

外門有個說法,一入內門,便是光宗耀祖,魚躍龍門,脫胎換骨,才算走上了尋求武道的資格。

所有外門弟子,無一不想踏入內門,每次少說也有成百上千人參加選拔,但能順利進入內門者,九牛一毛。

可即便如此,依然無法澆滅武者那顆追求力量的炙熱之心。

此刻,山崖底部的考核場地已是人山人海。

祝鶴明抬頭看了看天色,沉喝道:「內門弟子選拔即將開始,開陣門!」

隨祝鶴明的一聲令下,人群前方的崖壁石洞大門突兀打開,露出其中彷彿能吞噬一切的黝黑。

上千外門弟子匯於洞口前,磨拳擦掌。

「此次選拔,得第一者,獎四品功法一部。」祝鶴明談談的聲音在廣場上傳開。

「什麼?竟然獎勵四品功法!」

人群中頓時哄然爆發出議論,要知道,身為外門弟子,根本無法接觸到宗門的頂級功法,僅有少數人,有家族扶持可修鍊些玄妙法門,但也多是七品功法而已,如今,奪得考核第一,竟然能收穫四品功法,着實誘人。

已經有不少武者二階的弟子眼中精光閃爍,躍躍欲試。

至於那些一階新手,則黯淡沉寂,不少人已經後悔自己沒有再努力些,夠資格去爭奪這部功法。

當下,自人群中走出一人,此人一身錦袍,英姿卓越。

「快看,是祝衡!看來此次選拔第一,他是志在必得了。」

「原來那部四品功法就是為他準備的。」一眾弟子立刻明白為何此次獎勵如此豐厚,竟是內定了冠軍。

祝衡便是祝鶴明的獨子,年僅十五歲,卻已有半步三階武者的實力,天資聰慧,很有希望能奪得此次考核第一名。

祝鶴明見自己兒子有如此氣概,滿意的點了點頭,並向著其坐上的威嚴男人畢恭畢敬道了句:「秦長老,那便是犬子。」

威嚴男人叫秦毅。

負責此次考核的內門長老,外門眾人幾乎沒有機會能與其接觸。

秦毅此刻見着祝衡氣宇軒昂,也只是抬了抬眼皮,似乎興趣不大,但也微微頷首道:「嗯,不錯。」

祝鶴明聞言,臉上終於露出了微笑,能得到內門長老秦毅的一句點評,就已經足以替自己的兒子感到驕傲。

可見流月宗,外門、內門,天壤之別!

祝衡身側,此刻又站出一人,便是那日將蕭沐虐殺的張璇。

他雖是武者二階大成,但比之祝衡的半步三階境界還是稍弱,但其那日的狠辣手段,也讓人避讓三分,自也算得上是此次的冠軍候選人。

祝衡輕蔑的瞟了張璇一眼,冷哼道:「雖說你是我父親的得意弟子,不過同我爭鋒,依舊是自不量力。」

「呵,孰強孰弱,試試才知道。」張璇淡漠的笑了笑。

當即,鑼鼓重響,考核規則宣布,「即刻入石洞,洞內共有凶獸百隻,其中一級凶獸九十隻,二級凶獸九隻,三級凶獸一隻。每隻凶獸均帶有一枚獸牌,得獸牌者晉級,殺二級凶獸者額外獲得復靈丹一枚,若有人能殺三級凶獸,可直接晉級擂台決賽!」

復靈丹,可瞬間恢復武者氣力,常用於戰鬥時續航補充,雖只是下品丹藥,但也價值白銀數十兩,對於外門弟子而言,已是十分難得。

但此次選拔首關的條件也是極為苛刻,凶獸因狂暴的本能,使得其本身便實力便略強於同階武者。

而這次參賽者大多是一階武者,若要斬殺一級凶獸,那將會十分勉強,至於那洞內最高級的三級凶獸,即便是外門長老祝鶴明這樣的三階大成武者,也不敢貿然觸怒,更何況是他們。

當下,已經有些許人隱隱想要退出,他們還年紀尚小,本就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而來,此刻首關難度已經超乎想像,更別提後面了。

「不戰而退,二十年內不得再次參加任何晉級選拔。」祝鶴明冷冷的聲音猶如當頭棒喝般敲在了這些萌生退意的弟子心上。

「什麼?二十年!」

「媽的,拼了,不成功就成仁!」

「對,拼了,怕個毛!」

看台上,秦毅搖了搖頭,看來這些外門弟子終究只是些上不得檯面的憨貨,一個個都是熱血上頭,比起晉級選拔,當然是活命更重要,沒這個本事何必去送命。

隨後他乾脆閉上眼睛,有些無趣。

就在眾人準備摩拳擦掌進入石洞時。

嗖——

一道身影迅速從遠處的山腳疾馳而來,威勢驚人!

祝鶴明挑了挑眉,心中疑惑,誰敢在這個時候來流月宗鬧事?

而一旁的秦毅卻睜開了眼睛。

僅僅幾息之間,人影已經來到眾人不遠處,而後高高躍起,在空中幾個翻滾之後如流星般砸向人群前方的石洞。

「砰!」

人影落地之後,掀起的餘波直接將周圍的一階弟子齊齊逼開幾丈外!

好生威風!

這人到底是誰?他要幹什麼?

眾人心中疑惑不解。

「蕭沐!!!你還活着?」張璇率先發出一聲沉喝,臉色迅速陰沉了下來,他清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