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請你矜持點》[王爺,請你矜持點] - 第2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

  對此自己不由厭惡,不禁低眉順眼的說道:「阿香不懂事,是妾身的錯,今日落水也是妾身自己不小心,王爺放心,妾自當管教好自己的奴才,不會到處亂說。」

  眉侍妾早就料到如此,很是得意的朝着上官縈笑了一笑。

  上官縈嘴角微彎,不禁很是委屈得說道:「可是眉夫人說王爺對皇上有二心,與丞相不合,方才不只有一個下人聽到。妹妹玉我如何都無事,怎可如此的污衊王爺,這就是王府裏面說說,若是傳了出去豈不是辱了王爺的清譽。」

  「嗯?眉兒,王妃所言可是事實?」本是帶有欲色的眼神不禁沉了幾分。

  「他她胡說八道,我哪有說王爺對皇上有二心,只是說了與丞相不合罷了,我……」

  本是被欒驚瀾擁入懷中的眉侍妾猝不及防,便被一個用力,推在了地上。

  「哼,我看眉兒你真的是被寵得無法無天,忘了自己的身份了,本王待丞相如兄如父,又是你一個小小的侍妾能夠評判的,來人,把這個女人處理了……」

  眉侍妾沒想到竟會如此這般,哭喊着求王爺饒命,得來的不過是欒驚瀾更加的厭惡。

  這個男人倒是殺伐狠絕,若不是對立方,上官縈倒是可以很是欣賞一番。

  「王妃受委屈了,阿香下去吧,我想和王妃單獨相處一番。」欒金瀾的臉上含着笑意,但那惡寒的眼神,怕是要吃我的骨頭。

  更可氣得還是那阿香,一點眼力見都沒有,竟然還留個你加油的表情,笑嘻嘻的立刻,虧得姑奶奶剛才那麼救你,雅蠛蝶,不要走啊……

  「你幹什麼?」看着眼前之人不斷上前的步伐,我不由試探問道。

  「這句話該是本王來問你吧,怎麼,我的王妃,一場鞭刑加上子母蠱,還不老實嗎?」欒驚瀾不屑的看我一眼,在他的眼中我彷彿就是那厭惡的螻蟻。

  子母蠱?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但是中蠱終究是一條不妙的信息。果然只見欒驚瀾觸動了黑色的小物件,自己的腹部便是扭曲般的陣痛,彷彿有什麼東西生生得把腸子都要攪斷。

  這個男人果然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為達目的更是無所不用其極,但是他選擇用蠱驅使自己做事,而不是殺人滅口,便說明還是有所忌憚,自己還是有可以利用的價值。

  上官縈強忍着陣痛,捂着腹部虛弱說道,「那個胸大無腦的女人只會壞事,我幫你除了難道你不該感謝我嗎?王爺,如今你我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我又怎麼會對你做不利之事。」

  「上官縈,你說什麼?」話雖如此之說,但被比作是螞蚱,欒驚瀾不禁暴怒。

  「你好像忘記了你中蠱的事實了。」說罷擺弄了那黑色物件幾下,自己的腹痛更深了幾分,經常在殺手界滾打得自己竟忍不住發出叫聲。

  看着他冷冰冰的表情,加上這子母蠱的陣痛,對其更是厭惡不已。

  「欒驚瀾,

猜你喜歡