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成了大學生》[王爺成了大學生] - 第3章 偏愛

宋汐璟正不平之時忽然在人群中看到個熟悉的身形,上前拍了拍他,用譏諷的語氣道:「懷榕兄,你怎的這般摸樣?不應該紅光滿面,意氣風發嗎?」

幾日不見,江懷榕瘦削不少,面容憔悴,眼下烏青十分顯眼。難不成是因為長姐被賜婚,懷榕兄傷心太過所致?

不至於吧,江家可不認他與長姐的那門親事,真是大難臨頭各自飛啊。也不知父親為何還跟江家交好,他宋汐璟可不會給江家人一個好臉色!

江懷榕強扯一個微笑道:「小璟,今天是你長姐大喜的日子,恭喜了。」

「同喜啊,這婚可是托懷榕兄的福,懷榕兄要多喝兩杯才行。」

江懷榕身形一滯,彷彿站立不穩道:「璟弟說笑了,哪有的事。」說完便逃也似的跟着迎親的隊伍進府了,誰也沒有注意他衣袖下緊攥的雙拳,指甲深深的嵌入血肉,一行嫣紅滴入塵土。

留棠閣里,宋汐韻頭戴花絲如意雲頭鳳冠,上點着梅形小珠花,臉遮鴛鴦紅方巾,上身內穿紅絹衫,外套織金繡花紅袍,脖子套項圈戴着個祥雲刻福金鎖,胸掛照妖鏡,肩上披霞帔,挎上子孫袋,手臂要纏定手銀,下身穿紅裙紅褲紅緞繡花鞋……

這一身裝束實在把宋汐韻裹的喘不過氣來,嬤嬤在旁邊緊緊攙扶道:「王爺已經到前廳了,王妃我們快過去吧。」

宋汐韻點頭「嗯」了一聲。

嬤嬤叫一聲:「王妃出閣。」

一行人便齊齊往前廳方向走去。

宋府廳堂上高朋滿座,御史中丞宋澤見穆王舉止得體神清氣爽,也想着他的病情大概有所好轉,心上石頭不禁鬆了幾分。由於宋汐韻生母早逝,宋澤也未曾續弦,因此高堂之上只有宋澤一人。

按照禮制,宋汐璟不情不願地給穆王獻「龍眼乾蒼」,敬「四果茶」「茶心茶」,穆王照例只喝了茶水,然後將預備好的禮物賞給他。

宋汐韻強撐着身子終於走到前廳,在一眾丫鬟婆子的簇擁之下款款而來,眾人都知宋家小姐身子骨弱,饒是注意到她腳軟無力,也心下瞭然,只道是仙人風韻。

齊國向來稱那病態之姿為仙人風韻,世人追捧之至。

在一陣繁瑣的禮節過後,宋汐韻手牽紅綢與穆王一道兒被簇擁着出了廳門。穆王走的有些快,紅綢被牽的直直的,旁邊的喜娘打趣道:「王爺慢些,新娘子身子重,莫要心急。」眾人不斷起鬨,穆王的耳朵略略一紅。

