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請你矜持點》[王爺,請你矜持點] - 第10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

  好一個「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欒驚瀾望着台中那玉指輕撫,傾聽着那悠揚秀美中不乏的氣勢,上官縈這歌聲表面表達了思家的心情,可是時光一去不復返,有何不是自己無力的命運。自己和她怕是一種人吧。

  「好,好……」一曲作罷,上官宏竟是連說了兩個好字。

  底下的臣子們一聽,立馬跟着附和:「八王妃此曲,氣韻優雅,刻畫入微,既有繼承,又出新奇,於悠揚秀美中見豪放,音樂豐滿,起伏有致,富於形象,耐人尋味,不愧為八王爺的賢妃,丞相府家的小姐啊……」

  怨恨的眸子很是不甘,上官縈還真是好命,這都能讓她躲過一劫,別以為現在你嫁給八王爺做妾,就是真正的王妃了,那王妃的位子還在高懸,以自己的身份地位,若是哥哥同意,豈不是屬於自己的。不知道哥哥到底是哪根弦錯了,就因為皇長孫是姑姑的親生骨肉,就以一人之力和多位王爺一起作對,自己更是無緣嫁給八王爺,生生便宜了上官縈那個賤人。

  美眸一沉,暗暗發誓,上官縈,我上官襄定要讓旁人看清你的真面目,看你還能不能狐媚了王爺去。

  就在這時,一個僕人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甚至因為慌忙還在路上咔了一下,雙手抱腿,不禁發出嗷嗷的哀嚎。

  上官宏臉色很不好看,自家奴僕如此的不穩當,還當著這麼多臣子的面,真的太沒有規矩了,不禁臉色鐵青的喝道:「急匆匆得做什麼,還有沒有規矩了……」

  那個本是還哀嚎的僕人,聽罷哪裡還敢猶豫,立馬跪着磕頭說道:「老爺饒命,只是大事不好了,那為太妃準備的簇金流清鐲今日失竊了……」

  「什麼?」上官宏勃然大怒,一把拍在桌子上,那茶杯狠狠的顫了三顫,「查,給我狠狠地查,我丞相府竟然出現這種不要臉的奴僕,查出來立馬趕出府中。」

  上官宏真的是氣壞了,那簇金流清鐲雖然金貴,但是丟了也便是丟了,但這不知道好歹的僕人,竟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子說出這等事來,怕是明日整個京城大街小巷,都會傳出丞相府出了家賊之事,丞相府的臉是丟盡了。上官宏暗暗思量,此事結束,必是要把這個家奴打殺了泄憤。

  「來人啊,把看管簇金流清鐲的僕人都帶上來,一一問好。」事到如今,不管怎樣此事也得有個交代,上官宏給身旁管家一個眼色,齊管家是聰明之人,自是明白主子的意思。僕人辦事不利,將簇金流清鐲忘與其他事物弄混了,一時大驚小怪,總是比府里出了賊好聽的多。

  不過一時,兩個侍衛,一個姑姑,還有一個小丫鬟便是被帶了上來。皆是低眉順眼的跪下給老爺磕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