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的絕色醫妃》[王爺的絕色醫妃] - 第001章 是時候展現真正的技術了

閔梁王朝。
涼都城玄武大街上,住的是一水兒的皇親國戚。
安侯府門前,一頂紅綢喜轎落地已有一炷香的時間。
安侯府雖然是掛了一些紅綢,要娶親的樣子,卻大門緊閉,一點迎親的意思都沒有,引來等着領打賞的圍觀百姓議論紛紛: 「即使新郎是王侯之家,也是要親自去迎親的,可這位新娘,卻是被娘家直接送到安侯府來的!
送來了新郎還不要,真是丟人啊!」
「可不丟人嗎?
這樣的高門大戶,喜轎是四人抬的,嫁妝只有八抬,陪嫁丫頭都沒有一個,寒酸死了!」
「你不知道嗎?
新娘啊,是聶太醫家嫡次女,最不受寵那個、克夫那個!
這門婚事,還是她硬賴上得來的皇上賜婚!
娘家也丟人啊!」
「喲,克夫的事兒我知道,這賜婚是怎麼回事呀,說說唄!」
「……」 聶韶音坐在轎子里,一身大紅嫁衣,頭頂紅蓋頭,一邊打呵欠揉揉餓扁了的肚子,一邊百無聊賴地聽着嘰嘰喳喳的看戲群眾分享八卦: 聶家嫡次女聶韶,字音容,時年十七歲,為聶太醫原配夫人所生,上頭有個姐姐目前在後宮居了個嬪位。
上個月太后壽誕,聶韶隨父進宮拜壽,御花園遇上了安侯府家的二公子安思勛。
安侯爺家的二公子長得很是風流倜儻,剋死了五任未婚夫、恨嫁心切的聶韶一見心喜。
於是乎,故意往安二公子身上撲過去,兩人一起墜落蓮池,被救上來的時候兩人衣裳都開了,有了肌膚相親。
聶韶的姐姐便以此為由,跪求太后做主,請了皇上賜婚,逼得安思勛一個月後娶她!
聶韶音一聽,瞌睡也顧不上打了,差點沒吐血。
事實被歪曲成這樣了?
卻又聽見外頭的聲音傳來: 「是這麼回事呀?」
「可不是嘛!
不然的話,整個帝都誰敢娶這位聶二小姐啊?
就她那剋死了五位未婚夫的命,別說她只是聶太醫家不得寵的女兒,就是公主,一般男人也不敢娶啊!」
「……」 聶韶音醉了,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語:「腦洞這麼大,去寫話本啊!」
與安思勛的婚約怎麼來的,自然不是外頭人議論的那樣。
實際上,聶韶長得國色天香,在這涼都城是出了名的美人兒。
在御花園遇見了她就驚為天人的安思勛,先前並沒有見過聶二小姐,自然也不知道她就是有克夫命的聶韶。
姓安的好色,見獵心喜,一時手賤摸了一把美人臉。
手感太好,還想得寸進尺,摟住了她的腰!
聶韶拚命反抗,兩人掙扎間掉進了湖裡。
姐姐跪求太后倒是真的,已經不受帝寵的姐姐很得太后歡心,太后便做主從皇上那要來了賜婚聖旨,成就了這樁婚事。
女子大庭廣眾下濕身見人,清白有損;安思勛又是個花花公子,後院已經有了十八個小妾;加上聶韶在家中地位尷尬,受了不少委屈,回家後才知道,原來今天的一切都是父親的算計,為了把她賣了換對安侯的攀附!
更重要的是,聶韶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