「長姐!」

宋汐韻要上花轎時,宋汐璟還是沒忍住叫出了聲,宋清河和宋河宴也一口一個「大姐姐」的喊着,蓋頭下的美人面上早已淚雨漣漣,身子也頓時停住。

「大姐姐,嗚嗚嗚……」宋河申小小的身子不知何時擠過了人群一把抱在宋汐韻腿上。

旁邊的嬤嬤連忙拉他:「今日是王妃大喜的日子,小公子該高興才是。」

「我喜極而泣不行嗎?嗚嗚嗚……」

嬤嬤:「……」

宋河申就是攥着大姐姐的衣袖不撒手,宋汐韻不由得哽咽道:「河申……乖些,過幾日……我便回來了。」於是一把抽起衣袖,頭也不回地進了轎子。

四周的民眾都說宋府的嫡子嫡女向來和善,待這些庶出的弟妹宛如手足,因而府內關係極好,不由得對這位王妃再讚歎一番。

穆王要上馬時,蘭嬤嬤到穆王跟前低語了幾句,說是王妃早起便犯了熱病……

迎親的隊伍回程時走的很慢,宋汐韻坐在轎子里不免泛起了困,睡了多久也不知道,直到喜娘喊了三聲:「王妃,該下轎了!」

忽然驚醒!忙撐着身子將手伸出轎外,嬤嬤攙着她跨過馬鞍和火盆……

穆王府前有七級台階,上台階時宋汐韻不慎踩到衣角,原本就沉沉欲墜的身子此刻不受控制要倒下去,所幸嬤嬤攙的緊,才不至於出盡洋相,只是頭上的鳳冠往前一墜,宋汐韻只覺頭皮被扯的疼痛發麻,不禁輕「哼」了一聲。

人群中一陣驚呼,還好虛驚一場……

剛站穩腳跟,胳膊間的兩個撐力便退了去,正在宋汐韻不解之時,喜帕下低頭看見一雙大紅喜靴。

與她一樣身着大紅喜袍的那人下了台階走到她身旁。腰間瞬間被人鉗制,忽的腳下一空,宋汐韻驚覺——自己被打橫抱起了!周圍起鬨之聲不斷,原本就滾燙的臉頰又多了幾分燥熱。

王爺抱她上了台階,宋汐韻離他很近,隔着蓋頭正在心裏想像着他的面容。忽然府中一陣穿堂風撲面,宋汐韻的蓋頭揚了起來,兩人都正盯着對方,忽的沒了蓋頭,竟——四目相對……

風只那麼一瞬,蓋頭便落了下來,恰好遮住了兩人之間的尷尬氣氛。

「是他!」

「是她……」

兩位新人各懷心事,此時一個文人高聲吟了句:「金風喜掀鴛鴦蓋,一路吹福迎親來。」

「賞。」

沉悶厚重的聲音在宋汐韻頭頂響起,她不禁攥了攥手中的紅綢。

眾人都想圖個熱鬧搏個吉利,竟隨着這句詩接了下來。宋汐韻只覺頭重便略略靠上穆王的肩膀,王爺只感覺挨着她的那片身子一陣暖流穿過,傳來陣陣**,抱着她的臂膀不由得又緊了一緊。

宋汐韻雖閉目但還是在聽着眾人吟詩,有幾句接的實在好,她在心裏連連點頭稱好,恍惚間彷彿忘了這是自己的婚事。

剛開始詩風倒還正經,自一人接了一句「穆王抱美香入懷,兩心相映訴情愛」後,詩風便變得使人臉紅心跳了起來……

眾人不斷起鬨,只聽一人高聲道「自顧交頸不理睬,三年能抱兩個孩!」

嬉笑之聲盛大,宋汐韻在穆王懷中立馬做直了身子,還好有個蓋頭,不然她都不知該做何表情了!宋汐韻能感受到穆王的身子也滯了滯,不禁抬眼,蓋頭翻飛時只見王爺的脖頸緋紅一片……

還好終於到了前廳,宋汐韻如是想道。

王爺府的高堂座上只有兩個牌位,因此宋汐韻敬茶只倒在地上,也不用聽婆母訓話,但是繁瑣的禮節一項沒少,嬤嬤攙着她行了許多禮。末了,還在她頭上剪下了一撮頭髮,剪刀的聲音不大,但宋汐韻只覺它震得頭腦轟鳴,她這就成了別人的結髮之妻了?

禮畢之後,兩人又被簇擁着入了洞房。齊國鬧洞房之風甚盛,剛入洞房眾人就催促着穆王快掀蓋頭。

「素聞穆王妃有京城雙姝之美譽,容貌絕佳不輸西子,穆王可莫要吝嗇,便讓我等看上一眼也好。」

「是啊是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